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八码滚雪球方案|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卷 恐怖旅馆 第三十六章 墙内尸体

第八卷 恐怖旅馆 第三十六章 墙内尸体

  2009年3月19日,隍城宾馆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凶杀案。

  一名女士入住该宾馆101房间,对面的房客酒后召妓,因嫖资发生纠纷,殴打小姐,头破血流的小姐倒在101房间门外,不断的敲门求救。女士报警后,警方拘捕了醉酒的嫖客。

  做笔录时,民警觉得房间有点古怪,空气中有股死亡腐烂的臭味。

  民警勘察了一下,这个房间位于一楼的走廊尽头,非常破旧,空调有被烟熏黑的痕迹,墙上有发霉的斑点,床头灯坏了一盏,厕所阴暗潮湿,镜子湿漉漉的非常模糊,看不见人影,卫生间里还有一个封死的方木窗,有点发霉了。

  一名细心的民警对着一面墙大喊大叫起来,他发现墙壁上有一个人形的轮廓!

  经过初步勘察,警方认为这面墙里藏着一具尸体,尸体在密封状态下会自溶,尸油慢慢渗透到墙面上形成人形图案。尸油是

  指尸体在腐烂时脂肪成油状溢出,一般死者较胖,尸体好像被油泡过一般。

  警方使用电钻,撬棍,凿,大锤,螺丝批等多种工具,将包裹着尸体的墙壁凿开,历时达三小时,最终成功的将一段长方形水泥体截取出来,经过X光透视检查,水泥内的人体骨骼历历在目。

  水泥封尸,墙内藏尸,恐怖离奇的案情震惊了整个城市。

  特案组接到当地警方的邀请,立即赶往隍城,负责刑侦的支队长将特案组四人带进法医工作室。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如何在不破坏尸体的情况下将尸体从密封的水泥中取出。法医束手无策,解剖尸体的器械面对混凝土根本派不上用场。

  一名民警用电钻在混凝土上钻了一个小孔,黄褐色浓稠的尸水流了出来。

  尸水有毒,臭不可闻,众人无不掩鼻。

  梁教授当场制止了这种鲁莽的行为,尸体含有大量信息,一旦破坏会加大侦破难度。梁教授要求隍城警方去找几个石雕工人,很快,支队长带了几个工人前来。

  工头说:我是雕石头的,这是一块水泥嘛。

  支队长说:都一样。

  工头说:雕成啥形状,有草图没?

  支队长说:这水泥里面有个人,有一具尸体,你们注意不要破坏……

  几个工人听到混凝土里藏着一具尸体,炸窝似地扭头就走,警方给他们加钱也不干。支队长没有强求,突然想起一个人,他有个雕刻家朋友,无论是石雕还是木雕都技艺超群,雕刻作品在国内屡获大奖。

  支队长将雕刻家请来,雕刻家表示自己愿意帮忙,他打量着水泥体,上面有个模糊的人形轮廓。雕刻家用点型仪为三坐标立体定位,使用剁斧、雕刻刀、锤、凿、电磨等,忙活了半天,最先剥离出了头部——水泥中露出一个人头,身体都在混凝土里。

  雕刻家清除多余的水泥,一个站姿人形出现了,钢筋裸露,外面还包裹着很薄的水泥层。

  雕刻家对支队长说:这是我最好的作品,如果参赛的话肯定能获得世界大奖。

  支队长将雕刻家朋友送走,表示晚上请他吃饭,雕刻家临走前还想和这“雕塑作品”合影留念,但遭到了警方的婉言拒绝。

  包斩和法医使用小锤子敲掉头部的水泥层,一张异常肿胀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已经高度腐烂,惨不忍睹,完全看不出五官轮廓。梁教授要求包斩和法医立即验尸,剥离的水泥也要做细致检验;支队长和画龙对当年建造宾馆大楼的建筑公司进行重点走访调查,列出一个名单;苏眉查看当地近年来的报案失踪人员。

  大家辛苦了整整两天,各种线索汇总在一起,梁教授召开了案情分析会议。

  宾馆位于长途汽车站附近,这一带治安形势复杂,外来人口聚集。该宾馆半年前建造而成,承包单位为隍城建筑公司,公司的一个项目经理表示民工流动性很大,现在已经找不到当初的建筑工人,列出名单很困难。支队长向公司经理施加压力,经理找到一份旧的工资单,然而上面仅有当年建筑民工的名字,没有住址电话等详细信息,排查难度非常大。

  包斩和法医将验尸报告分发下去,死者为男性,根据骨龄分析,年龄约六十岁左右。

  死者上身赤裸,只穿着一件大裤衩,没有穿内裤,手上戴着一枚金戒指,尸体被塞进建筑的承重柱内,承重柱有钢筋支撑,尸体即在钢筋框架之内,然后浇注混凝土。对比大楼的结构施工图可以看出,最初这栋大楼是要建成一个商场,中途停工了一段时间,后来改建成宾馆。这栋大楼的承重结构异常坚固,尸体所在的承重墙也比普通民居要宽厚的多。

  支队长问道:尸体被封进水泥里会怎样?

