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彩汇娱乐|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卷 色狼传说 第十七章 双面人生

第四卷 色狼传说 第十七章 双面人生

  房间没有破门而入的痕迹,阳台和窗户都安装了护栏,此人应是用钥匙开门进入的房间。

  特案组四人一起盯着刑警队长,队长的目光有些躲闪,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

  画龙说道:咱们是怎么进来的呢,谁拿着钥匙?

  刑警队长说:我……我没有来过。

  包斩说:只需做一个小实验就能证明你的清白,希望你配合一下。

  包斩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便携式指纹扫描仪。警方在勘察现场时,大多采用粉末和喷雾两种指纹提取技术,在指纹上撒铝粉和二氧化钛粉末那样的细粉,用小刷子刷,电视上常常能看到这种情景;像砖头岩石等粗糙表面,就得使用化学喷雾提取指纹,喷雾中一般含有五氟化碘或四氧化钌。

  指纹扫描技术是近年来的科技成果,隐蔽战线的特工和中央警卫都有微型扫描仪,他们和陌生人握手时即可提取到对方的指纹,只需几分钟就能连接到终端数据库,从而判断对方的身份。

  包斩先提取了杯子上的指纹,然后和刑警队长的指纹进行比对,整个过程都被苏眉拍照记录,刑警队长很镇定,对比结果显示杯子上的指纹不属于刑警队长,是另外一个人。

  包斩说了声抱歉,刑警队长表示理解。包斩又拿出一个棉棒,采集了杯子里的水样。

  梁教授说:房东,可能还有多余的钥匙。

  特案组和刑警队长敲开了对面房东家的门。

  门开了,房东是一个看上去很猥琐的老男人,秃顶,五十岁左右,谈话时,他的眼睛老是悄悄瞟着漂亮的苏眉。房东自称老婆已经去世,还有个十四岁的儿子上学未归。刑警队长开门见山,问他还有没有多余的钥匙,房东说还有一把,两位女警搬进来之前,房子还租给了一帮做传销的人,后来被当地派出所和工商局取缔,当时多配了几把钥匙。

  房东抱怨说:那些人的房租还欠我一个月的呢,政府,能不能帮我要房租啊。

  梁教授问道:昨天夜里,你有没有去过对面的房间?

  房东瞪着眼睛说:我怎么能干那事呢。

  包斩问道:那事,指的是什么事?

  房东从电视机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刑警队长,他嘀咕了一句,我什么都没干过,和我无关。

  包斩紧接着问道:你没干过什么啊?

  房东生气了,他提高嗓门说道:我是坏人吗,你们审问我啊,谁不知道对门的两个女孩被杀了,还光着屁股,楼下的保安都知道,你们竟然怀疑我啊,我都五十一岁了,她们的房租也没付清呢,还有水电和物业管理费,你们得给我,我倒霉了我。

  这时房东的儿子放学回来了,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孩,穿着校服,无精打采的样子。

  梁教授指了指刑警队长,对房东说:想要房租还不简单,这位也算是警局领导,你明天去一趟市公安局,他会给你房租的,不过,我们需要采集下你的指纹,需要你配合下。

  房东一口答应,包斩拿出指纹扫描仪采集了房东的指纹,梁教授咳嗽了一下,用眼角余光看了看房东的儿子,包斩会意,又上前采集了房东儿子的指纹。这个脸色苍白的初中男孩一言不发,不是很情愿的样子。

  特案组回到两名女警的房间,立即进行指纹对比,结果大失所望,杯子上的指纹,即不是房东的,也不属于房东的儿子。

  这个结果让大家都感到很迷惑,还能有谁用钥匙进出这个房间呢?

  特案组打算去小区的监控室看看。小区的楼层为六层,没有电梯,画龙背着梁教授,包斩搬着轮椅,一行人从楼上下来。小区里的几个大妈看到他们,压低声音议论着什么,包斩和刑警队长都穿着警服,几个大妈鼓起勇气走过来,她们反映了一个情况:

  这楼里有鬼!

  案发之后,小区里的居民就知道了此事,两名女警被杀,很快就传得沸沸扬扬,在传播的过程中,街头巷尾的人们加入自己的想象和猜测,最终以讹传讹,形成了这么一种说法:她们是被鬼掐死的!

  小区大妈们信誓旦旦的说,这楼里不干净,半夜常常有人哭,楼道里安装的是声控灯,每到夜里一两点钟,从五楼到一楼,灯会依次亮起,然后,从一楼到五楼,灯又挨个亮起,如此重复好几遍,然而,奇怪的是,没有人上楼或者下楼。

  监控室的保安也证实了这件诡异的事情,他调出录像,因为摄像头对这栋楼是远景监控,再加上夜里一两点钟,光线很暗,录像画面看不到出入口的情景,只能看到楼道里的灯依次亮起,熄灭,再次亮起,熄灭……楼道里的窗户很矮,若是有人上下楼,从监控中肯定能够看到,然而,没有人影走过。

  刑警队长写下市局值班室的电话,告诉保安,如果再有这种奇怪的事情发生,就拨打这个号码,二十四小时都有民警值班。

  特案组和刑警队长回到浦江市公安局,局长一脸的沉重,会议室内还聚集了很多干警,气氛很严肃。局长说,小孙的奶奶听到噩耗,心脏病发去世了,这女孩是农村的,父母和奶奶含辛茹苦把她养大,却被害了……

