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如何杀码|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卷 恐怖旅馆 第三十九章 推理真凶

第八卷 恐怖旅馆 第三十九章 推理真凶

  支队长对这人的名字很熟悉,在封尸房间住过一晚的那人正是他的朋友:雕刻家!

  此人有重大作案嫌疑,拍照行为证明他知道墙内封有尸体,还特意在那房间住过一晚,那天晚上,他做了什么呢。会不会用整个晚上凝视着那面墙发呆出神,或者用手指敲敲墙壁,对着墙内的尸体自言自语?

  在犯罪心理学中,关于变态杀人有个特点,杀人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

  凶手会将作案过程在心中反复回忆,对于变态杀人狂来说,杀人是一种艺术。

  野兽杀手——谢尔盖特卡奇,作案近百起,甚至还参加过受害者的葬礼。他像出席盛大的音乐盛典一样,庄严肃穆,静静观赏着自己的作品,还流下了热泪。

  画龙和支队长实施抓捕的时候,雕刻家已经带着老婆和女儿逃之夭夭,离家之前他对邻居说去省城旅游,还带走了自己的获奖证书,第二天的省报上刊登出了一幅雕塑作品照片。那作品正是混凝土包裹着尸体的雕像。当时在场的民警对前来帮忙的雕刻家没有防备,这张照片应该是他用手机偷偷拍摄下来的。苏眉联系了报社编辑,编辑并不清楚雕像里有尸体,只知道雕刻家是省内知名艺术家,所以就刊登发表了这张雕塑作品照片。当时,雕刻家亲自去报社投稿,还提供了自己的获奖证明,他对编辑声称,这是他最好的作品,能够轰动世界!

  当天的报纸被抢购一空,犯罪嫌疑人雕刻家名声大振,一夜之间成为焦点人物,报纸上那张混凝土尸体照片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全国各地的媒体云集隍城,案发宾馆每天都有记者在拍摄报道,那修鞋老头接受过近百次采访,隍城公安局长迫于压力,不得不召开记者招待会。

  记者招待会前夕,众多媒体架起长枪短炮,久久等候,然而隍城警方没有一个人前来。

  隍城公安局长、支队长、胡警官和特案组的意见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隍城公安局长认为应该借助媒体的力量,发布B级通缉令,在全国范围内对雕刻家实行公开通缉。

  胡警官的观点是取消记者招待会,凶手落网之前,不适合透露过多案情。

  支队长和雕刻家是朋友,熟悉雕刻家的社会关系,他表示自己愿意带领一个抓捕小组去省城,调查雕刻家的落脚点,成功抓捕或者诱捕的希望很大。

  大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特案组一言不发,包斩哈欠连天,他已经几天没睡觉了,苏眉和画龙都有些心不在焉,梁教授看着案卷,若有所思。

  隍城警方请教特案组的意见时,梁教授果断的说道:那个雕刻家不是凶手。

  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警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犯罪嫌疑人,竟被特案组轻易的否定了。

  隍城公安局长问道:如果他不是凶手,他怎么会知道墙内有尸体呢?

  梁教授说:只有一种可能,他是一个目击者。

  胡警官说:这个雕刻家是一号犯罪嫌疑人,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他,外面的记者认为他就是杀死鲁叔的凶手,他要是无辜的目击者,为什么要潜逃呢?还欺骗报社编辑,发布封有尸体的照片,这么明目张胆。我觉得这是行凶者穷途末路的一种疯狂行为。

  苏眉说:雕刻家把墙内的尸体当成是一件艺术品。

  画龙抢过话说:当时,支队长叫雕刻家来帮忙,这是一个偶然的因素。如果他是凶手,封尸在墙中,过了半年多,警察又找他帮忙去掉尸体外面包裹的混凝土,这也太巧合了吧?

  梁教授说:为什么偷拍照片,明目张胆的发表在报纸上,答案是,他想出名。

  包斩问道:还有一个关键的东西,鲁叔手上那枚戒指的来源搞清楚了吗?

  支队长翻看了一下走访笔录,说道:那是鲁叔偷的儿媳妇的戒指,具体原因不知道。

  梁教授也翻看了一下案卷,说道,明白了,走吧,我们去出席记者发布会。

  隍城公安局长不解的问道:你明白啥了?

  梁教授说: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隍城公安局长说:那好吧,你们特案组去召开发布会,我们不参加,出了事情你们负责!

  记者发布会上,特案组为大家上了一堂极其精彩的刑侦推理课。

  苏眉用投影仪播放了警方发现的所有物证图片,并做了最详细的讲解,包斩强打精神,列出其中的重点:鲁叔排泄物中的金针菇、凶手遗留下来的弓弩箭杆、手上的戒指等。

  梁教授问道:死者的排泄物中为什么有金针菇?

