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专家杀号|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卷 残肢物语 第六章 碳烤人腿

第二卷 残肢物语 第六章 碳烤人腿

  当天傍晚,公园路口交通堵塞,执勤的交警接到群众报案,感到极为震惊,公共场所竟然有人烧烤人腿,简直难以置信。几名交警在群众带领下,一起去抓捕在公园灌木丛里烧烤人腿的流浪汉。流浪汉看到一帮人气势汹汹跑过来,他的晚餐被人打扰,怒不可遏,他抓起人腿,威风凛凛的挥舞了几下,转身就跑。

  几名交警紧追不舍,身后还跟着数以百计闻讯赶来的群众。

  流浪汉跑了一会,停下来,双手捧起烤得半生不熟的人腿,张开嘴巴撕下来一块肉,昂起头吞咽了下去。众人目瞪口呆,只感到恶心,不少人哇哇直吐。流浪汉继续奔跑,跑一会又停下吃一口肉。后面追赶的人群,有人破口大骂,畜生,疯子。经过群众的堵截,众人将流浪汉堵在一个报亭后面,围的水泄不通,但又不敢轻易上前。

  一名交警开始威胁劝说,流浪汉不为所动。

  一名小协警扑上去,流浪汉抡起人腿,啪的一声,重重地抽打在小协警肩膀上。小协警踉跄着,退倒在地,其他交警冲上去,想要将其制服,流浪汉勇猛无比,如有神助,他以人腿当做武器,将人腿在头顶上空抡圆了,再挥打出去,几名交警不断后退。在群众帮助下,趁着流浪汉气喘吁吁的空当,大家一拥而上将其扑倒,扭送至公安机关。

  审讯无法进行,这名流浪汉语言功能丧失,精神也有问题,谁也搞不清楚他的籍贯、姓名等身份信息。流浪汉狂躁不安,极力试图挣脱手铐,手腕处勒的鲜血淋漓,警方束手无策,只好将他暂时收监。

  很多群众都目睹了街头惊骇的一幕,流浪汉烤食残肢的爆炸性新闻迅速扩散,满城妇孺皆知,街头巷尾都有人在谈论此事。

  警方初步调查认为,流浪汉在垃圾桶里捡拾到人体残肢,偷窃烧烤摊存放在公园里的木炭,就地点火烧烤。人们更愿意相信流浪汉杀人后烤食残肢的恐怖说法。

  尽管收容遣送制度已经废止,但有关部门依然把乞丐、神经病、垃圾桶里捡东西吃的流浪者全部抓了起来,把他们塞上大卡车,趁着夜色,悄悄的遣送到周边相邻的城市,像扔垃圾一样把他们扔下车。当然,邻市也是这么做的,过不了多久,那些熟悉的小黑脸依然回到市民身边,等待着下一次免费的旅行。

  一个下夜班的纺织女工曾经看见过一个惊恐的画面,在午夜时分,她回家的路口,出现了几十个黑衣人,他们姿态怪异,有的躺着睡觉,有的坐在地上不停的摇头,有的站着看着天空发呆,这些流浪汉是周边城市悄悄送来的礼物。

  人们确信,在这个城市里,有个人被杀害分尸了。

  因为没有受害人家属报案,所以警方就想淡化此事,不了了之。

  事隔不久,又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发生了。

  有个人早晨去桥边钓鱼,在河里钓上来一个鼓囊囊的塑料袋,打开一看,塑料袋里装着两块砖头,还有一截人手,手臂露着白森森的骨茬。钓鱼者吓得扔下塑料袋,跑到最近的一个治安岗亭报案。警方简单调查后却对老百姓谎称,这是附近一家医院将截肢手术后的断臂抛入了河里。医院否认此事,全城百姓更是无人相信警方的说法。

  群众普遍认为,警察隐瞒了真相,该城又发生了一起恶性凶杀分尸案!

  几天后,城里传言,郊外国道旁边的荒地里,又发现了一只人手。有人煞有介事的声称,人手埋在路边,因为埋的较浅,泥土被雨水冲刷,一只人手裸露出地面。

  三个人被杀害,还是一个人被杀害分尸?

