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在线预测|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卷 蔷薇杀手 第十二章 大战城管

第三卷 蔷薇杀手 第十二章 大战城管

  特案组到来之前,当地警方就已经进行了初步调查。案发前,城管大队副队长与同事喝酒至晚上十点。饭店老板证实,副队长喝的醉醺醺的,离开前在店门口打了三个电话,他说话时舌头有点大,一句话重复几次,时不时的提高嗓门,所以老板对这三个电话的内容记得很清楚。

  1、喂,小敏吗,是我……对,出来吧,哥带你唱歌去,怎么样?什么,时间太晚了……咱俩的关系能再进一步不?哥吃不了你,怕什么,喂,喂,干你妹……挂我电话。

  2、芳芳,你在哪呢,嗯……别做生意了,我就是你的大主顾,我这就去宾馆开个房间,你打车过来吧,放心……价钱少不了你的,咱都是老客户了……好好伺候我一夜。

  3、老婆,我得连夜出差,去外地开会,晚上不回家了。

  这三个电话不难看出,副队长的生活作风很糜烂,他打个饱嗝,一个人踉踉跄跄的离开饭店,不远处,街心绿地的冬青丛里发现了他的手机和一泡尿液,特案组分析认为,副队长就在此地失踪,去向不明。凶手应为男性,一刀断手,一刀毙命,足见此人身强力壮。凶手应该有车辆作为运输工具,否则副队长那巨蛆式的身躯如何搬运?

  第一凶杀现场应该在距离不远的郊区,一个有着很多蔷薇花的地方。

  特案组要求当地警方重点排查卖红薯老翁的村子,看看村里是否有杀猪宰羊的屠夫和老汉是亲戚关系,如果有机动三轮车或者拖拉机等运输工具,应该纳入警方重点摸排视线。

  苏眉调取了案发当晚市区各路口的监控录像,网络监控系统已经在中国的绝大多数城市覆盖,治安重点区域,交通繁忙的路口,居民小区,商业中心,车站广场都安装有监控探头,这为警方打击犯罪构建平安城市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苏眉列出了近百部可疑车辆,接下来的工作就是配合交警部门逐一排查,希望从中找到抛尸车辆。

  几天过去了,特案组四人决定去解放路市场路口看看小布丁的暗中调查进展情况。

  布丁刚进警局,就被特案组重用,他感到很兴奋,但是兴奋劲儿过后,他发现刑侦工作比自己想象的要辛苦。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每天早晨,他推着三轮车到解放路路口摆摊卖水果,最初,他找不到可以摆摊的地方,因为占了一个卖甘蔗小贩的摊位,差点发生争执,最终,卖甘蔗小贩空出一点位置让他摆摊。布丁注意到地上有很多东西,一条旧麻袋,一块石头,一个破碗,一截甘蔗,一段绳头……

  这些我们从来都不去注意的东西都代表着人,代表着小贩占下的摊位!

  布丁以前有过一个疑问,为什么小贩要抢占道路,而不去市场里面摆摊设点呢。等他自己从政法委书记的儿子转变为一个小贩的时候才明白,市场里面要缴纳管理费、卫生费,还要交税,小贩们每天只赚几十元,交完那些费用之后,所剩无几,所以他们宁可在市场外面占道经营。

  小商小贩们以相同的贫苦彼此为邻,就像一株草挨着另一株草,布丁很快就和卖甘蔗小贩混熟了。卖甘蔗小贩一天只赚三十元,但是要养活一个家,整整四口人。

  布丁坐在马扎上,看着车水马龙,他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对于苦难的思考。

  他的水果摊左边是一个卖糖炒栗子的,摊主是个抱孩子的下岗女工,右边是一个摩托三轮车,卖甘蔗小贩正用砍刀削甘蔗皮,道路两旁还有很多小商贩,有卖糖葫芦的,有卖肉夹馍的,有卖衣服的,有卖二元一件的小百货的……这些都是地摊,摊位前人流涌动,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布丁突然听到了喝彩声,站起来抬头看,街边空地上围着很多人,一群武校学员在教练的带领下正在为地震灾区义演筹集善款。

  武校学员表演了少林功夫,硬气功,南拳和太极,赢得了阵阵喝彩。

  一个小女孩的气球飘到了路灯上,小女孩泪花闪闪仰着头看,武校学员在没有使用任何工具的情况下,在路灯下瞬间搭起一个金字塔人墙,教练穿着一身红色运动服,他身手敏捷攀上人墙,摘下气球从上方跳下,就地打了个滚,把气球归还给小女孩,博得了路人的阵阵掌声,捐款者无不踊跃。

