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前5后5|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卷 冰冻脸皮 第三十五章 碎尸喂鱼

第七卷 冰冻脸皮 第三十五章 碎尸喂鱼

  鱼塘岸边是冰冻的土壤,起伏的旷野白雪皑皑,田边堆着油菜花杆,上面的雪像是厚厚地棉被,草叶挂着冰凌,结了冰的鱼塘平滑如镜,中间有个砸开的冰窟窿。

  警方后来在鱼塘里打捞出一些可疑的骨骸残片,经过鉴定,这些系人类骨骼。

  如果杀死所有的鱼,肯定能在鱼腹中找到更多的东西。

  一个人驾车出行,开着开着,车不见了,开车的人也失踪了。

  亲人抱着遗像深深一吻,照片上的人也许在微笑,露着洁白的牙齿,那牙齿如今在鱼腹之中,鱼在池塘里游来游去,一个人就这样消失在鱼的肚子里。

  每个拥有私家车的人,都对劫车杀人案特别关注,也许有一天厄运就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这起特大杀人劫车团伙案共有6名犯罪嫌疑人,首犯杨勇,团伙成员有鬼尖、丧彪等人。他们的作案时间长达四年,作案时身穿警服冒充警察,在公路上拦车检查,以缉毒为借口,控制受害人,劫走车辆,然后杀人灭口,碎尸喂鱼。

  杨勇只有30岁,在犯罪团伙中年龄并不大,但因为心狠手辣,胆识过人,再加上他曾经当过警察,有着丰富的反侦察经验,其他成员都尊称他:勇哥。

  每个人都有野兽封印在胸中,都有魔鬼深锁在眼眸。

  我们对别人的了解都停留在表面那一层,最善良的人也曾经有过最邪恶的念头。

  杨勇小时候,无论亲戚和邻居,老师和同学,都认为他是一个内向、胆小的孩子。

  六岁的时候,他的父母离了婚,离婚对一个孩子有着深远的影响。

  父母几乎天天吵架,家里的碗都摔碎了,电视机也砸了,杨勇畏畏缩缩站在墙角,看着一片狼藉的家,他心里特别害怕爸爸妈妈提到离婚这两个字。有时,他在睡梦中惊醒,侧耳倾听父母吵的什么,其实都是些生活琐事。提到离婚的时候,这个孩子依然在装睡,但是爸爸妈妈回头一看,孩子闭着眼,满脸是泪。

  有一天夜里,父母吵得非常凶,他悄悄地用椅子顶住门,不让父母去离婚,这个孩子觉得,父母走出家门后,他就再也见不到其中的一个了。

  对于以后跟爸爸还是跟妈妈在一起生活,都不是他想要的。

  然而那天夜里,妈妈推开他,搬开椅子,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杨勇——这个六岁的男孩站在家门口嚎啕大哭,妈妈头也不回。

  从此,杨勇跟着父亲长大。

  他很想念妈妈,哪个小孩不想念自己的妈妈呢?

  爸爸骗他说:小勇,等你16岁的时候,你过生日的时候,你妈就回来。

  杨勇和父亲住在城市郊区的农民房,他每天上学都要穿越一大片油菜花地,那金灿灿的油菜花给了他等待下去的勇气,心中的信念让他坚定自己的步伐。他一个人,一个小孩子,走过一大片油菜花地,他常常想,就这么一直走,一直走,妈妈就会回来。

  他一直等着,盼望着。

  尽管父母已经离婚多年,他还记得妈妈的样子,有些人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他一直等到16岁,可是生日那天,妈妈没有来。只有漆黑的夜和冰冷的饭陪伴着他,粗心的父亲甚至忘记了他的生日。

  那天夜里,父亲在床上鼾声震天,杨勇在自己的房间里恶狠狠地吊死了家里的猫。

  他用削铅笔的小刀将死猫肢解,装进了垃圾袋。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哭过,再也没有流过眼泪。

  这个少年变得坚韧阴沉,孤僻内向,学习成绩直线下滑。他喜欢黑暗,无缘无故的砸碎路灯,管理部门更换上新的路灯后又被他砸碎,他放学回家的那条路总是黑的,在黑暗中他觉得很安全。他恨女人,曾经多次埋伏在黑暗的冬青丛里,用石块袭击骑车的陌生女人。这种恶行对他来说是一种乐趣。中学毕业后,他在社会上鬼混了两年。阴雨天,他喜欢去汽车站附近的录像厅看录像,平时更喜欢玩台球,因为在台球厅,打架的几率比较大,和别的小痞子不同,他用球杆做武器时,会把球杆折断,将尖锐带刺的那一端狠狠地扎进对方的身体。