  老百姓议论纷纷,但警方的不作为加剧了谣言的流传,各种流言蜚语充斥大街小巷,人们对街上的流浪汉感到恐惧。一时间,满城风雨,人心惶惶,治安严重恶化,盗抢案件频发。一个机关干部在市委门前的林荫路上,被骑着摩托车的歹徒砍伤手臂,光天化日之下抢走公文包。

  歹徒被抓获后,竟然声称:警察连杀人案都不管,我们抢点东西,他们自然也不会管。

  副市长震怒,一面向公安部特案组请求协助,一面勒令公安机关扭转治安形势,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实现全市社会治安状况好转,提高市民安全感。

  特案组到来以后,梁教授质问当地警察不作为的原因。

  主管政法工作的一名市委常委解释说:我们正在创办文明城市,想把案子压一下。

  市委招商引资办公室主任也无奈的向特案组辩称:我们也有难言之隐,是这样,一批外商近期正在投资考察,我们好不容易把人请来的,如果外商知道城里接连发生抛弃人肢案件,城市形象受损,势必影响招商引资,公安部门想顾全大局,淡化处理,这个是主要原因。

  画龙说:现在压不住了,淡化不了了,是吧。

  苏眉说:人命关天,案情重大,你们为了招商引资,创建文明城市,竟然不调查不作为,这是一种失职。

  市长说:别难为大家了,我们也是为了经济发展,为了全城百姓。

  一名老刑警曾对本文作者这样说:命案是必破的,但是破哪个是偶然的,杀人案的侦破有时取决于领导的重视程度。

  特案组要求在市委大楼办公,由副市长兼任专案临时指挥,公安局长负责协调各级警力。副市长一一应允,很快,分尸案调查工作迅速展开。然而,办案民警普遍态度消极,士气低落,他们认为此案破获的希望非常渺茫。

  一名警察直言不讳的说,投入再多的警力也是徒劳无功,全城老百姓都知道分尸案,但是没有一个受害人家属出现,只凭目前发现的残肢,连尸首找不到,死者身份无法确定,抓获凶手更是无从谈起。

  经过技术鉴定,发现的人体残肢为同一人的肢体,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线索,甚至无法鉴定出死者的性别。仅凭残肢,也无法掌握受害人的死因,

  特案组将残肢按照发现时间顺序进行了编号。一号残肢是流浪汉烧烤过的人腿,二号残肢是垂钓者从河里钓上来的断臂,三号残肢是国道边掩埋的人手。

  一号残肢被炭火烧烤的面目全非,失去了调查鉴定价值。那名有精神障碍的流浪汉也无法提供任何破案信息。

  二号残肢上有一处纹身,因为被水浸泡,图案模糊难辨,残肢包裹物为一白色塑料袋,上面没有任何字体,无从查起,和残肢一起扔进河里的两块砖头是从桥边捡的。

  三号残肢保存完好,胳膊上的汗毛浓密粗长,初步判断死者为年轻男性。

  梁教授让苏眉调看了近期失踪人员名单,苏眉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画龙对肢体的创口进行鉴定,分析认为切割肢体的工具为一把钢锯。

  包斩将残肢的指纹和公安部门指纹库进行对比,没有找到死者的指纹档案,死者身份依然神秘未知。包斩又通过高科技刑侦仪器,对二号残肢的模糊纹身进行光谱分析和皮肤色素对比,因为纹身的位置在断臂处,并不完整,只能恢复部分纹身图案。

  案情一上来就陷入僵局,特案组四人看着桌上的残肢,一筹莫展。

  副市长说:难道咱们只能消极等待,等着老百姓找到其他尸块,给咱们送来?

  画龙说:要是能找到死者的头颅,案子就不会这么难办了。

  苏眉说:死因不明,身份不明,无头尸案至少还有身子呢,这个只有两条胳膊,一条腿,接下来怎么调查啊。

  梁教授说:抛尸地点分别是垃圾桶、河里、荒郊野地,如果是一个人所为,这个人的胆子也太大了,也不符合惯性抛尸特点,我觉得,应该是多人抛尸。他们对尸体的处理并不高明,扔到垃圾桶里,被捡垃圾的发现,扔到河里被钓鱼者钓了上来,埋在国道边,却没有想到雨水冲刷暴露尸块这个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抛尸者对死者躯体和头颅非常重视,不会那么轻易被人发现。

  包斩拿起三号残肢仔细端详,其实,他已经研究过很多次了。

  这只人手被埋在国道路边,当时有辆班车路过,车上的一名职工看着窗外发呆,突然看到路边土里伸着的这只手,司机紧急刹车,大家随即报案。

  包斩看了很久,眼前一亮,突然说道:指甲!

  大家注意到,断臂手指的中指和无名指没有指甲,剪的很干净,其余的拇指、食指和小指却都留着长指甲。这是很奇怪的事,不符合常人的习惯,五根手指,中间的两个没有指甲,光秃秃的,其余三根手指的指甲却很长,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