幸运飞艇开奖走势|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卷 雨夜幽灵 第七章 凶杀现场

第二卷 雨夜幽灵 第七章 凶杀现场

  这个多雨的小城,街道两边栽种着栀子花,白色的大花瓣淋在雨中。

  下街公园,自从发现了一具尸体后,游人变得寥寥无几。水塔已被警方封锁,平时,这个地方人迹罕至,杂草丛生,现在变得更加阴森恐怖。特案组四位成员出现在公园,苏眉推着轮椅上的梁教授,公园管理处的人介绍,这个水塔建于50年代,已经废弃很久了,以前有一些掏鸟窝的孩子常常上去玩,后来那几个孩子长大了,他们组建了一个摇滚乐队,常常在水塔上声嘶力竭的唱歌。

  包斩爬上水塔,又下来,在周围的灌木丛中蹲下,他用手数着路灯的数目,观察着小径上的行人,他时而若有所悟的点点头,时而又摇头否决着什么。

  画龙问:这个土包子在干嘛?

  梁教授说:犯罪模拟。

  一些优秀的刑侦警察常常会将自己置身于犯罪的场景中,把自己扮演成罪犯,来模拟整个犯罪过程,通过假设以及推翻自己的假设,揣摩犯罪心理,分析凶手下一步做什么以及是怎么做到的。

  梁教授问:有什么发现?

  画龙说:凶手,很可能有一辆车,也可能,有好几个凶手!

  下街公园并不是杀人现场,而是抛尸现场,从杀人现场到抛尸现场需要车辆或者多人转移尸体,车辆还可以用来掩人耳目,避免被人发现,这个推论也合情合理。罪犯处理尸体的方式并不高明,选择公园作为抛尸地点,很可能是一种随机的选择,没有经过精心的策划。

  罪案史上,有过很多二次抛尸的案例。村民吴自兴因赌博纠纷杀死债主,抛尸于村前的蓄水井,他每天喝水时都感到恶心,所以从井中打捞出尸体再次转移;银行保管员马晓峰杀死同事,先将尸体绑在宿舍床底,又移尸到自家冰柜,最后把碎尸扔在街头的垃圾箱。

  三锤的精神状态不稳定,过多的询问会让他更受刺激,警察也问不出个所以然。特案组认为,三锤在睡梦中说的那些含糊不清的话,那个穿雨衣的人,很可能就是凶手。那天夜里,凶手第二次转移尸体的时候,偶然被三锤发现。

  特案组打算先从外围侦查。死者金葵的通讯记录引起了特案组的兴趣,案发当天,金葵拨打的最后一个电话号码是一家桑拿城,名叫大富豪,这家桑拿城就坐落在下街公园旁边,同在一条街道上。

  有个细节值得一提,金葵给老婆发过一条短信,声称自己去给孩子买奶粉,要晚点回家,然后他就去了这家桑拿城。

  梁教授令画龙和包斩前去调查,他们并没有和当地警方打招呼,而是准备暗访。包斩带上金葵的照片,画龙带上枪,俩人换上便装,把微型通话装置隐藏好,苏眉连接上电脑,一切准备就绪后就出发了。

  包斩还是第一次去这么富丽堂皇的地方,画龙倒像是轻车熟路,门口的迎宾员彬彬有礼的鞠躬说欢迎光临,画龙没有理会,径直往里走,一个服务生在前面引路,走进一个包间,画龙看了看说,有没有好点的贵宾室,这里耍不开。

  服务生又带着俩人到了楼上,领进一个豪华套房,宽敞的客厅,铺着厚厚的红地毯,靠墙放着三排欧式沙发,估计能坐几十人,整个房间装修的非常高档,尊贵典雅气息处处流露。画龙和包斩在沙发上坐下来,画龙对服务生说,你下去吧,把领班叫来。

  画龙对包斩说,土包子,让你见识一下。

  包斩有点紧张,他还是第一次来这种风月场所。

  苏眉在耳麦中提醒画龙和包斩,你们俩要是想做坏事的话,不要忘了这里还有两个观众。

  画龙咳了两下,一个靓丽的女领班面带微笑敲门进来,先是寒暄了几句,然后询问画龙和包斩需要什么样的技师。

  画龙:都有什么样的。

  女领班:您要什么样的,应有尽有,我们大富豪的特色是制服系列。

  画龙:简单介绍一下?