  杨勇特大杀人劫车团伙的成员,大部分是打架斗殴时期认识的死党。

  父亲看他整日里游手好闲,呼啸成群,就让他当兵去了云南。复员后,他的叔叔是警察,托关系为他找了一份协警的工作。后来,又花了很多钱转为正式的民警。

  有一次过年照全家福的时候,已经当上警察的杨勇隐隐约约觉得身后少了一个人,他以为自己这么多年忘记了母亲,可是母亲的身影已经深入骨髓,无法磨灭。

  杨勇曾经也想当个称职合格的警察,娶妻生子,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但他结婚后,和妻子的感情日益恶化,甜蜜的爱情如烟花般只有一瞬间。婚后的第一个春节,他站在院里的雪地上,用尿写下“我爱你”,然后喊老婆来看这三个热气腾腾的字。春节过后,两个人从互相拌嘴到大吵大闹,从绚烂到苍白,妻子被他打的遍体鳞伤,好端端的一个家满目疮痍,最终俩人离婚,他没有再娶。

  他做警察时,抢劫犯杀人犯抓不到,就喜欢抓卖淫女,敲诈嫖客。

  卖淫女和嫖客是警方的流动取款机。

  因为刑讯逼供,杨勇受到过处分,他常常殴打的不是嫖客,而是妓女。

  离婚后,杨勇整天醉生梦死,破罐破摔,在旧日狐朋狗友的影响下,沾染上了各种恶习,身为警察的他竟然赌博、吸毒。因为屡犯禁令,违法乱纪,杨勇被开除公职,驱逐出警察队伍。

  杨勇开了一家小型液化气站,但是很快就倒闭了,他纠集一批死党,开始了劫车杀人的犯罪生涯。这伙歹徒有个共同点:吸毒。吸毒需要大量资金,仅靠积蓄和工作收入很难维持。

  丧彪从外省盗窃来一辆公安面包车,这辆车成了日后这个团伙作案的主要工具。

  这伙歹徒买来了警服、手铐、电警棍、对讲机等,用来作案,然后开着车,想要搞一把枪。他们在周边县市寻找机会,有一次看到一名军官走在路上,腰中鼓鼓的似乎有枪,这名外地军官前来执行抓捕逃兵任务,身穿警服的歹徒将其骗上车,杀害后抢得一把92式手枪。此后,丧彪又前往云南边境,购买毒品时买了一些子弹。

  他们将尸体带到废弃的液化气站,此处紧邻鬼尖的鱼塘,是个处理尸体的好地方。

  杨勇特大犯罪集团的杀人毁尸行为几乎都是在液化气站的旧仓库里进行的。

  尸体放了一夜,第二天,丧彪问如何处理尸体。

  杨勇说:砍了,咱们都动手。

  鬼尖说:没有整过,不敢砍。

  杨勇说:咱们几个,杀人一起杀,砍人一起砍,就是扔骨头也得一块扔,谁也跑不了。

  丧彪说:对,都是一样的罪。

  这伙灭绝人性的凶犯反锁上仓库的门,找来刀子和钢锯,开始分尸。

  丧彪落网之后,供述了所有罪行,当时负责笔录的民警心里有一种透彻心肺的恐惧,丧彪供述的分尸过程摘录如下:

  “勇哥拿着刀子,摸了摸那人,先从软乎的地方下手。我记得很清楚,他先卸的是右胳膊,从胳肢窝里割了几刀,卸不下来,他就用脚踩着那人的胳膊,硬掰下来的。接着是左胳膊,也是这样弄的。又卸下两条腿,从大腿根那里,刀子割不动就用锯,锯条都断了一根,还用了铁锤。我卸的脑壳,从脖子与脑壳的连接处,把头从左边扭到右边,转圈。鬼尖卸身上,肚皮是旋下来的,掏出肠子啊啥的,有血管,拉不开,就拿刀割开。最后卸肋骨,俺们都动手了,一根一根的卸,刀子不好割,钢锯也伸不进去,就用手把肋骨条扳下来。最后就剩一根脊梁骨了,用刀子一节一节的割开。后来,就用那个打鱼饲料的机子,把那些东西都打碎了。鬼尖喂鱼,喂了两个星期才喂完。”

  在他们杀害的9人中,有7人就被这群丧失人性的凶徒用相同的方式毁尸灭迹。

  他们第一次杀人劫车是在四年前,按照事先密谋好的作案方式,一名同伙在国道路口寻找到合适的目标,然后用手机立即通知杨勇:过去了,黑,一个人,奔驰。

  这是暗语,意思是堵截这辆黑色奔驰,车上只有一人,适合下手。

  杨勇和其他犯罪团伙成员,身穿警服,在前方将黑色奔驰车拦住。

  杨勇敬礼,姿势非常标准,他说道:我们是缉毒队的,现在正进行例行检查,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

  杨勇当过警察,熟悉警方的执法行为,司机看不出什么破绽,递上驾驶证和行车证后,杨勇的对讲机响了,另一名同伙模仿警察的口吻,用对讲机告诉杨勇,有一辆黑色奔驰车涉嫌运毒,车牌号码不明。司机听到后,杨勇就客气的说要将车带到队上检查,司机无奈之下只能表示配合。杨勇给司机戴上手铐,头上罩着黑色塑料袋,将司机推到偷来的公安面包车上,一行人开着两辆车回到液化气站。

