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开奖网下载|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卷 红衣男孩 第四十五章 盗尸奇案

第九卷 红衣男孩 第四十五章 盗尸奇案

  走廊上,几个小孩正在拍手唱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谈恋爱,谈恋爱。两只都是公的,两只都是公的,真变态,真变态。一些小学生在操场上做游戏,他们往地上摔着一种圆形的卡片,不停的说着脏话。几个孩子玩着手中的溜溜球……上课铃响起,孩子们跑进教室。

  校园安静下来,三年级教室里,两张桌子空着,两个孩子永远也不会来上学了。

  特案组耐心等待学生下课,然后进行了询问调查。案发当天,学校里没有出现可疑的人和异常的事。据说,两个孩子偷过摊主的童子蛋,学校门口卖童子蛋的妇女曾经骂过蔡明亮和蔡小溪。有同学反映,蔡明亮和蔡小溪是娃娃亲,两个孩子一出生就由父母订下了亲事。

  蔡明亮和蔡小溪住在同一个村子里,案发当天,因为补考,离开学校的时候天色已黑。

  他们的村子名叫蔡庄里,那是一个栽种着很多柿子树的小山村。

  学校距离村子很远,山路崎岖难行,两个孩子要走一个小时才能回到家。

  包斩、画龙、唐助理三人重新踏上了这条山路,梁教授腿脚不便,他和苏眉留守在市局,指挥刑警大队对盗尸案展开调查,红衣男孩的尸体不翼而飞,背后肯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盗尸作何用途?谁会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缺德事?腐烂的尸体能给盗尸者带来什么?目前这些问题还是一个谜。对比DNA检测结果发现,森林公安派出所门上的绿色尸液,以及红衣男孩老屋前乌鸦窝里掉下来的腐烂小手,都来自于一个孩子——蔡明亮。

  城市里的孩子上学和放学,都有家长接送。

  山村里的孩子都是自己步行回家,他们的求学之路异常艰苦。在内蒙,孩子们骑着骆驼去上学;在云南,一个学校的小学生都要冒着生命危险像玩杂技那样吊着溜索过江。有位可敬的山村老师名叫石兰松,25年如一日划船接孩子上学,这位感动中国的老师对记者说过一句没有被报道的话:奥运都开了,为什么不给我们修一座吊桥呢,对于那些当官的有钱的人来说,也就几顿饭钱。

  包斩、画龙、唐助理三人将蔡明亮和蔡小溪回家那条山路重走了一遍。

  路的一边是刀劈斧削般的峭壁,另一边是万丈悬崖,常有巨石挡路,雨季来临时,泥沙俱下,埋没巨石,形成一个山坡。山坡上又长满了草,开出野花,泉水从野花和青草之间漫过,这是旅游踏青者赞叹大自然的所在,这是两个孩子走过艰难无比的路。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都是十岁,他们是一对小夫妻。

  他们经历风霜雪剑,走过春夏秋冬,携手同行在黑暗的山路上。

  两个孩子淹死在山路边的水潭里,包斩、画龙、唐助理三人仔细观察了一下。该处地势险恶,附近有一株枯死的大树,树的周围有一小块平坦的草地,孩子有时会在草地上玩耍一会,遇到下雨会在树洞里避雨。前方是一处羊肠小道,不能排除有人将孩子推下水潭的可能。

  绕过水潭,就是这个叫做蔡庄里的小山村。

  这个村子没有通电话,唐助理无法用电话联系村委会,他说:村村通电话工程没有全面落实啊,这都什么时代了,有的村子竟然没电话。

  画龙说:别说这里,就是京城,也有村子没通电话。现在的贫富差距太大了。

  唐助理说:不是吧,京城也有没通电话的村子?

  画龙说:密云山安口村——京城最后一个没有通电话的村子。

  包斩一路无话,画龙问道:想啥呢,小包。

  包斩说:我想起自己小时候上学时走过的那条路,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什么都没变。

  三人向村民打听,找到了村委会。

  村支书介绍说,蔡明亮和蔡小溪的父母不在村里,都外出打工去了。父母办完丧事还得继续维持生活,丧子的心痛也抵挡不了生活的艰辛,村里只有留守的老人和儿童,几乎所有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去了。

  唐助理问道:你们村的治保主任呢?

  村支书说:就是我啊,我兼任村治保主任。

  画龙说:那原先的治保主任呢?

