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视频直播软件|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卷 美人鱼汤 第三十三章 蛇坑拘禁

第七卷 美人鱼汤 第三十三章 蛇坑拘禁

  亚图下身赤裸,昏迷不醒,几个女孩凑过去上前观看,她私处的伤口并没有肿胀,也看不到紫斑和水泡,只有蛇咬出的一排整齐且小的牙痕。毒蛇咬伤一般有两个较大和较深的牙痕,人出现瞳孔缩小,抽筋,七窍流血等反应。

  苏眉看了一下亚图的瞳孔,各种迹象都表明她没有明显的中毒症状。应该是无毒蛇咬住了私处,她吓得晕了过去。

  苏眉弯下腰,轻轻的拍打亚图的脸,随即掐住人中穴,一会儿,亚图幽幽醒转。

  几个女孩纷纷安慰,有着野外生存经验的王不才对亚图说,从伤口看不像是毒蛇咬的,只是被蛇咬了一口。

  小小踢了王不才一脚,怒斥道,臭流氓,谁让你偷看的?

  王不才说,望云和部首火也看了啊。

  亚图心有余悸,过了半天才说话,她喘了口气,告诉大家一件恐怖的事。她在那乱石堆后面撒尿时,一泡热尿浇醒了石缝中一只冬眠的蛇,蛇咬住了阴唇,她痛的大叫一声站起来,那只蛇还咬住阴唇不放,尾巴试图缠绕住她的腿。亚图情急之下,一把拽下来那条可恶的蛇,扔在地上,拔腿就跑,跑动时踢翻了几块石头,她看到乱石堆里竟然有一个人的脚。

  包斩和画龙带领大家又回到亚图撒尿的地方,王不才和部首火发现石堆角落里蜷缩着一条蛇,几个人用石块将蛇砸死,望云一边扔石头一边骂,是不是你,流氓蛇,是不是你咬的亚图,还偏偏咬那个位置,你真是一只流氓的蛇。

  乱石堆里,有一双登山鞋露了出来,就像石头下面压着一个人。

  包斩戴上手套,扒开石头,里面发现了女性衣服、内衣、鞋子、还有一个包。

  包里的手机证实了大家的猜测——这是一朵毒花的手机,衣物都是她的,锅里煮着的那具女尸就是她。几个女孩都哭起来,想想大锅里的女尸,她们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包斩看了一下手机里的最近通话列表,最后一个电话是两天前部首火打给花花的,部首火表示他给花花打过电话,问她还来不来参加山洞探险活动。

  画龙看着部首火,面前的这个孤独阴郁的男人,沉默寡言,喜欢拍摄野生动物纪录片,他的摄像机里还有拍摄的凶杀现场,这起凶杀案有没有可能是他导演策划的呢?

  画龙问道:你认为,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部首火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画龙说:正面回答。

  部首火说:人类道貌岸然,自私,野蛮,和野兽没有任何区别。一旦陷于不利之地,人类就会露出本来面目。

  苏眉突然弯下腰,用镊子夹起地上的一个护垫,亚图表示这个护垫不是自己的。护垫上的血迹已干,应该是一朵毒花留下的,护垫旁边还有一大滩血,可以想象到凶手用利器刺死花花,然后在此地脱掉花花的衣物,埋进了乱石堆。凶手扛着一具光溜溜的女尸,走进山洞深处,放进大锅里,在煮尸之前,这个变态的家伙还剪掉了女尸的指甲和头发。

  嘉嘉突然说:哎呀,这个护垫的牌子和我买的一样呢。

  嘉嘉从包里拿出来几个护垫,和花花用的护垫一模一样。

  几个女孩凑上去,猫颜说,嘉嘉姐,新西兰也有这个牌子的护垫吗?

  小小说:你那么有钱,也用这么大众化的护垫啊?

  嘉嘉说:这是我从国内买的啊。

  包斩打开了花花手机里的相册,里面有很多自拍的照片,一些瞪大眼睛嘟嘴用手指戳自己脸蛋的脑残照。包斩看了几张,手竟然哆嗦起来,一向镇定自若的他,即使面对血腥的凶杀现场,也从没像现在这样感到恐惧。画龙和苏眉以为这手机记录了整个凶杀过程,走过去一看,也禁不住大惊失色。

  三人假装若无其事,包斩将手机放进证物袋,他的眼光扫向几名网友,在嘉嘉的脸上停留了一会。

  嘉嘉看到包斩异样的眼光,她的脸色煞白,突然做出一个怪异的举动。

  嘉嘉当着众人的面,猛的拉开运动服拉链,用力撕开胸罩,没有撕破,她就将胸罩掀到上面,露出一对颤悠悠的乳房。嘉嘉是C罩杯,乳房性感傲人,虽然酥胸尽露,但是大家没有觉得这个画面很色情,相反,每个人都感到恐怖和难以理解。小小问道:你疯了?

