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幸运飞艇走势图|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卷 尸骨奇谈 第三十九章 铁皮柜子

第八卷 尸骨奇谈 第三十九章 铁皮柜子

  镇长也急匆匆的赶来了,大家都等着梁教授揭晓谜底。

  梁教授却故弄玄虚,反问大家:有些案件,不仅要推理谁最有可能是凶手,还要反其道行之,谁的杀人嫌疑最小?

  包斩点点头说道:嫌疑最小的就是那三名失踪女孩。

  镇长说:三名女孩已经死了啊,河里打捞出的三条红裙子上都有血。

  梁教授说:目前只能确定浣玉遇害死亡,另外两名女孩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裙子上有血不一定就代表着死亡。

  画龙说:难道莫菲和赵纤纤还活着,俩人是凶手,或者其中一人是凶手?

  镇长说:这怎么可能,她们都是受害者,受害者怎么可能是凶手呢?

  梁教授说:这个案子里,其实有四个赵纤纤!

  梁教授语出惊人,他详细的说出了自己的推理和分析。赵纤纤在三年前失踪,下落不明,那么只有两种可能,已经死亡或者还活着。如果死亡,三年后出现在乌塘镇的赵纤纤肯定不是她,是别人冒充的,冒充赵纤纤的人也有两种可能:男人或女人。

  男扮女装的戏子使人相信,一个男人扮成女人,可以骗过大家的眼睛。

  四个赵纤纤就是:三年前失踪的赵纤纤、三年后在乌塘镇学画再次失踪的赵纤纤、假扮赵纤纤的女人、假扮赵纤纤的男人。

  梁教授重新制定了侦破方向,画龙和镇长继续在镇上搜寻凶杀现场,特案组其他成员将破解赵纤纤的身份列为侦破重点。

  苏眉联系上了赵纤纤户籍所在地的公安局,民法通则规定,一个人失踪两年以上,亲属可以申请宣告失踪或死亡,然而,苏眉发现,赵纤纤的户籍并没有注销。种种迹象表明,赵纤纤还活着。苏眉远程查看了赵纤纤的学籍资料,据校方说,在一年以前,赵纤纤甚至还在高中的学校出现过,有个认识她的老师看到她回到母校,一个人在学校操场的秋千上坐了很长时间。

  这个老师是赵纤纤高中的班主任,他在电话里对特案组介绍说,赵纤纤高中时品学兼优,多才多艺,高考分数名列前茅,考上大学前的假期里,她去乌塘镇学画,竟然失踪了,父母悲痛欲绝,警方和家人多次寻找未果,后来,父母远渡重洋,不再报以希望。奇怪的是,失踪两年后,班主任竟然在学校操场上再次见到了赵纤纤,班主任上前和她说话,但是赵纤纤一个人坐在秋千上,痴呆呆地保持沉默,根本不理会班主任,后来离开了。

  梁教授在电话中问道:这个赵纤纤穿的是什么衣服?

  班主任回答:那天穿的是红裙子,我记得很清楚,赵纤纤同学喜欢穿红裙子。

  梁教授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个穿红裙子的就是赵纤纤,确定吗,也许是两个人,长的像?

  班主任说:衣服一样,发型一样,就连眼角的滴泪痣都一样,尽管两年没见,肯定是她。

  梁教授回头对包斩说道:这个神秘的人,很可能从一年前就开始假扮赵纤纤了,真可怕。

  包斩问道:赵纤纤在学校里有没有谈过恋爱,喜欢她的男生多吗?

  班主任回答:多,她收到的情书和贺卡是最多的,记得有一年圣诞节,她课桌上的情书和贺卡堆积如山,但是高中面临着高考,赵纤纤以学业为重,没有听说和谁谈过恋爱。

  包斩问道:喜欢赵纤纤的男生里,有没有特别变态的人?

  班主任经过回忆,想起一个人,此人名叫马骝,是赵纤纤的同桌,全校师生都知道马骝一直暗恋赵纤纤。有一年,圣诞节的时候,其他男生送贺卡,但是马骝送给赵纤纤的礼物是一个纸盒子,打开后,盒子里竟然放着十几只老鼠,赵纤纤吓得尖叫起来,她平时最害怕老鼠。还有一次,马骝送给赵纤纤一个瓶子,马骝说,瓶子里装的是他的眼泪。赵纤纤觉得恶心,失手将瓶子打碎,愤怒的马骝用瓶子碎片划破了赵纤纤的手掌,然后又割破了自己的手心,他强行将赵纤纤的手掌和自己的手心贴在一起,两个人的血液也流到了一起。后来,因为此事,学校将马骝开除。班主任是高三时才来到赵纤纤所在的班级教课,所以班主任并没有见过马骝,这些事都是他听到的传闻。

  变态男孩马骝浮出水面,他的一些怪异行为和此案有着相似之处。特案组决定兵分两路,包斩和苏眉前往赵纤纤的户籍所在地调查马骝,梁教授和画龙依旧留在乌塘镇寻找凶杀现场。

  镇上警力有限,画龙和联防队员分片包干,每人划定一块区域,挨家挨户的进行排查。

  画龙负责的那片范围正好包括兽医家和盲人老头家,警方对这两户人家的院子进行过多次搜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画龙不死心,决定再去查看一次,盲人老头依旧坐在院子里,猫依旧在荒草中嬉戏,月亮依旧挂在天空。

  盲人老头见到画龙,突然哭了,干涩的眼窝流出泪水。

  画龙感到很诧异,盲人老头对画龙说了一句令人费解的话:

  我眼瞎了,心里亮堂着呢,我看不见,可能听得见,听的清清楚楚。

  画龙疑惑的问道:你听见什么了?

