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80期开奖记录|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卷 精神病院 第二十四章 卖肾的人

第五卷 精神病院 第二十四章 卖肾的人

  墙上贴的是一张卖肾的广告,上面留有一个电话。

  这面墙触目惊心,买卖枪支是违法的,贩卖毒品也是有罪的,然而,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下,墙上不仅贴着卖肾的广告,还有出售枪支弹药、贩卖摇头丸的牛皮癣。

  包斩问道:你们觉得,圆,代表什么?

  梁教授:起点,也是终点,0的意思。

  苏眉说:我想起地下尸体加工厂,乌乌腹部的那个洞,想起来就可怕。

  画龙说:那个狂躁症大汉的腹部也有个疤。

  包斩说:小朱护士画的那个圆,由两个月牙形组成,这也许代表着人体内的一个器官。

  严处长:心脏?

  包斩:很有可能是肾脏。

  在小吃摊上,梁教授安排了任务,苏眉带领法医对乌乌进行尸检,确定腹部伤口的原因,画龙对那名狂躁症大汉进行询问,调查他腹部疤痕的成因。

  严处长说:我觉得,应该先把副院长控制起来?

  梁教授说:建议你还是多看看书吧,尤其是刘无心看的那本《时间简史》。

  严处长说:我不看书,我看书就头疼。

  梁教授说:好吧,我负责看书,找找书中有没有什么笔记。严处长,你调查一下小朱护士的身份背景,虎鞭是奢华之物,她一名小小护士,怎么能买得起?

  包斩说:我呢,负责做什么?

  梁教授说:卖肾!

  包斩负责在外围收集线索,他换上一身民工的衣服,拨打了卖肾广告上的电话。

  全国的尿毒症患者大约有130多万人,只有肾器官移植手术或透析治疗才能挽救生命。患者大多选择肾移植,因为透析治疗仅能清除部分毒素,而且,长期费用比器官移植要多。巨大的需求市场催生卖肾“黑市”,并形成了一个由供体、中介、患者等密切参与的利益链条。

  在医院附近,在车站附近,在打工聚集的劳务中心,都能看到卖肾的广告。

  一个小时后,有人开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来接包斩,那人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情况,包斩自称做大蒜生意赔了本,被合伙人追债,走投无路所以才想卖肾。那人见包斩衣着朴素,也不起疑,开车带着他来到一片破旧的居民区,然后七拐八拐进入一个小胡同里的院子。

  院里的房子很旧,没窗帘,一群人正在打牌,还有的人在看电视。

  从口音上可以判断出这些人来自全国各地,都是等待卖肾的人。他们来到这里有着同样的境遇——家穷,缺钱,他们也有着共同的目的——卖肝或肾,赚钱。

  器官中介贩子是一个秃顶的中年人,他让包斩填写一个自愿卖肾的表格,刚才的那位司机拿出一个针管子,说是要抽血化验,合格后还要进行心电图、B超、尿常规、乙肝五项检查,通过后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供体。

  包斩说:先等等,我先问清楚再说,什么是供体?

  器官贩子说:屋里的这些人都是,卖肾的人,都是自愿的。

  包斩说:卖一个,多少钱?

  器官贩子:卖肾3万5,卖肝4万元。

  包斩:你们做中介的,能赚多少?

  器官贩子:不多,你打听这个干啥,卖不卖都是自愿的,不卖就滚。

  包斩问道:卖肾对身体没啥大碍吧?

  器官贩子说:没事的,就和阑尾炎一样,割掉啥事没有。

  屋里一个卖肾的人搭话说道:俺爹已经卖了一个了,人有两个肾,卖一个,没啥事。

  另一个人说:这里可以免费吃住玩,多好,伙食也不错,每天都有肉菜。

  司机说道:我们的生意火爆着呢,今年养了190多个供体了。

  包斩:国家禁止器官交易,这不会是犯罪吧?

  器官贩子:干这行可不是犯罪,病人还都说我是在干善事哩。

  有人接话说道:卖一个肾,还能救一个人,又赚了钱,其实也很高尚。

  包斩说:如果卖一个肾没问题,我也想卖一个,医院那边得要亲属证明,怎么办。

  器官贩子:医院只要钱,给钱就做手术,不会核实身份的。

  司机说:放心吧,我们会做好冒充患者亲属的材料,医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

  包斩:能不能多给些钱,我缺钱。

  司机:现在啊,价格是有点低,精神病院那边把市场搞乱了,以前,一个肾能卖4万元,精神病院那边卖3万5,咱也只能降价。

  包斩:精神病院还卖肾啊?

