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版幸运飞艇|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卷 逐臭之夫 第二章 入室杀人

第一卷 逐臭之夫 第二章 入室杀人

  凶手是一个恋臀癖者。

  特案组以前接触过各种各样的变态行为,恋臀癖还是一个很新鲜的词汇。这个群体更隐蔽,也许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有这种癖好。街头漫不经心的一瞥,一个职场丽人的背影,从而聚焦视线,引发深度呼吸,内心里潜伏的小兽蠢蠢欲动。

  那些美丽性感的屁股,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毁灭吗?

  苏眉换上了警服,不再穿OL白领制服,也不再穿丝袜高跟鞋。分局里一些爱美的警花,平时喜欢穿紧身翘臀的长裤,现在也全部换上了宽松的警服。

  分局长说:我强调过多少次,警察上班必须穿警服,我的话还不如一个变态凶手有效?

  梁教授安排分配任务,苏眉负责对死者女孩的每一条微博进行分析,从中找出蛛丝马迹。凶手用死者的手机拍照,发布尸体照片,说明他对微博的功能很熟悉,有可能长期关注死者,评论柯柯的照片,转发她的日常琐事。尤其是涉及住址、作息时间的微博,应该格外注意。

  警方清点死者财物时,发现银行卡、信用卡、股票并未丢失,金银首饰、手机,现金、以及名牌包和高档礼品被席卷一空。

  梁教授要求画龙联合电信部门,追查死者手机下落,查访市区金店,确认是否有人销赃。

  重案队王队长负责对凶器——那把磨尖的螺丝刀,进行全面的调查。搞清楚规格、型号,销售网点,以及使用何种方式进行加工、打磨。

  法医病理室与痕迹学专家负责做出凶手咬痕模型和报告,咬痕如同指纹一样,每个人都具有不同的特征。女尸屁股上的牙齿排列、齿间距离、牙齿磨损程度、咬合力、咬合动作,这些对于识别凶手的身份信息至关重要。

  现案队刘队长召集所有警力,在死者小区内进行大范围细致摸排,凡是案发前后三天出现在小区里的人员,都做齿痕对比,从中发现与凶手相似或相近的咬痕。派出警员,对柯柯的前男友以及性骚扰过她的上司,还有近期追求她的男人,进行全面的调查。

  包斩重新检查死者房间,掌握凶手入室的方法。

  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感到恐惧的是:在睡梦之中,被闯入家中的凶手杀害。

  面对入室的歹徒,女人比男人还要多一层恐惧,除了担心被杀,还害怕被强奸。

  入室杀人案案犯杨新海,流窜四省,残杀67人。这个杀人恶魔选择的是农村偏僻简陋的房屋,没有围墙,或者围墙很低,采用拨门或撬锁的方式,在夜深人静时潜入住户家中,用锤子、刀或者绳子作为凶器,杀死家里的每一个人,制造多起灭门惨案,有的一家人是在睡梦中被杀死。抢劫完毕后,这个恶魔对幼女尸体进行性侵害,有时也包括男孩。

  雷国民作案时间长达十年,专抢银行或信用社的金库,这些地点防范严密,他使用电气切割设备进入夜间值班室,用锤头杀死保安和看守人员。十年间,实施抢劫作案15起,共杀死20人,劫得港币10万元、人民币353万余元。为了练习犯罪本领,此人曾每天坚持长跑三、四十里,还特意学会驾驶汽车以及切割技术。

  警方刑侦工作全面展开,只需要找到凶手入室的方法,这个案子也就突破了瓶颈。

  包斩人手不够,他对苏眉说:小眉姐,能不能耽误一下你的工作,请你帮个忙。

  苏眉:什么?

  包斩:我们进行犯罪模拟,我扮演入室凶手,你扮演死去的那女孩。

  苏眉:可以,这还不简单嘛。

  苏眉答应帮忙后,就开始后悔了。包斩为了让一切都接近真实情景,为了让犯罪过程更逼真,并没有安排其他民警,模拟时间也和案发时间一致。苏眉要在晚上九点回到死者女孩的住处,一个人呆在刚刚死过人的房间里,等待着“凶手”的出现。苏眉是特案组成员,但她也是一个女孩,有着女孩所有的弱点:胆小,怕黑,怕鬼,怕杀人凶手。

  晚上九点,苏眉一个人重回凶杀现场,防盗门虚掩着,和案发当晚时一样。

  苏眉心中叫苦,极力假装镇定,立刻关上防盗门,跑进卧室,经过黑暗的客厅时,她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卫生间里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这使她头皮发麻,一阵凉意从脊背升起。她反锁卧室房门,摸索着打开灯,卧室里的血腥味还未完全消散。

  苏眉拿出手机给包斩发短信:你在哪,小包,我不玩了,卫生间里好像有个人。

  包斩没有回复。

  苏眉壮着胆子,坐在电脑桌前,电脑已经搬回分局检验,桌上空空如也。苏眉想到那个遇害女孩柯柯当时也是坐在这桌前,和她一样胆战心惊。苏眉偶然一瞥,梳妆台上有一面镜子,苏眉想起恐怖片常有的画面:从镜子里看到,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身后。

  苏眉坐不住了,她站起来,惊慌失措。墙上挂着柯柯的艺术照,照片中,这个女孩的眼神显得非常恐怖。苏眉觉得房间里的东西都透着诡异,独自呆在刚死过人的凶杀现场,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她索性躺到床上,闭上眼睛,不敢去看靠墙的衣柜,不去看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如果凶手藏在房间里,那么只有两个地方:床下和衣柜。

  连日来的工作让苏眉感到很疲惫,她闭着眼睛,暂作休息,心里又突然想到,那女孩就是死在她此刻躺着的这张床上,血液染红床单,凶手还拍下了尸体照片。

  床单已经被警方拿走取证了,苏眉仍然觉得身下黏糊糊的,她意识到这是自己的错觉。

  卧室门传来轻微的声响,苏眉觉得一个人悄悄走进来了,还轻轻地关上了门。

  苏眉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房间里没有了声音,她猛的睁开眼睛,赫然看到一个人正站在床前,低头看着她。那人面无表情,脸色蜡黄,眼睛中布满血丝,目光呆滞。

  那是一个陌生男人!