  浦江局长的眼睛红了,其他干警都站了起来,每人递交了一份手写的材料,上面写的是自己在周末两天的活动,以及对孙岂若和黎宛婷两位同事的印象。

  梁教授明白,这些干警们是希望先从自己身上查起,同时表示一种想要尽快破案的决心。

  浦江局长表示,所有干警,包括局长在内,都听从特案组指挥,一切案子都为此案让路,一定要尽快抓住凶手,告慰亡者的在天之灵。

  梁教授看着大家说道:孙岂若和黎宛婷,不仅是你们的同事,也是我们特案组的同事,天下的警察本是一家。

  接下来,梁教授做了详细分工:

  一、重点排查能够进入到两名女警房间的人,什么电脑维修工,送外卖的,送煤气的,列出详细名单,由刑警队长负责。两名女警住处空着的那个房间,以及储藏室也要做地毯式搜索,走访楼上楼下的住户。

  二.画龙带领一队警察,去发现尸体的江边仔细勘察,尤其是水下,派潜水员下水检查。

  三、苏眉负责检验两名女警的电脑,看看有什么可疑之处,把聊天记录和上网浏览记录打印出来。

  四、包斩和技术人员对于“内裤”“水杯”“丝袜”“毛发”等物证进行再次检验,提取DNA。

  浦江局长问道,需要我做什么吗?

  梁教授说,你让交警找找那个流浪汉,他是第一目击者,或许能提供什么线索。还有,让你们局里的预审专家,对那几个打麻将的市民,重新询问一下,笔录做的详细一些。

  大家各负其责,纷纷行动起来,很快,各种线索和消息源源不断的汇总到了一起。

  包斩拿着化验结果向梁教授汇报,结果显示在丝袜上提取到了润肤露和精液,然后包斩说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桌上杯子里装的不是水。

  梁教授问道:那是什么?

  包斩回答:尿。

  经过化验,杯子里的液体和马桶里提取的液体是相同的。这是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如果凶手在夜里又回到那房间,为什么会将马桶里的水装到杯子里?

  刑警队长提交了一份名单,列出了案发前三个月以内所有去过两名女警住处的人员,上面有:马桶疏理工,邮递员,装修工人,送外卖的小工,宽带维修人员……这一次,刑警队长没有忘记把自己的名字也写到名单里。

  苏眉查看了两名女警的信用卡消费记录以及银行账户信息,没有发现异常,只是觉得,这两名女警的存款和工资无法挂钩,她们花钱虽不是大手大脚,但是频频购物消费,超出了薪水承受范围。电脑中的浏览记录和聊天记录看不出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在一个隐藏的文件夹中,苏眉找到了两名女警的很多照片,有大头贴,旅游时的照片,毕业合影,看上去很亲密,还有一组艺术照:孙岂若穿着旗袍抚琴,古装美人形象,黎宛婷穿着拖地长裙,打扮成贵妇形象;后面是几张尺度暴露的照片,穿着各种各样的丝袜,大秀美腿,还有穿着警服拿着枪的造型,以及手持鞭子和警棍、手铐的冷若冰霜形象。

  这一组艺术照,脸上和警号上都打着薄码。

  梁教授对照片中的鞭子很感兴趣,那是一把皮质散鞭,鞭子不长,像马尾巴。他要求法医鉴定两名死者臀部的青紫伤痕是否为鞭打所致,同时要求苏眉继续搜寻电脑中隐藏的信息。

  很快,照片上的鞭子就被找到了,画龙带领一队潜水员在抛尸的水域里找到了孙岂若的包,包里有鞭子,手铐,狗项圈,还有几块石头,没有发现手机和钱包。

  大家一直忙到夜里,梁教授召开案情发布会,死者孙岂若脚上捆绑着一条皮质阳具内裤,包里面放着石头,凶犯很可能是想将死者脚上系上石块,沉尸江底,但因为游轮靠近,凶犯惊慌,胡乱的将尸体和包抛进水中。凶犯很可能有车,或其他运输工具,黎宛婷被弃尸街头,说明凶手的犯罪心理素质并不高,来不及精心准备,惊慌失措一心只想扔掉尸体。

  大家讨论分析了抛尸的顺序以及路线,会议结束时已是午夜十二点多了,值班民警突然闯进会议室,他说,雅园小区的保安打电话声称,那栋楼里又闹鬼了,两名女警所在的那个单元,一楼至五楼的灯依次亮起,但是看不到有人上楼。

  电话没挂,保安是用自己的手机打的,三个保安壮着胆子打算去楼道里查看,梁教授在电话中要求他们镇定,不要挂掉电话,同时让刑警队长和画龙立即驱车前往雅园小区。

  所有人都很安静,侧耳倾听,电话里传来几个保安小声的议论和上楼的声音。

  楼道里的窗户开着,三个保安只觉得阴风阵阵,其中一个保安对着手机说:我害怕。梁教授在电话中说警方很快就到,不用害怕。保安没有上楼,他们选择在二楼的拐角等着,一个个紧张兮兮的,抬头看着楼梯。五楼的灯亮了,保安隐隐约约听到上面传来脚步声,过了一会,四楼的灯也亮了,五楼的灯熄灭,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然而越清晰越令人毛骨悚然,这分明不是人的脚步声,应该是什么东西摩擦着地面,并且动作很迟缓而发出的声音。

  那声音下到三楼的时候,保安所在二楼的灯熄灭了。

  他们呆在黑暗中,瑟瑟发抖,即不敢咳嗽也不敢跺脚弄亮声控灯,只是万分紧张的看着楼梯,终于,他们睁大了眼睛,一个什么东西缓缓地爬过楼梯拐角……

  值班室的警察看不到现场情况,只听到电话中传来保安毛骨悚然的惊叫:啊……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