  嘉嘉指着心脏的位置说,疼,为什么,我这里特别疼,是不是插着一把刀子,疼死我了。众人都目瞪口呆,摇头说没有,嘉嘉的乳房光洁圆润,没有任何伤口。

  嘉嘉闭上眼睛说:疼啊,我能看到她很难受很痛苦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我甚至都能想到她在想什么,可是,她已经死了,对吗,为什么我会感到疼,这种刻骨铭心的疼痛会让我牢记一生。我胸部位置的这个伤口,你们看不见吗,我知道,这个伤口永远也不会消失了。

  包斩问道:你看见的那个——她,长什么样?嘉嘉回答:和我长的一样。画龙问道:在这里被杀害的那个女孩?

  嘉嘉说:就是我啊,我看到了我自己。苏眉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问道:别停,继续告诉我们,你还看到了什么?

  嘉嘉说:就在这里,我赤身裸体,躺在冷冰冰的石头上,胸口插着一把刀,有一条蛇从我脸上爬过去,我很害怕,但是我叫不出,也无法动弹,那条蛇吐着分叉的舌头,蜿蜒爬过我的身体,冷冰冰的感觉,简直和我的身体一样冷,那条蛇爬向了岔道深处……不见了。

  大家一起看着岔道深处,探照灯打过去,是一个狭小崎岖的洞穴,尽头还有一条拐弯的石头夹缝。画龙和包斩小心翼翼的走到尽头,挤过一条狭窄的石缝,又拐过一个弯,眼前竟然出现一道铁丝网。网眼很小,将入口封住了,旁边还有一扇挂着锁的铁丝门。画龙上前踹了几脚,铁丝网出现一个裂口,大家钻了进去。每个人都感觉到这个洞穴里的气温和其他洞穴有点不一样,外面很温暖,这个洞穴却凉丝丝的。地面是土地,踩上去很软,继续往前走,右拐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个空阔的洞窟。

  洞窟很高,上方吊着钟乳石,大家只顾抬头观看,没有注意地面。画龙走在前面,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大家低头一看,贴着地面有一些棉线,呈网状分部,覆盖在地面之上,可以模模糊糊看到洞窟中间的棉线上悬挂着一些东西。

  望云说:好像挂着几块肉?

  小小说:不是腊肉,看上去像香肠。

  猫颜说:真奇怪,这些线是干嘛的?

  王不才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

  部首火说:钓鱼吗?下面又不是池塘。

  亚图说:咱离开这里吧,我得赶紧回去打个破伤风针。

  嘉嘉说:我还是感到很疼。

  苏眉说:看上去很古怪,大家要小心。

  包斩说:这里好像饲养着什么东西。

  画龙说:我们走过去看看。

  终于,大家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幕,偌大的山洞里悬挂着整幅人的内脏和肠子,空气中有一股腐肉的气息。大家站在洞窟中间,惊得一动也不敢动。突然,地面出现了塌陷,众人掉进了一个深坑里。

  深坑呈葫芦状,周围都是松散的土层,无法攀援,令人感到恐怖万分的是——他们掉进了一个蛇坑!坑内密密麻麻都是蛇,大大小小的蛇,五颜六色的蛇。蛇是一种群体性冬眠动物,成百上千条蛇往往聚集在一起过冬,虽然此刻正是冬眠期间,很多蛇都在沉睡,然而再过几天就是惊蛰节气,一些蛇已经苏醒,它们吐着信子,昂首看着掉进坑内的这些人。

  幸好下面有蛇,众人才没有摔伤,猫颜和亚图尖叫着跺脚,望云拿出风油精喷洒,部首火和王不才用树枝将蛇挑开,清理出一小块空地,嘉嘉狼狈不堪,脸上沾满了泥土,小小掉下时,手上扯落了棉线上的一截肠子,那肠子正好落在她的脖子里。

  小小花容失色,手忙脚乱将衣服里的肠子拿出来扔掉。

  包斩和画龙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苏眉很焦急,他们只想尽快脱离这个恐怖的蛇坑。

  画龙想到了办法,他要几个男人搭起人梯,画龙爬上去,然后再用绳子将大家拽出来。

  很快,人梯搭好了,画龙咬着一根绳子小心翼翼的爬上去,周围的土还在塌陷。

  画龙将双臂扳住地面,半个身子已经爬了上去,正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坑口处突然出现一个男人,那人恶狠狠的举着一块大石头,苏眉大声提醒画龙小心,石头重重地砸在画龙头上,画龙头上顿时血流如注,那人又砸了一下,画龙闷哼一声,晕死过去。