  盲人老头说:我孙子被人杀死了,我知道。

  画龙说:啊,被谁杀的,在哪里?

  盲人老头说:我听到他在喊爷爷……

  画龙再三询问,盲人老头只是说他听到了孙子临死前的呼救声,但是他不知道是谁杀死了他的孙子,也不知道在哪里。画龙觉得老人有点犯糊涂,老人拿不出任何证据,他说昨晚上二胡的弦断了一根,他意识到,孙子被人杀害了。

  这些话虽然不能让画龙信服,但是已经引起了他的警觉。

  画龙开始重新思考整个案子,他的脑海中像电影一样闪过很多画面,其中有两点很可疑,他想到赵纤纤曾经做过处女膜修复手术,这个女孩很可能被强奸过。他想起赵纤纤的画作,那些画作中有一些小镇建筑的写生,其中就有盲人老头的家,还有兽医家的院子。

  画龙思索了一会,突然想到——赵纤纤画这些画的时候,她应该在什么位置?

  写生素描如同摄影拍照,一个人如果能拍到建筑大门的照片,那人肯定面对着大门。

  赵纤纤的画作呈俯瞰的视角,她画画的位置应该是在盲人老头和兽医家对面的一个很高的地方。画龙看到斜对面有座阁楼,一个破败的木质建筑,阁楼的木窗紧闭着,楼下台阶处停泊着一条乌篷船。

  画龙走过石桥,敲了敲门,有个20多岁的青年人把门打开,画龙表明警察身份,说要检查一下消防设施,青年人很热情,把他邀请进来。庭院深深,穿过两道门,楼梯上放着一些渔网,看来这是一户打渔人家。阁楼上没有灯,青年人说去拿个手电筒。画龙走进阁楼,黑暗之中,隐约看到阁楼里放着几个铁皮柜子,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阁楼里还弥漫着醋味。

  画龙虽然不及包斩的鼻子灵敏,但他的嗅觉渐渐从臭味中分离出另一种臭味,时隐时现,一阵一阵的。那是一种他熟悉的味道:死尸的腐味。

  这个阁楼里死过人,腐尸的臭味经久不散。

  画龙想要掏枪,却发现自己没有带枪,他一回头,那个青年人脸色苍白正站在门前,他没有拿手电筒,而是将手中的一张渔网向画龙抛了过去,渔网张开,罩住了画龙。

  那个青年人先是用竹篙打了画龙几下,没有将画龙打晕。画龙剧烈挣扎,但一时半会无法挣脱渔网,那个青年人有些慌乱,将一大瓶液体倒在画龙身上,迅速离开了房间,并且关上了门。这种液体是乙醚,极易挥发,在封闭狭小的环境里,一分钟内就可以让人昏迷不醒。画龙破口大骂,继续挣扎想摆脱渔网,一会儿,他感到意识渐渐模糊,很快就昏迷了过去……

  画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铁皮柜子里,双手被铁丝反绑,双脚也被铁丝捆扎上了,嘴巴里塞着一团毛巾,还缠绕了几圈胶带,这是防止他吐出嘴巴里的毛巾大声呼救。画龙挣扎了几下,手腕上的铁丝捆的非常牢固,陷进皮肉,铁丝拧成了麻花状,不可能挣开。

  画龙的周围,密密麻麻全是老鼠,当一个人被老鼠包围的时候,心里该是多么的恐惧?

  画龙意识到,自己的下场即将和浣玉一样——被老鼠吃的只剩下一副骨架。

  这是一个长方形铁皮柜子,横躺在阁楼的窗下。这种铁柜子是用来养鱼苗的,长两米,高和宽一米多点,坚固密封,盖板上只有几个硬币大小的通气孔,还上了一把铜锁。

  这个铁皮柜子就像是一口棺材,这里很可能就是画龙的坟墓!

  画龙坐了起来,身边的老鼠上下翻滚,柜子里空间狭小,他的头顶着柜子的盖板,从通气孔中可以看到阁楼的窗户。

  画龙有两种选择:

  一、坐以待毙,等待别人来救,但别人找到他的时候,下场很可能是只找到了他的骨头。

  二、自救,在老鼠吃掉他之前,从这铁皮柜子里逃出去,但是应该怎样做才能逃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