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元倍投方案稳赚|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卷 吃屎少妇 第四章 奴隶契约

第一卷 吃屎少妇 第四章 奴隶契约

  苏眉坐在电脑前,打字如飞,只听键盘一阵噼里啪啦的响。

  画龙凑上前问道:你干嘛呢?

  苏眉说:把一个ASP木马写入到网站里面,获取这个网站的webshell权限。

  画龙说:哦,忘了你是黑客了,入侵这个网站,需要多久。

  苏眉盯着屏幕说:入侵速度取决于被入侵系统的安全性和密码强度,只需要……这么久。

  苏眉将显示器转向大家,上面是一些复杂的数据,苏眉解释说,对比一下该县的IP段,可以看出陈露老师所在学校的计算机曾经浏览过这个虐恋网站,互联网痕迹是无法完全清理的,一个网友发帖,警察总会抓到他,就是这个道理。这里还有一个IP,应该是县公安局……

  大便专家尴尬的说:我也登陆过这个网站论坛,别误会,我是出于研究的需要啊。

  随着死者少妇隐私的揭开,案情也逐渐清晰明朗起来。特案组根据这些线索立即展开深入调查。苏眉又去了一趟学校,收集整理了陈露老师的教案,经过核对笔迹,陈露老师身上的那七个字,不是别人所写,而是她自己写在身上。

  校长为了撇清自己的嫌疑,主动告诉前来调查的苏眉,校长之所以让陈露老师教语文,是因为她崇洋媚外,在英语课上,多次对学生讲起海外生活如何美好,国内如何差劲,校长担心教坏孩子,就让她改教语文。

  这个絮絮叨叨的老人畅谈起教育改革,苏眉根本没心情去听。

  陈露老师的办公电脑没发现有价值的线索,苏眉用技术手段恢复了回收站里删除掉的内容,从一份名为“奴隶契约”的Word文档中,获得了一条重要信息:

  陈露老师国庆期间并不是出门旅游,而是去接受SM调教!

  那份“奴隶契约”,抄录如下。

  亲爱的主人:

  我已经想好了,国庆期间就去接受您的调教,将自己完全交给主人,奉献自己的身心和灵魂,无论在任何状态之下,都不会违抗主人您的命令,一切权利都自愿被您剥夺。

  调教期间,请您驯养我吧!

  如果您驯养了我,我会从脚步声中听出您,听出哪一个是我高贵的主人。

  我真想对全世界说,我是您脚下的一条母狗,我是您的女奴。

  多么渴望您牵着我漫步在薰衣草田,在主人身边扭着屁股爬,并且时不时的汪汪叫。

  我会爱上您的脚印,并且贪婪的舔干净,还会爱上那吹拂过薰衣草田的风声。

  请您允许我想象,窗外下着雪,壁炉里燃烧着火,高贵神圣的主人坐在沙发上,拿着鞭子,冷若冰霜,而我心甘情愿的跪伏在主人脚下。没有思想和人性,脱离社会,单纯而快乐。我就是您的一个最最低贱卑微的女奴,渴望着主人对奴严厉的调教,无情的羞辱。

  只要见到您,我的身份就从一个美丽高傲的女人,转变成听话的奴儿,一个乖巧的女仆。

  好想伺候您穿衣吃饭,为您点一只香烟,然后跪在旁边为您捶腿。

  主人您那么高贵神圣,奴儿觉得自己的身子又脏又贱,自己的这条贱命都不配伺候您,奴儿的生活就是在您身边跪着。主人的脚要是能踢踢奴儿的贱身子,就是对奴儿天大的赏赐,奴儿会激动得全身哆嗦,拼命的磕头谢恩。

  主人,我深深地迷恋您,崇拜您,甚至愿意做您的家奴,厕奴,伺候您一辈子。

  无数次的想到我们见面时的场景,奴儿想,即使是在大街上,只要看到您冷冷地目光,就会手足失措,双膝发软,只想跪下。

  渴望被主人狠狠地践踏和蹂躏,哪怕用自己濒临死亡的恐惧换来主人嘴角的一丝微笑。

  主人的圣水,唾沫,烟灰都是我的狗嘴盼望接纳的。狗狗奢望着主人更多的赏赐,狗狗想贪婪地吃下主人的黄金。

  主人,我觉得自己贱到这种程度,已经不配再做人了。不配再说人话,不配吃人类的食物。不配工作,不配做任何人类做的活动。对我这个贱人,只有4个字能形容:欠揍,欠干。

  主人,我现在浪的受不了了。主人,我磕100个头求求您让我舔您的鞋子吧。主人,我的好主人,我的高贵的主人,贱奴实在是受不了了,求求您了,我的主人。

  主人,进入酒店房间的那一刻,就强暴我吧,求您了,求求您强暴我这个贱货吧。

  这份奴隶契约中的“主人”具有重大杀人嫌疑,然而文档中并没有提到他的名字和相关资料。特案组对陈露老师的通讯记录展开调查,大便专家也找了一个环卫工人清理案发现场的大便,搜寻陈露的手机。

  包斩对死者的身份证使用记录进行了调查,结果有了一条重要线索。

  第二代居民身份证除了材料和信息和以往身份证不同外,另外还增加了内镶芯片,从芯片里可以读取信息,里面包括使用记录,以及有无犯罪前科等。公安部门能够查到身份证使用记录,无论是在网吧上网,或者酒店开房,只要使用了身份证,警方就能查询到这些信息。

  国庆期间,陈露的身份证曾经在省城的一家涉外五星酒店登记过,同时入住酒店的还有一个老外,一个美国人,登记的中文名字是:伍维克。

  特案组感到高兴的是,伍维克并未离开那家酒店,房间至今未退。

  梁教授让画龙和苏眉立即出发前往省城,同时要求省公安厅予以协助。临行前,梁教授特意叮嘱画龙,对涉及外国人的案件要非常谨慎,切记粗暴执法,如果没有确凿证据,一定要尊重他的辩护权。