  卖甘蔗小贩说:那个武校教练老厉害了,一个人能打十几个,得了好多奖。

  布丁说:不知道他和我画龙大哥打起来,谁更厉害,呵呵。

  卖甘蔗小贩说:你整天吹啥牛,认识这个认识那个的,一天到晚净听你吹牛了。

  布丁拿出一个手机,摆弄着说道:我可没吹牛。

  卖甘蔗小贩,哎呀,我操,你这山寨机哪买的,起码得800元吧。

  布丁:切,这可不是水货,800?800就让你摸一下。

  卖甘蔗小贩:给我放一首《求佛》,《香水有毒》也行,洗干净一切陪你睡……

  卖甘蔗小贩袖着手扯着喉咙唱起来,小布丁笑得弯下腰。

  小布丁问道:前几天,杀城管那人,功夫肯定也很棒,这事你听说了不?

  卖甘蔗小贩说:我知道是谁干的,我先去撒泡尿,回来和你说,你帮我看会摊子,兄弟。

  布丁说:去吧。

  卖甘蔗小贩说:城管来了的话,记得赶紧喊我一声。

  布丁说:城管有啥可怕的,公安局长都得听我爸的,切。

  卖甘蔗小贩往他头上狠狠扇了一巴掌,说道,嘿,你这小子真他妈会吹牛比。

  布丁揉揉脑袋说:不信算了,对了,那事到底是谁干的?

  卖甘蔗小贩说:那天,副队长揍那卖地瓜老头时,我亲眼见了,回来再说,憋不住了。

  特案组四人找到布丁的水果摊,他们装作买水果的样子,布丁看到他们很高兴,一边称秤一边压低声音告诉特案组,蔷薇杀手的身份很快就会打听出来。苏眉拿起一个红苹果嗅了一下,梁教授点点头,问道,小伙子,生意怎么样啊?

  布丁嬉皮笑脸的说,马马虎虎还凑合,要不,您多买点,这个美女姐姐,买二斤苹果吧。

  苏眉瞪他一眼,将苹果放下。

  这时,路口突然一阵骚动,几辆车开了过来,刺耳的刹车声和大喇叭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有人大喊一声,城管来啦,快跑。城管执法车的喇叭里传来一个威严的不耐烦的声音,说了多少遍了,不许在这里摆摊,把他们的摊子都给我掀了,把秤没收。

  几十个城管气势汹汹而来,看来这是一次大规模的联合执法行动。

  小贩们闻风丧胆,纷纷逃窜,有的骑着三轮摩托车风驰电掣般跑向小胡同,有的推着独轮车向居民小区中躲避,跑得慢了就被城管抓住了,摊子掀翻,秤被城管折为两段,各种商品散落一地,哭天抢地的声音不时传来,过往群众纷纷停下脚步,有的老年人看到这种暴力执法的场面心里会不会唤起并不遥远的回忆?

  一个穿着制服的大胖子,叼着牙签,领着两个便服人员牛B轰轰的走到布丁的水果摊前,大胖子一声怒吼:谁让你摆的。特案组四人躲避到安全地带,小布丁问道,你们有证件吗。很显然,这句话激怒了那个大胖子。他将布丁的一车水果掀翻在地,恶狠狠的踩烂一个苹果,吐出牙签,猥琐的叫嚣道,这就是证件。

  旁边卖糖炒栗子的妇女神色慌张,急忙将自己的栗子装进纸箱里,两个便装人员抢过纸箱,把几箱栗子都扔到车上。妇女抱住大胖子城管的腿苦苦哀求,她的孩子站在一边吓得哇哇大哭,妇女哀求道,自己下岗了,这些栗子还是借钱买的,请城管大爷放她一马。

  大胖子城管的回答是:把锅给她砸了!