  法医回答:尸体被密封的水泥包裹,水泥干燥后还有很多微小气孔,水和氧气可以进入,而且水泥干燥后开始出现中性特征,尸体腐烂的速度非常缓慢,骨骼保持时间很长。这样就不太好判断尸体现象,早期尸体现象表现为尸冷、尸斑、尸僵、局部干燥、角膜浑浊、自溶等,晚期尸体现象表现为FU~BAI和保存型尸体。从尸体现象推断死亡时间是法医学判断死亡时间的一个重要手段。然而这具混凝土中的尸体局部腐烂,其他部位保存完好,不太好推断死亡时间,初步分析,死亡时间至少半年以上。

  梁教授表示要请教国内专家,一定要弄清楚死亡时间。

  苏眉看着验尸报告,对画龙说道:天呐,这个老人被杀害了两次。

  包斩说道:不,三次。

  画龙看了一眼尸检报告说:是啊,死者还被人爆菊了。

  支队长凑过来小声问道:什么是爆菊?

  画龙:呃,就是那啥,菊花就是***。

  苏眉正在喝菊花茶,一口水喷了出来。

  死者的颅骨有多处骨折下陷,裂口呈放射状,胸部肋骨处有利器刺伤痕迹,一支碳铝箭杆从直肠深入腹腔。这三处均是致命伤,由此可见,凶手心狠手辣,务必将这老人置于死地。碳铝箭杆为高精度弓弩器具,没有发现形成其他伤口的凶器。

  特案组和隍城警方展开了讨论,大家分析认为,这支弩箭穿进死者***,很可能是凶手用手插入,而不是弓弩发射。

  梁教授笑眯眯的说:很显然,凶手对这个老人的***充满了仇恨。

  接下来的侦破重点是搞清楚死者的身份,苏眉将当地的失踪人口名单与死者进行对比,很快就找到了相吻合的人。这名老人于半年前失踪,家人几次报案,还在电视台发布过寻人启事。老人失踪时穿着拖鞋和一件大裤衩,上身赤裸,符合死者体貌特征,经过DNA检测,证明死者就是这名失踪老人。

  画龙和支队长进行了广泛的走访,当地邻居都称呼这名老人为鲁叔。

  鲁叔的老伴多年前去世,退休在家,靠领取养老金生活,除了接送孙子上学,老人无所事事,平时就是在街上散步,在公园里下棋。

  街坊邻居反映,鲁叔口碑不佳,喜欢出入街边的发廊。

  一个女孩向警方举报称,她有一次放晚自习回家,看到鲁叔站在一个黑暗的胡同里,手伸进大裤衩里,不停的套动着什么东西……

  男人的“ZiWei”方式各种各样,为了寻求刺激可谓是花样迭出,非常富有创造力。有的人喜欢在视频里“ZiWei”给女性看,有的男孩喜欢夹着枕头喊着妈妈的名字,有喜欢跪在地上“ZiWei”的男人,还有的少年对香蕉、茄子、以及五花肉非常偏爱……

  特案组认为,鲁叔的嗜好是站在黑暗的小胡同,对着发廊“ZiWei”。

  鲁叔的儿子最初对此不愿多谈,画龙和支队长做了很多思想工作,鲁叔儿子也很想抓住杀害父亲的凶手,几经犹豫,吞吞吐吐讲起一件极为尴尬的事情。

  每个城市都有一些不理发的发廊,浓妆艳抹的女子站在玻璃门后向路人勾手指。

  有一次,鲁叔儿子路过一家发廊,一个艳丽少妇站在门后向她微笑招手,少妇身穿紫衣,露着乳沟,充满性感诱惑的魅力,令人难以抗拒。鲁叔儿子走进去,恰好遇到自己的父亲。

  鲁叔坐在沙发上,也是来找小姐的,他已经不满足于对着发廊打飞机,也许,这个老人在发廊外面徘徊了很多次,才鼓起勇气走进来。

  鲁叔镇定的说:我是来理发的。

  儿子:爹,你上星期不是刚剃了个光头么?

  鲁叔说:要不,你先理吧,我在去别的剃头店转悠转悠。

  儿子:我有事,你先吧,我走了……那个,你注意点安全啊。

  紫衣小姐说道:赶紧,快点快点,你们俩谁先敲背,最近查的严,说不定一会儿条子就来检查了……

  儿子尴尬的离开了,警方后来抓捕了这名小姐。小姐供述,鲁叔当时看上去也没心情了,但是精虫上脑,欲火战胜了一切,随着小姐钻进一个隐蔽的入口。色情发廊为了逃避警方打击,往往会开设暗门,那入口是在发廊的一个衣柜后面。鲁叔跟着小姐进入后院的一个小屋,屋子里光线昏暗,亮着暧昧的粉红小灯,里面只放着一张床。

  紫衣小姐拿出一个安全套,脱了裤子说道:快点,快点,别墨迹。

  鲁叔说:我加俩钱,不带套,行不?

  小姐说:我现在不是安全期,你结扎了没?

  鲁叔说:我没有,你带环了?

  小姐:我也没带环。

  鲁叔:我再加俩钱,干你腚眼子行不?

  小姐:你加多少?

  鲁叔:一百。

  小姐:一百就想操我腚眼子?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