  女领班:制服系列,凡是您能想到的,我们这里都有。有空姐制服,护士制服,教师制服,秘书制服,学生制服,女仆制服,文革时的知青制服,还有穿着古装的宫女……

  画龙:有警察制服没?

  女领班:有。

  女领班开始往房间里带人,先是带进来一排穿着警察制服的小姐,个个秋波流转,难掩风尘本色;又带进来一批空姐装扮的美女,仪态万方,媚态十足,甚至还拉着旅行箱;接着一群穿着露背晚礼服的女郎鱼贯而入,千娇百媚,各有风情。

  画龙说:把你们这里所有的小姐都找来。

  女领班:有些小姐在上钟,不可能都叫来,您挑选一个吧,要不,我帮您推荐……

  画龙坚持要把所有的小姐都叫来,双方争执起来,女领班报告了经理,经理带着几个怒气冲冲的保镖就进来了。经理指着画龙破口大骂,你他妈的谁啊,这么难伺候,敢来这里找茬,我看你是找死。

  画龙笑着说,我就是来找茬的,我是警察,你能把我怎么样。

  经理冷笑着说,小子,这个地方就是警察开的,老板是四街分局局长,你也不打听一下。

  画龙说,不出所料。

  经理说,往死里打,给我扔出去。

  一个保镖上前揪住画龙的领子,画龙一个背摔将其摔倒在地,其他保镖围过来,画龙一记右直拳打倒一个,随即腾身垫步一脚侧踹,踢飞一个。这几招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三个保镖倒在地上,剩下的两个保镖一看情势不妙,从身后抽出砍刀和球棒,画龙也迅速的拔出枪,两个保镖不敢轻举妄动,场面僵持不下。

  这时,经理的手机响了。原来一直在特案组办公室监听的苏眉,担心局面失控,就通知了四街局长,局长立即给经理打电话,告诉他这两个警察是自己人,特意从中央请来的,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经理挂上电话,满脸堆笑,一连声的道歉。

  画龙重新在沙发上坐下,点起一根烟。经理和女领班耳语了几句,一会儿,桑拿城所有的小姐都被叫来了,等候在门外的走廊上。包斩拿出金葵的照片,要求小姐们仔细辨认,其中有个叫香香的小姐,穿着水兵服,像个清纯的女学生,她认出金葵是她前几天服务过的一个客人。

  女领班要求香香好好配合,然后驱散了无关人员,把房门关上。

  香香:哥哥们,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抓我。

  画龙:放心,我们是特案组探员,扫黄这样的小事还是留给当地的警察吧。

  香香:特案组?

  画龙:我们只负责大案要案。

  香香:明白了,你们只接大活,就跟我们只做特服一样。

  画龙:是的。

  根据桑拿女香香的回忆,死者金葵在案发当天来过桑拿城。服务的过程中,他数次强吻香香,香香拒绝,他就从包里拿出100元当小费,还跪在地上哀求,所以香香对这个客人印象深刻。

  画龙说:我有个问题,你们做小姐的,为什么拒绝和嫖客接吻?

  香香撇撇嘴,将头歪向一边说道:那臭嘴……

  画龙说,后来呢?

  香香说:他要求我打他耳光,还要亲我的靴子,我生气了,经理把钱退了,赶走了他。

  包斩问道:100元,是整张的吗,还是两张50元的?

  香香说:那人的包,看着有很多钱,其实里面装的都是十块的,五元的,还有一包奶粉。

  案情到了这里,虽然没有明朗,但特案组至少搞清楚了杀人动机。这很可能是一起偶然的杀人劫财案件。桑拿城距离金葵的家,如果步行,只有20分钟的路程。金葵在回家的路上,偶遇凶手,凶手以为他的包里有很多钱,将其杀害。画龙和包斩离开桑拿城之后,特意去了一趟公园里的厕所,没有发现可疑之处,这也排除了金葵因内急去公园厕所被人杀害的可能。

  包斩突然想起经理说的那句话“往死里打……扔出去”,然而他又摇了摇头,否决了什么。

  金葵离开桑拿城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左右,路上行人不少,大庭广众之下,凶手是如何将其杀害又不被人发现的呢?

  他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什么呢?

  凶杀现场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