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飞鱼开奖号码查询|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卷 精神病院 第二十三章 地下尸池

第五卷 精神病院 第二十三章 地下尸池

  苏眉找到开关,打开灯,精神病院的地下室里弥漫着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墙边两个架子上,琳琅满目,全是人体器官。那些泛黄的肠子、头颅、手、内脏、眼珠、都泡在瓶子里,环顾房间四周,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梁教授检查了一具木乃伊,尸体都经过简单的脱水、脱脂处理,使用防腐剂、塑化剂和绷带包裹成木乃伊形状,这样能起到固定尸体和保存尸体的作用。每一具木乃伊都贴着标签,上面写着地址。

  刘无心变得焦躁不安,他看着那些瓶子,自言自语的说:我好像来过这里。

  苏眉和梁教授有些担心,他们和一个精神病人关在地下室里,地下室上面还有一群疯子。

  刘无心突然捧起一个瓶子,拔掉瓶塞,瓶子里浸泡着一副生殖器标本,他似乎渴了,举起瓶子,猛然喝掉一大口瓶子里的液体,然后微笑着把瓶子递给苏眉和梁教授,那瓶子里漂浮晃动着一根阳具。

  苏眉哇的一下吐了,梁教授也忍住胃里的恶心,俩人都惊恐的看着刘无心。

  刘无心举着瓶子,微笑着示意他们要不要喝,过了一会,刘无心放下瓶子说道:干活!

  苏眉声音颤抖,问道:干什么活,刘无心,这里还有别的出口吗?

  刘无心说道:刘无心是谁,我叫杜平,你们不想干活吗,想跑?

  刘无心突然凶性大发,向俩人步步逼近,地下室空间狭小,一个女人和一个老头如何是他的对手,刘无心上前掐住了梁教授的脖子,愤怒的喊道:起来,干活。苏眉顾不上多想,抱起架子上的一个瓶子,向刘无心脑袋上用力砸去,瓶子里的福尔马林四溅开来,一副肠子挂在他的脑袋上,他像淋湿的狗一样甩了甩头,甩掉头上的肠子,双手继续用力,试图把梁教授拽起来。苏眉又抱起一个大瓶子,砸在刘无心的头上,瓶子碎裂,一个婴儿标本从他的脑袋上顺着背部慢慢地滑下去。刘无心仰面倒在地上,摔倒的时候,他碰翻了架子,那些瓶子纷纷摔碎,浸泡的人体器官散落了一地。

  苏眉吓得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拖着梁教授想要离开地下室,她的脚下一滑,踩到了什么东西,伸手一摸,禁不住花容失色,一副滑腻腻地脾脏正挂在她的手上。

  刘无心从地上缓缓地爬起来,嘟囔着说道:干活,我一个人可干不完。

  梁教授说道:好,我们和你一起干活,你教我们吧。

  刘无心走到木架后面,那里竟然还有一道门,苏眉费劲的背起梁教授,跟着刘无心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刘无心开灯,俩人目瞪口呆,眼前的景象如同地狱般恐怖。

  他们进入的是一个很大的空间,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游泳馆,池子里灌满了稀释的福尔马林,浸泡着很多尸体,尸体呈粉红色,有的仰面朝天,张着嘴巴,有的沉入水底,只剩下手伸出水面,十几具尸体,姿态各异,散发的气味令人呕吐。

  尸池是长方形,根据目测,长度约九米,宽三米,深三米。

  尸池边有一些简陋的水泥砌成的解剖台,台上摆放着一些瓶子,里面是未制作完成的标本,水泥解剖台像菜市场的卖肉案子,上面散落着一些血肉模糊的器官,还有一些刀具以及骇人的铁钩子。

  苏眉将梁教授放在地上,他们注意到有三道楼梯。

  梁教授问道,上面通向哪里?

  刘无心回答,加工厂入口,院长办公室。

  梁教授说,另一道楼梯呢?

  刘无心说:医院食堂,不干活,不给饭吃呐。

  苏眉只感到汗毛直立,这个地下尸体加工厂的其中一个入口竟然在医院食堂。特案组到来后,曾经在食堂吃过肉包子,想到这里,苏眉弯下腰吐了起来。

  刘无心拿起一个铁钩子,走到尸池边,用力的翻动着池子里的尸体,白沫泛涌,一具具尸体漂浮上来,又沉了下去,尸臭味和药水味混杂成作呕的气息,弥漫开来。刘无心用铁钩在池子里勾起一具粉红色的女尸下巴,拉着尸体,从尸池边拖到解剖台下面,他抱起水淋淋的尸体,扛在肩上,然后重重地摔在解剖台上面。

  刘无心又走到尸池边,用铁钩指着池子问苏眉,你,要哪一个?

  苏眉连连摆手,不敢说话。

  梁教授问道:刘无心,不,杜平,是院长让你这么干的吗?