  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没开一枪,一辆黑色奔驰车就到手了。

  他们的目标是价值不菲的好车,而且车上只有一名司机时,才会选择下手。四年间,他们抢劫了八辆车,所得赃款挥霍大半,剩下的放在丧彪家里由他保管,杨勇告诉同伙,等财产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再进行分赃。

  杨勇对这支“队伍”要求很严,堵车时敬礼的手势必须做得非常标准,为了加强训练,他甚至带领同伙在公路上堵截过往车辆,当时只是演习,没有抢车。由于其“管理严格”,反侦破手段高,一桩桩血案发生后,杨勇等人一次次逃脱了警方的侦查。这使得他的胆子越来越大,最终竟然到了挑衅警方的嚣张程度。

  受害人茹艺被这伙亡命之徒以同样的方式劫持到仓库,茹艺是离异少妇,杨勇痛恨所有离婚的女人,他觉得离婚女人都不要脸,那么狠心,居然舍得抛下自己的孩子。所以,他让鬼尖割下了茹艺的脸皮,还残忍的让小孩子看着。

  割的时候,为了不让茹艺剧烈挣扎,大喊大叫,鬼尖给茹艺服用了毒品。

  杨勇没有杀死茹艺的孩子,也许,他觉得,那个流泪的小男孩就是童年的自己。

  茹艺惨遭割脸,昏迷不醒,鬼尖儿觉得她的脸太过恐怖骇人,就给她头上套上了塑料袋,杨勇等人误以为她已死亡,这一次,他们没有选择碎尸喂鱼,而是将“尸体”扔到了刑警大队门口。除了恨离婚女人之外,杨勇对将他开除公职的公安局领导也怀恨在心。

  杨勇说:那帮废物,我就不信他们能抓到我。

  鬼尖说:勇哥,这个小孩呢?

  杨勇说:也给警察送去,过年了,给他们送点礼,让他们过个好年。

  丧彪说:会不会太冒险了?

  杨勇说:咱们走上这条路,早晚被抓,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其实我想离开这里,干大事。

  丧彪说:啥大事?

  杨勇说:咱们有枪,可以绑架啊。

  鬼尖说:绑架谁啊?

  杨勇说:胡润富豪榜上的人,咱们绑架一个,就发大财了。

  丧彪说:嘿嘿,这主意真不错,咱们过了年就走,到南方去,到香港去,干大事。

  割脸案发,满城皆知,杨勇的叔叔当过警察,出于一种直觉,杨勇的叔叔第一个怀疑到了自己的侄子。所以,当特案组和督察去他家走访时,他故意挡住了挂在墙上的那张全家福照片。包斩发展了这点,根据照片上的线索,顺藤摸瓜找到了杨勇的液化气站。杨勇开车撞伤特案组三名成员以及高级督察,然后将他们铐在仓库。

  画龙搬起铁架床,砸向杨勇的脑袋,杨勇当场昏迷过去。

  包斩趁其不备,一脚踢中鬼尖的下身,鬼尖那布满鱼鳞的生殖器严重受伤,倒在地上惨叫。包斩猛的往下一坐,坐在鬼尖小腹上,鬼尖的身体一挺,头歪向一边吐了,喷出的脏东西在空中画了道弧形,呕吐物落在地上,散发着难闻的味道。接连两下重创,鬼尖站都站不起来。包斩的手虽然被铐着,但是身体能动,他调整姿势,搜出了鬼尖放在裤兜里的钥匙,打开了自己的手铐……

  杨勇特大杀人劫车案告破,团伙成员全部落网!

  画龙和包斩身上多处受伤,住进了医院,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的领导进行了慰问。

  画龙对高级督察说:哥们,真羡慕你,眼睛一闭就晕过去了,眼睛一睁凶手就落网了。

  高级督察讪笑道:抱歉,你们都受苦了。

  包斩说: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杨勇的妈妈,让他行刑前见一面吧。

  副队长说:能找到也不找,这些人死有余辜,不值得同情。

  政府和当地公安部门领导称画龙和包斩是英雄,表示要对特案组进行嘉奖。

  梁教授说:英雄身上的伤疤就是最高的荣誉。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病房,苏眉给画龙和包斩剥甜橙吃,她心里有一句话想问。

  苏眉说:在那仓库里,当时我想,我快要死了,死之前,我想问你们俩一个问题。

  画龙说:傻丫头,有我在,你怎么会死呢。

  包斩有些不好意思,他隐隐约约猜到苏眉想问什么,他心里已经有了回答。

  苏眉欲言又止,她想问的那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泪水涌出来,渐渐地模糊了视线。

山西泳坛夺金玩法 幸运农场怎么玩三连中 极速赛车计划 天津时时彩开奖 深圳风采中奖规则
辽宁11选5规则 马会财经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今天黑龙江十一选五 江苏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