  司机:是啊,那个屙血的院长,卖精神病人的肾,听说他被杀了。

  器官贩子:这个可不敢乱说,警察正查这案子呢。

  包斩声称自己是乙肝患者,不符合供体要求,离开的时候,器官中介贩子叮嘱他不要往外说出这个卖肾窝点,司机开车带着包斩七拐八拐回到他们见面的地方,再次叮嘱他不要乱说,包斩表示自己不会泄露卖肾者居住的地方。

  包斩回到精神病院,将自己调查的情况汇报给了梁教授。乌乌的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他少了60%的肝,那名狂躁症患者少了一个肾脏。

  严处长召开会议,他勃然大怒,拍着桌子说道:

  这医院里,卖活人的肾脏,卖死人的尸体,还有没有良知?医生本该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却见利忘义,见钱眼开,真是禽兽不如。到底是那些病人是疯子,还是医生们是病人?

  尽管副院长声称自己对活体器官买卖毫不知情,但仍被上级主管部门免去了精神病院副院长的职务,接受进一步调查处理。卫生局领导介绍说,下一步会配合公安机关,严厉打击人体器官非法买卖活动。

  包斩根据自己暗访的情况做了发言,他说,除了供求关系之外,医院没有对器官移植进行严格审核,只认钱不认人,对于卖肾卖肝的危害性宣传也不够,正是这种流于形式、形同虚设的审查,给从事人体器官买卖者提供了可乘之机,提供了获取暴利的土壤。他们利用大量的虚假材料、伪造证件,介绍供体冒充患者亲属,使买卖的人体器官顺利通过移植手术。全国从事人体器官买卖中介行当的人很多,业务已形成一条龙服务,有的甚至将黑手伸向未成年人,甚至绑架被害者强行割下器官的案件时有发生,医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那些卖肾的人,左边肾上写的是愚昧,右边肾上写的是贫苦。

  他们大多是农民,贫苦并不可怕,可怕是他们无力改变贫苦的生活。

  苏眉说:院长的财产中有一百多万元来源不明。

  梁教授说:小朱护士的财产是多少?

  苏眉看了一下调查报告说:零元,零收入,她在精神病院上班三年,没有发给她一分钱。

  梁教授说:我个人提议,让小朱护士担任精神病院的领导职务。

  严处长说:现在还不能排除她的嫌疑。

  梁教授说:小朱护士没有作案时间,两起案子案发时,她都在照顾病人。

  卫生局领导说:她的资历,学历都不够吧,一个护士怎么能够担任院长?

  梁教授说:调查后才知道,小朱护士是海外留学归来的精神医学博士,家境优越。

  卫生局领导不解的问道:按你这么说,这个小朱护士,家里有钱,还是博士学位,更有海归背景,这样的资历在国内任何一家大医院都足以成为中流砥柱,待遇优厚,她怎么会在我们这破破烂烂的精神病院当一名义工,还当了三年,没有任何收入,每天都和这些脏兮兮的精神病人在一起,她到底图什么呢……她不会也是神经病吧?

  梁教授说:她是一名基督徒!

  这时,精神病院里有一个人开始唱歌,起初,歌声很微弱,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然后,一些人加入了歌唱,声音更加清晰起来,接着,精神病院里更多的人开始合唱。他们唱的是一首基督教歌曲,没有任何配乐,这纯粹的发自心底的天籁之音,汇聚在一起,给人一种洗刷心灵净化灵魂的感觉。

  没有人说话,大家仔细聆听,歌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这些精神病人唱的是:

  我眼有泪珠,看不清你脸面,好像你话语真实不如前;你使我减少,好叫你更加添,好叫你旨意比前更甘甜。我几乎要求你停止你手,当我觉得我已无力再受;但你是神,你怎可以让步?求你不要让步,等我顺服。

  我眼有泪珠,看不清你脸面,好像你话语真实不如前;你使我减少,好叫你更加添,好叫你旨意比前更甘甜。如果你的旨意和你喜乐乃是在乎我负痛苦之轭,就愿我的喜乐乃是在乎顺服你的旨意来受痛苦。

  我眼有泪珠,看不清你脸面,好像你话语真实不如前……

新疆11选5开奖 查询 快乐12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倍投骗局 加拿大28开奖网站 今天青海快3走势图
德州扑克高额现金 贵州11选5走势图 彩票广西快乐双彩 游戏 新疆福彩网 北京赛车pk10历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