  刘无心说:是啊,我们三个一组,胖熊,眼镜姐姐,我是小组长。

  梁教授说道:杜平,你还是领导啊,我们也是领导,只是来视察一下。

  刘无心说:骗人,干活吧,我给你挑一个小的。

  刘无心拿起铁钩子,梁教授想要阻止,但是他已经跳进了尸池,游到了尸池中间,一猛子扎进水底,整个人都潜入水中,用手在池底摸索着什么,终于,他摸到了一具滑腻腻的尸体,他拽着尸体头发,推开其他尸体,游到池边,抠住水泥台,抱着尸体爬了上来。

  苏眉注意到那尸体体型瘦小,背部千疮百孔,嘴巴里没有牙齿,腹部有一个丑陋无比的洞,暗黄色的福尔马林液体从洞里流出来。

  刘无心将尸体放到解剖台子上,他弯下身子,对尸体说道:乌乌,乌乌,想你了。

  梁教授和苏眉对视了一眼,俩人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尽快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刘无心抱着尸体痛哭着说:他叫乌乌,给我吃过苹果,我好几年没吃到苹果了。

  苏眉背起梁教授,向楼梯上走去,刘无心歪头一看,拿起铁钩子大叫着追了过来,他的头发湿淋淋地像水草一样黏在脑袋上。苏眉在角落里放下梁教授,俩人拿起解剖台上的刀具准备自卫,刘无心面目狰狞,气愤的说道:你们不想吃饭了?

  刘无心用力的挥了一下铁钩子,墙上留下一道深深地划痕。这一下只是威胁,下一次很可能就会钩穿梁教授和苏眉的脑袋。

  苏眉拿着刀具的手哆嗦起来。

  刘无心将两人手中的刀具打落,他用铁钩子勾着梁教授的下巴说:再说最后一遍,干活。

  梁教授突然说:我注意过,即使是那些声称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而且我们无力改变的人,在过马路前都会左右看。

  刘无心诧异的问道:你说什么?

  梁教授说:没有排斥造物主,只不过对他何时从事这工作加上时间限制而已!

  刘无心抬头思考说:这句话,我听过。

  梁教授又说:如果他们再次相会,一个会比另一个更老。

  刘无心听到这句话,原本混混僵僵的眼神变得神采奕奕,他说:《时间简史》,这些是《时间简史》中的,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梁教授松了一口气,说道:刘无心,你醒过来了,带我们离开这里好吗?

  特案组和严处长对这个地下尸体加工厂感到极度震惊,副院长却觉得他们大惊小怪,在会议室里,他解释说,无名尸体的处理是法律的一个空白区,一般在殡仪馆停放一段时间,当地公安部门会张贴告示寻找家人,逾期无人认领,则会火化或掩埋。精神病院收治的无家可归的流浪精神病人,医院为他们治疗和提供吃住都花了不少钱,他们死后供医学研究也合情合理。副院长介绍说,精神病院财政困难,负担沉重,不得不开展一些其他的业务,如收治自愿的精神病人,向其他医院或大学提供解剖品,来养活强制医疗的病人。除了拨款外,精神病院必须自谋生存渠道,艰难处境导致上级主管部门对其采取不支持不反对的政策。

  苏眉说: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人体展览,有的尸体从中锯开,有的被分层剥离,都被摆成各种各样离奇的运动姿态,现在我明白,那些商业展览的尸源是从哪里来的了。

  副院长说:没错,世界上大多数商业人体标本展览的展品无一例外的都是中国人的尸体。

  包斩说道:那些墓地,里面都是空的吧。

  副院长说:是的,做做样子而已,我们也是没办法啊。

  特案组对胖熊、眼睛姐姐重新询问,两个人说解剖技术是护士长教的,死去的护士长是他们的师傅。

  胖熊说:我们都喜欢小朱护士,讨厌护士长。

  眼镜姐姐说:我不想干,可是没办法,他们打我,还不让吃饭,什么都不给吃。

  胖熊说:小朱护士给我们酒喝,那酒里还泡着虎鞭,她从家里偷来的,就放在架子上,每次干活前都喝一口,护士长给我们吃生蛆的包子……

  胖熊和眼镜姐姐提出了一个要求:他们想把护士长拆开放进瓶子里!

  特案组和严处长自从发现医院的地下尸体加工厂之后,就拒绝在医院食堂吃饭了。

  早晨的时候,他们在精神病院门前的小吃街上吃早点,这条街,虽然破败肮脏,污水横流,但比起医院食堂里那些可疑的肉包子来说,要卫生干净的多。

  包斩偶然抬头,看到路边墙上贴着的一张广告,他想了一会,说道:

  我知道小朱护士画的那个圆是什么意思了,凶手就和那个圆圈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