  一个记者笑着回答:他吃过呗。

  梁教授说:没错,这就是最简单的推理。

  一个地质学家不需要亲眼见到塔卡考瀑布,只从一滴水上就能推测出它有可能存在。使用一枚硬币可以测算出月亮到地球的平均距离。著名的哥德巴赫猜想和哥白尼“日心说”就是用推理的形式提出来的。虽然推理的结论不一定是可靠,但却是发现真理的一条重要途径。

  在刑事侦查中,推理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刑侦推理是建立在对物证和线索的分析之上,然后做出结论。爱迪生公司爆炸案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推理案例之一,犯罪心理学家布鲁塞尔博士仅仅从凶手的一封匿名信上,就分析推理出这名凶手的性别、年龄、居住地、以及患有何种疾病,最终帮助警方抓获凶手。

  梁教授向记者展示了死者鲁叔的戒指,记者纷纷拍照,梁教授问道:说能告诉我,他偷了儿媳妇戒指的原因是什么?

  一个记者回答:他可能缺钱吧?拿戒指换钱。

  另一个记者说:也可能是当礼物,送给人家。

  梁教授说:没错,这两种可能都存在,我们需要排除其中的一种,首先我可以确定的是,被害人的死亡时间是晚上10点左右……

  旁听的支队长摇了摇头,尸体密封在混凝土中,就连法医都不好判断具体的死亡时间,梁教授是如何得知的呢。

  梁教授继续说:不同种类食物的消化时间不同,金针菇的消化时间约为两个小时,从金针菇的形状可以看出,死者的消化功能不好,凶手不太可能在白天将尸体封进混凝土中,毕竟工地上那么多人。只剩下一种可能,晚上遇害,夏季晚上吃饭的时间加上消化时间,就是鲁叔的死亡时间。并且,我注意到他去发廊找小姐的时间,几乎都是晚上十点左右。

  记者问道:偷戒指是为了什么呢?

  梁教授说:晚上十点,金店商铺都关门了,鲁叔不会选择在晚上去兑换成钱,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枚戒指是一个礼物,送给一个妓女的生日礼物。

  梁教授运用的是刑侦推理中的连锁推导法,在一个证明过程中,或一个比较复杂的推理过程中,将前一个推理的结论作为后一个推理的前提,一步接一步地推导,直到把需要的结论推理分析出来。

  事后证明,梁教授的推理完全正确,那枚金戒指是鲁叔送给毛毛的生日礼物。

  毛毛过十六岁生日那天,鲁叔为了讨好她,就偷了儿媳妇的戒指想送给毛毛。毛毛后来向警方供述,他们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鲁叔:你说我多长时间没洗脸了吧?

  毛毛:俩星期?

  鲁叔说:不对。

  毛毛:俩月?

  鲁叔摇了摇头说:再猜。

  毛毛不猜了,觉得很无聊。

  鲁叔笑眯眯的说:我上次洗脸就是洗澡的时候,过年的时候,今天,我洗脸了,还用抹布擦了擦身子,我带你出去包夜,和你妈说好了,钱都付了,今天你过生,我还给你买了个金撸子,你看,喜欢不,妮妮,今天晚上,你是我的了。我要和你日必……

  鲁叔伸出手,给毛毛看戴在中指上的戒指。

  毛毛撇撇嘴说:我不要,铜的,谁知道是真的假的啊。

  一个女记者说道:这个鲁叔还挺浪漫的啊。

  苏眉回答:鲁叔最初是一个暴露癖者,站在黑暗的小胡同对着下晚自习的女学生暴露性器官,调查时发现不少女孩都遇到过他,这里有份笔录:那天放学,我和两个女同学一起回家,一个老头过来,问几点了?我回答完,老头说想去厕所,我说学校里有。我和同学往前走,那老头说憋死了,看上去很难受,我也着急,就说那快去吧。他就那样了,他突然脱了裤子,给我们看完前面,还背对着我们撅起屁股,用手抠,当时吓得我们三个女孩说不出话,吓傻了,我们哭着跑了……

  记者举起话筒,纷纷追问关于雕刻家的事情,梁教授避而不谈,示意包斩和画龙发言。

  包斩说道:凶手是三个人,或至少有三个人以上!

  一个老记者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凶手是三个人的?也是推理分析出来的吗?

  包斩没有回答,画龙展示箭杆,记者纷纷拍照,画龙说道:凶手拥有这种弓弩箭杆。

  记者都疯狂了,抢上前继续追问三名凶手的信息,然而特案组四人都守口如瓶。

  记者招待会结束时,梁教授对众多记者说:我们想要借助媒体的力量,来规劝凶手投案自首。这是我们的一个良好的愿望,我们的耐心只有七天,七天后,如果凶手没有出现在警局,那么我们将实施抓捕,即使你跑到天涯海角,即使能躲过短暂的时间,但你也将终生背负着通缉令,夜不成寐,直到我们把你抓获归案。事实上,我们已经掌握了凶手的详细信息,接下来,我们要等的是投案自首,给凶手一个争取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