  一个便装人员恶狠狠的举起一个秤砣,将炒栗子的锅砸了一个窟窿。

  这时,卖糖炒栗子的妇女象疯了似地,她做出一个极端的举动——这位母亲把自己的孩子举过头顶,她哭着用一种嘶哑的声音说道:不还我栗子,我就把孩子摔死在你们面前。

  孩子大概只有四岁,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这样做,只是吓得大哭,不停的喊着妈妈,妈妈……

  眼前的情景让画龙血气翻涌,他脱下警服,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衬衣,然后挽起袖子,松开几个纽扣,露出石雕般坚实的胸膛。

  画龙握紧拳头,胳膊上青筋暴起,包斩紧紧地拽住他,劝他冷静,防止他冲上去。

  那位母亲举着自己的孩子,泪水流下来,眼中充满绝望的乞求,大胖子城管真是铁石心肠,他冷笑着骂了一句,去你妈的,说完一脚揣在母亲肚子上,那母亲和孩子一起摔在地上。

  梁教授说:小龙,还等什么呢。

  画龙怒发冲冠,心中的悲愤再也无法按捺,他大喝一声,一记凌空垫步侧踹,力量威猛至极,正中那大胖子城管的头部,啪的一声,胖子城管应声倒地。画龙拎起旁边一个身材瘦小的便装城管,扔起来后,一记侧踢将其踢飞,城管喊一声,打架啦,快来。几十名城管怒气冲冲的围过来,群众也向后闪出一个空地,过往车辆都停了下来。

  画龙站在中间,几十名凶神恶煞般的城管将他包围。

  围观群众都为画龙捏了一把汗,这些城管大多数都是痞子,长期和小贩对抗练就了街头斗殴的本领,有的城管手里还拿着铁棒钢管等武器。

  周围变得很安静,有风吹过,一片枯黄的树叶飘了下来。

  画龙正想出手的时候,一个穿红色运动服的男人打倒几名城管,冲了进来,他的手里拿着两个白蜡棒,递给画龙一根,以江湖习武规矩抱拳说道:少林武校教官,郑雪剑,愿和你并肩作战。

  画龙接过白蜡木棒,抱拳还礼说道:幸会,武警教官,画龙。

  几十名城管嗷嗷叫着冲了过来,画龙和郑雪剑挥舞木棒,只听得噼里啪啦一阵响,数名城管被木棒打倒在地。郑雪剑使用少林棒法,画龙幼时曾拜名师习得著名的六合棍法,两个人指东打西,一捣一劈,全身着力,将各种棍法招数使用的娴熟威武。

  两个人就像比武一般,互为对方喝彩,但自己又不甘示弱。

  一名城管冲过来,画龙一招“大梁枪”,扎住那人脚面,然后棒尖上挑,打中那人下巴,侧身一棒将其打倒,这三连招简直如闪电般之快。

  另一名城管向郑雪剑逼过去,郑雪剑抢步上前,使用少林棍法中的“番飞八打”,迅急快速,令人眼花缭乱,只听得一连串的响声,那名城管腿膝胸腹等八处受击,最后一棒击中脖子,倒地惨叫。

  很快,棍棒挥舞过后,地上倒下一大片城管,还剩下几名,画龙和郑雪剑扔下白蜡棒,想借机显示下自己的拳脚功夫,然而那几名城管面露惧色,完全没有了嚣张气焰,犹豫上前几步,转身而逃。倒在地上的城管也纷纷相互扶携,狼狈逃窜。

  现场围观群众大声喝彩,纷纷鼓掌。

  一会儿,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赶到,电视台打算做一期城管执法创建良好市容的节目。现场仍旧围着一些群众,他们对刚才的大战城管事件津津乐道。

  采访前,电视台记者特意找了老中青三代人,让他们站在摄像机前按照背好的台词念一遍,一个老头记性不好,磕磕巴巴念了几遍“感谢……良好的市容环境,没有了小商小贩,出门散步我都觉得神清气爽。”

  手拿话筒的记者站到摄像机前,微笑着朗声说道:近日,我市城市管理执法部门重拳出击,严厉打击市区内无证经营,强占道路的不法商贩,刚才采访了三位市民,他们对这种整顿举措热烈欢迎,我们看到,市区未受很大影响,各方群众情绪稳定,市民生活井然有序……

  一个围观群众扯着嗓子喊道:有序你奶奶个腿啊!

  围观人群哄笑起来,记者的脸红了,赶紧报道完毕,离开现场。

  110也来了,看来,当时大战城管的时候,有人报警,巡警询问了一个看热闹的老伯。

  老伯背着手,眯着眼,似乎有点耳背,巡警一连问了几句,老伯才听清楚。

  老伯说,这里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打城管。

  巡警问,地上的那几摊血,怎么回事,您知道吗?

  老伯伸出四根手指说道,我以四十年党龄发誓说,那是碾死了一只狗。

山西11选5遗漏号 江西十一选五专业杀号 江苏七位数开奖结果最新开奖号 意甲直播app 北京快乐8上中下稳赚
彩票1.98有反水的平台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 华东福彩15选5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 上海时时乐大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