  苏眉大叫着坐起来,那陌生男人说了句,你别怕。

  他伸手想按住惊慌的苏眉,苏眉吓得惊叫:救命,小包救我。

  那人说道:我不是坏人。

  陌生男人解释说自己是公安部门备案的开锁公司的锁匠,是包斩请他来做开锁测试,苏眉半信半疑,那人出示了自己的证件,打消了她的疑虑。

  这时,卫生间里竟然传来一阵声响,侧耳倾听,是马桶抽水的声音。

  苏眉问开锁匠,你有同伙?话音刚落,又觉得不妥,改口说,你和同事一起来的?

  开锁匠回答:我自己来的,刚才没注意卫生间里有人啊,真是怪事。

  如果卫生间里空无一人,怎么会有声响,难道是一只看不见的鬼手按下了抽水阀门?苏眉和开锁匠准备去看看,刚打开卧室门,一只黑洞洞的枪管伸了进来,苏眉和开锁匠都吓了一跳,一个声音威胁道,不许动!

  苏眉和开锁匠惊骇万分,呆立不动。

  一个人闪身闯了进来,此人正是重案队王队长,他笑着收起枪说道:和你们开个玩笑。

  重案队王队长也是包斩叫来协助犯罪模拟的,看来,包斩认为,凶手应为两人或以上。

  苏眉吓得不轻,正欲发作,阳台外突然传来当当当的声音,外面有人敲窗,那是指关节敲击玻璃发出的声响。

  苏眉下意识的问道,谁?

  大家突然想到,这是在18楼啊,怎么可能有人在窗外敲玻璃?

  又一阵敲窗的声音传来,大家感到毛骨悚然。重案队王队长拔出枪向阳台走去,苏眉和开锁匠跟在身后,打开通往阳台的门,大家清晰的看到玻璃后有一张脸,一个人正悬空吊在18楼的阳台外。

  此人正在包斩。

  包斩敲击玻璃,对开锁匠喊道,打开逃生窗的锁。

  阳台铝合金防护栏上有一个小窗户,挂着一把小锁。自从国内接连发生两场大地震之后,很多人家封阳台时,都会选择这种带有逃生窗的防护栏。一些装修公司也极力推荐住户预留逃生出口,发生火灾或者地震时,可以多一条逃生途径。

  开锁匠轻松打开逃生窗上的小锁,包斩踩着阳台外的空调外机,从逃生窗猫腰进来,跳到阳台上。

  苏眉瞪着眼睛说,小包,你和外人合伙骗我?

  包斩急忙说道,小眉姐,你听我解释。

  苏眉气的扭头就走,边走边说:发短信你也不回,你故意吓我,你是王八蛋。

  包斩在后面追,一个劲的解释:小眉姐,对不起,原谅我,我这不是为了破案嘛,为了犯罪模拟更真实,所以才找了他们俩,没有告诉你,你可千万别生我气,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骗你,我已经找到了凶手入室的方法……

  苏眉一个人不敢回去,走到客厅门口又返回,重案队王队长笑起来,模仿苏眉刚才呼救的声音说道:救命啊,小包救我。

  苏眉又羞又恼,气的跺脚想哭。

  如果坏人闯入家中,呼救时不要喊救命,应该喊救火。如今,道德败坏,人人明哲保身,老太太摔倒,无人敢扶;听到邻居家呼救,第一件事就是关紧自家房门;即使救落水儿童,还挟尸要价,给的钱少都不救。家中遇险,喊救火比救人更有效,左邻右舍担心火势凶猛殃及自家,会争先恐后前来相救。

  重案队王队长问开锁匠,你倒是挺专业的。

  开锁匠说:你可别怀疑我,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小区。你知道一套开锁工具在网上卖多少钱吗?便宜的几百元,能开80%的防盗门的锁,还有开锁教程说明,十分钟就能学会。

  包斩哄好苏眉,和重案队王队长一起回分局。

  分局门前警灯闪烁,辖区刚刚又发生了一起入室奸杀案。

  这次遇害的是一名空姐,名叫李亚。案发当晚,她过生日,YY里的网友为她举办生日歌会。YY是一款网络语音聊天软件,聚集了很多喜欢唱歌和玩游戏的网友。这名空姐开自由麦唱歌时,凶手闯入了她的家中,当时有59个网友在语音中听到了凶手行凶的过程。

  一个细心网友将整个过程的声音录制了下来,提供给了警方,其他网友在第一时间报警。

  从凶手和这名空姐的对话中,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景是多么变态残忍。凶手先是威胁逼迫空姐乖乖就范,否则就要杀死她,空姐为了求生,为了拖住凶手赢取时间,被迫按照凶手的要求换上空姐制服,表演了空姐礼仪。

  空姐:先生,您需要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凶手的语气有些不好意思,他说:我想闻闻你的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