  画龙嘟囔了一句:放心吧,梁叔,我不会揍这个老外的。

  苏眉说:我的英语水平,审讯时,应该足够了。

  画龙和苏眉赶到省城之后,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控制了这家涉外五星级酒店。画龙让酒店保安找来一把大钳子,打算铰断房间的防盗链,强行闯入,抓捕伍维克。苏眉告诉画龙,对付老外,敲门比破门而入更有效。

  苏眉敲门,递上自己的证件,伍维克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态度彬彬有礼,门开了。

  伍维克对陈露遇害的消息感到很震惊,表示愿意配合警方调查。

  苏眉询问他,要不要找一个律师。

  伍维克平静的表示不用。

  这个房间是一个豪华套房,装修华丽,地上铺着地毯,有客厅,书房,卧房,浴室,还有一个阳台。客厅的桌上摆放着一些没来得及收拾的SM工具,有散鞭、单鞭、绳子、手铐、镣铐、口塞、马尾胶衣、狗链、项圈、蜡烛、跳蛋、电动棒棒,以及一个很大很粗的针筒。

  画龙和苏眉环顾四周,这个房间应该就是陈露接受调教的地方。

  伍维克的中文说的非常流利,审讯其实更像是交谈,他介绍自己在中国上过学,目前是一家跨国企业总裁,家庭背景很简单,父母去世,还有个弟弟和他同在一个公司。伍维克告诉警方,自己是在虐恋网站和陈露相识,经过一段时间的网络接触,国庆期间,约好调教。苏眉详细讯问了整个调教过程,伍维克拿出一些数码相片,其中几幅照片是连续拍摄,陈露穿着旗袍袅袅婷婷地走近,低眉顺眼,道个万福,白色柔纱披在肩上,随着她轻移莲步而摇曳。接下来的照片中可以看到陈露赤身裸体只穿着高跟鞋跪在浴室地上,脖子戴着项圈和狗链,眼神媚入骨髓,伸着舌头。后面的照片就是很多儿童不宜的内容了,例如陈露趴在伍维克腿上,一边吃苹果,一边被他打屁股,还有一些肮脏的、暴力的画面。

  画龙指着照片问道:这旗袍是谁的。

  伍维克回答:我买的,我喜欢中国文化。

  画龙又问道:这旗袍,现在在哪呢?

  伍维克指指衣柜,里面竟然传来呻吟的声音,画龙打开柜子,里面赫然出现一个穿着旗袍被绳子五花大绑的女子,嘴巴塞着毛巾,下身竟然还传来嗡嗡的跳蛋声响,女子媚眼如丝,香汗淋漓,正入佳境。画龙紧张的掏出枪,苏眉上前松绑,伍维克摊开双手表示这也是一个接受他调教的女子,就像陈露一样,整个调教过程都是双方自愿的行为。

  苏眉将这女子带到另一个房间询问,最终证实了伍维克的话。

  审讯结果令人大失所望,伍维克坦诚自己和陈露发生过性关系,陈露也吃过他的排泄物,但是10月3日凌晨4点到6点,伍维克一直在酒店的咖啡馆看一场足球赛,酒店咖啡馆值班人员都能证明他所言不假。陈露遇害的时候,伍维克并不在案发现场。

  唯一的一个犯罪嫌疑人竟然没有作案时间!

  消息传来,特案组的梁教授和包斩感到非常意外。梁教授在电话里要苏眉详细询问伍维克,陈露何时离开酒店,身上的字是什么时候写上的,还有大便等细节。

  伍维克告诉警方,10月3日凌晨1点多,不到两点,陈露打出租车离开酒店去车站,离开酒店之前,伍维克要求她在身上写字,因为她吃大便的时候有些排斥,伍维克命令她将剩下的大便装在包里,在回去的火车上必须要吃掉,这也是调教的最后一个项目。

  从省城到陈露所在的县城大概需要两个小时车程,这也符合陈露凌晨4点到站的时间。

  陈露下火车的时候,伍维克正在省城的酒店看球赛。

  案情陷入了僵局,突破点在哪里?

  梁教授和包斩一筹莫展,两个人在县公安局会议室反复分析整个案子,将每一条线索都重新纳入审视视线,只觉得疑窦丛生,但又毫无头绪。

  公安局领导说:县城区近期发生的强奸未遂案,抢劫盗窃案,没有个具体排查范围啊。

  梁教授说:重点排查夜间作案,尤其是在火车站附近发生的刑事治安案件。

  公安局领导说:缩小范围就容易多了,你们也别灰心,别有压力,并不是每个案子都会破,悬案和积案太多了……

  梁教授说:哪些人会在凌晨四点出现呢,火车站附近的装卸工人,三轮出租车司机,他们可能无意中看到陈露身上的字,突然萌发强奸的念头,尾随跟踪。

  包斩说:不仅要围绕着火车站,这个案子的重点是公共厕所,递进式推理,哪些人有可能在凌晨四点去厕所呢?

  公安局领导说:半夜起来上厕所的人,上女厕的,当然是女人。

  梁教授说:男人呢,什么样的男人会在半夜上女厕?

  大便专家推门走进会议室,兴奋的说:手机找到了。

  包斩看着大便专家说: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香港30码期期必中4848 广东快乐十分平台 大赢家彩票 美国一分彩官方开奖计划 山东11选5开奖视频计划?11选5技巧计划?河北体彩网11选5计划?11选5开奖公告
掌上彩票 中彩开奖查询快中彩开奖查询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直的 大乐透走势图2 广东广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