  村支书说:也进城打工去了,在城里当保安。

  唐助理说:我们这次来,是想开棺验尸。

  村支书说:这怎么行,入土为安,你们要开棺验尸,两个孩子的父母都不在,我是村支书,也做不了主啊,村里人也都会反对啊。

  包斩说:你找人通知孩子父母,明天就让他们赶回来。

  村支书说:这案子折腾了这么久,最后定为意外死亡,你们公安是不是又有新发现啦?

  包斩说:实不相瞒,坟里很可能是空的。

  村支书说:空的?不会啊,出丧时,我亲眼看着下葬的。

  画龙说:孩子的尸体应该不在里面了。

  村支书说:这可是大事,我明天带你们去看看,两个孩子都喊我爷爷,我做主了。

  包斩说:只是开棺,用不着验尸,尸体可能被盗了。

  唐助理说:我们在别的地方找到了孩子的一只手!

  村里人家的祖坟都集中在后山上,当地人称为“老林”。次日凌晨,包斩、画龙、唐助理三人对蔡明亮的坟墓进行了挖掘。不出所料,坟头已被挖开,墓穴里是空的,蔡明亮的尸体神秘失踪。奇怪的是,蔡小溪的尸体也不翼而飞,两个孩子竟然葬在一起。

  村支书对此的解释是:两个孩子是娃娃亲,娃娃亲也是夫妻,死了自然葬在一起。

  包斩对坟头周边的土进行了采集取样,带回去化验,土中有纸钱,竟然还发现了鞭炮的碎屑。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按照当地的丧葬礼仪,下葬时很少有放鞭炮的,这不合乎情理。

  三个孩子的尸体神秘失踪,王令君局长高度重视,主持召开了案情分析会议。到会警员对盗尸动机和尸骸流向进行了讨论,众说纷纭,难有定论。

  全国各地发生过不少盗尸的案子,例如新圩附近的多个乡镇发生过十几起尸骸被盗事件,十里店李呈沟盗尸案更是震惊全国,还有龙川镇仁相村,开棺盗尸、砍头剔肉,然后再把骨架偷走……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十年来频频发生。

  王令君说:结合全国各地的盗尸案分析一下,盗尸做什么用?

  苏眉说:有的地方,谁家死了人,下葬后要派人守墓防备,这成了当地怪异的风俗。

  唐助理说:这样做是防备有人盗尸,我们这里并不多见。

  画龙说:现在全面流行火葬,但是很多地方都拒绝火化,有的死者亲属就高价购买无名尸体冒名顶替火化,然后将死者偷偷土葬。被盗走的尸骸,有的是被用于冒名顶替进行火化。

  梁教授说:还有人盗窃尸体出售,制作成人体骨骼标本,用于医学或其他用途。那些开棺盗尸剔肉的案子,大多是出于这种犯罪动机。

  苏眉说:这几天,我看过不少盗尸案的卷宗,其中一起就是用来制作标本。盗墓者将尸体头颅砍掉丢弃,刮掉尸身上的腐肉,只盗骨架。卷宗里的照片很恶心,一副棺材顶部掀开,尸骨已被盗走,坟堆旁有个黄色塑料袋,装着的是从尸体身上刮下的腐肉。

  一位老刑警说:按照迷信说法,长在棺材上的灵芝能吸收尸骸中的营养,因此十分珍贵,药效绝佳,还有的犯罪分子盗取尸骸种灵芝。

  苏眉说:盗尸的用途,还有一种,配阴婚。阴婚就是死人和死人结婚。余林、吕凉、临分一带的农村都有着配阴婚的习俗。随着需求的增加,女尸的价格节节攀升,为谋取利润,就有人盗尸,甚至有杀害残障流浪女或站街妓女卖尸配阴婚的案例。

  包斩说:蔡明亮和蔡小溪,很可能就是配的阴婚,墓地出现的鞭炮也就有了合理解释。

  苏眉说:两个孩子订下娃娃亲,死后,双方父母也许为他们举行了婚礼。

  包斩说:没错,他们的葬礼也是婚礼。

  画龙说:村支书担心上级批评他搞封建迷信,可能故意隐瞒了这点,让村民也守口如瓶。

  王令君说:尽快找到孩子的父母,证实一下此事。

  老邢警说:盗尸,尤其是盗窃童尸,还有一种犯罪动机。

  王令君说:什么?

  老刑警说:养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