  那人将画龙拖上地面,搜走身上的手枪和手铐,一脚将画龙踢下蛇坑。

  画龙摔在蛇堆里,一动不动,包斩和苏眉上前探了一下鼻息,发现他只是昏迷过去。坑内网友纷纷破口大骂,问那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打人。

  那人背着一把双管猎枪,手里拿着画龙的手枪,他在坑口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众人的探灯打上去,这个男人带着一个透明的玻璃胶质面具,他摘下玻璃面具,大家看到他只有半边脸,另半边好像被什么猛兽咬过似地,坑坑洼洼,布满疙瘩,这张脸简直就是魔鬼的杰作。

  猫颜天真的说道:救我们上去,好不好?

  半脸人阴森森的笑了一下,面部更加显得狰狞,他用尖细的嗓音说道:你们要听我的话。

  王不才说道:去你妈的,你等着,我们人多,等我们上去,揍不死你。

  半脸人将手枪对着坑内,却发现自己不会打开手枪的保险,王不才看到他要开枪,吓得急忙乱躲。半脸人哑然失笑,摇摇头,把手枪放进兜里,从背上取下猎枪,用枪管对着坑里的众人说道:你们,都把衣服脱了。

  部首火说道,这里有警察,你可别胡来。

  半脸人问道:谁是警察?

  包斩摆手示意部首火不要说,部首火却指了指包斩和苏眉,半脸人举起猎枪对着包斩和苏眉,说道,脱衣服,我数三下,就开枪。

  苏眉说:混蛋,你到底要干什么?

  半脸人说:1……

  包斩说:好,我们什么都听你的,你冷静一下。

  半脸人把坑内众人当成了自己的猎物,他用枪逼迫大家脱掉衣服,众人都脱的一丝不挂,除了羞惭之外,每个人都如同待宰的羔羊,只能在淫威之下任其摆布。

  望云说:我们都按照你说的做了,好了吧,该让我们走了吧?

  半脸人嘿嘿一笑,问道:别急嘛,你最想日谁?

  望云看了一下面前的几个裸体美女,他扭捏的说道,猫颜。

  半脸人问:你喜欢她啥?望云说:我喜欢猫猫的小舌头,觉得很性感。

  半脸人用枪指了指望云说道,亲她。望云惧怕半脸人开枪,乖乖照做,他抱住猫颜,含住了她的小舌头。

  半脸人用猎枪指着嘉嘉说:你的脸可真脏,都是土,你把屁股撅起来,给别人看看。

  嘉嘉说:不要,好吗,菊花都被人看到了。

  半脸人问:啥是菊花?

  嘉嘉不知道如何回答。

  半脸人:快说,指给我看,要不我打死你。

  嘉嘉:好吧,别让我指,我说,就是屁眼。

  半脸人邪恶的笑了,他用枪口对着嘉嘉和小小,说道:你们俩,对菊花,把屁股对一起。

  半脸人又对王不才和部首火说,你们俩,别棍。

  王不才和部首火问道:什么是别棍?

  半脸人说,就是抱在一起,把你们的棍子别在一起,还要磨啊磨啊。

  嘉嘉和小小乖乖照做,两个人弯下腰,撅起屁股碰在一起,王不才和部首火也抱在了一起。半脸人又命令包斩和苏眉互相打对方耳光,包斩压低声音对众人说,大家照做,争取时间,两个人互相打起耳光。半脸人逼迫望云抱着猫颜,一边亲她,一边手淫,望云哀求道:大哥,求求你了,我现在实在是硬不起来啊。

  半脸人嘿嘿一笑,又命令亚图自慰。

  亚图说:啊,这个我不会。

  半脸人说:用蛇,不是用手。

  亚图说:你饶了我吧,让我用蛇自慰,打死我也做不到,我刚被蛇咬了,你吓死我吧。

  半脸人说道:我数三下,1,2……

  亚图的手哆哆嗦嗦想要抓起一条蛇,但又不敢,她吓得就要哭出来,小小站起身走到亚图身边,她指着上面的半脸人破口大骂,你这畜生,你杀了我们吧,老娘不干了。

  半脸人数到3,对着小小和亚图就开了一枪,枪口喷出一股火焰,两个人当场被打死。

  半脸人严肃的说:我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谁敢不听话?

环球彩票 七星彩预测号码?南国彩票七星彩?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南国彩票七星彩规律?七星彩直播 世界杯彩票在哪里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时时彩技巧
山东11选5前三玩法 北京pk10单吊公式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图 广西快3166遗漏多少期 北京pk10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