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冠亚和值计划|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三十七章 幽灵汽车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三十七章 幽灵汽车

  公安部是我国公安工作的最高主管部门,每天都接到各地发生的一些大案要案的汇报。

  特案组办公室位于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由副部长白景玉直接负责,特案组接手的都是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特大凶杀案、特殊凶杀案,每一宗都是惊天动地的案子!

  梁教授看着刚刚呈送来的案卷,现场的血液之多令人感到震惊。

  梁教授说:这个凶手,不仅杀人,还有放血的变态嗜好啊……

  白景玉说:我想起两个杀人恶魔,陈友锋和黄涌。陈友锋自制分尸台杀人放血,他用电焊机焊制了一个分尸台,台子一端有个金属盆。陈友锋杀人时,用刀割破被害人的颈部血管,对着金属盆放血。此人作案手段异常残忍,从最初的简单分尸,到最后放血剔除受害人骨肉,他先后杀害10人,2004年被执行枪决。

  黄涌“智能木马”连环杀人案震惊全国,这个瘦弱萎靡的青年杀死17人,在网上流传的悍匪排行榜上位列十六。黄涌杀人只为取乐,没有别的犯罪动机,他将家中面条机架改装为杀人器械,取名为“智能木马”。黄涌从网吧将受害人骗至家中,以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受害人捆绑在“智能木马”上,勒死之前,该犯有过放血行为。最后一名受害人侥幸脱险,四天之内,黄涌杀了他5次,用注射针对着受害人的脖子和肚子乱扎,扎一次就出一次血。最后,黄涌突然心软,将其放走,惊天大案浮出水面。

  梁教授说:不对劲啊,法医报告是不是弄错了?

  包斩看了下法医报告和现场照片,说道:当地法医物证实验室对血液样本进行了检测,他们认为,死者至少有六人,可是却只检测出四个人的DNA,另外两个人难道是凭空出现的?

  梁教授说:这个案子挺诡异的。

  包斩说:打电话报案的那人居然没找到。

  白景玉说:一个公用电话亭,报案人没有留下任何联系信息。

  苏眉说:小包,给姐看看。

  苏眉从包斩手里拿过现场照片,那些触目惊心的红色让人反胃,林家宅房间地面上的血液没过脚踝,然后凝固成人血豆腐,勘验的警察在上面踩出了很多坑,人血豆腐的表面已经泛黑,非常平滑,下面还是鲜艳的樱桃红。

  苏眉捂着嘴巴,恶心的说道:我从来不吃豆腐,可是,以后怎么吃酱牛肉啊。

  画龙走过来,揽住苏眉的小蛮腰,说道:小眉,今天怎么这么大方,你要请吃饭啊?

  苏眉翻了个白眼,正色说道:手,拿开。

  画龙笑呵呵的放开手,耸了耸肩膀。

  苏眉故意当着大家的面,两只手揽住包斩的脖子,用一种迷离的眼神看着他。

  苏眉吐气如兰,柔声问道:小包弟弟,如果你没穿防弹衣,你还会为我挡子弹么?

  包斩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说不出话,脸红了。

  特案组赶往机场,因为案发地天气状况恶劣,他们所在的航班被迫延误两个多小时,最终改降到邻近的机场,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天空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特案组四人满腹牢骚,但又无可奈何。画龙在飞机上已经和空乘人员吵了一架,看到当地公安单位没有安排接机车辆,禁不住破口大骂:他妈的,难道咱们要打出租车?

  梁教授说:发火也没用,他们应该在另一个机场等咱们呢。

  苏眉拿起手机说:我让他们现在就派车过来。

  包斩说:两个城市离的挺远,我倒是有个办法,咱们开车过去。

  画龙问道:车在哪?

  特案组去机场宫暗分局借了一辆车,借车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特案组名震警察界,机场分局领导不认识他们,也不相信特案组会来借车,甚至开玩笑说“你们要是特案组,我就是白景玉”。特案组证实自己身份后,分局领导态度好转,一些警员纷纷要求合影留念,索要签名。

  画龙开车,驶向高速公路,雨越下越大了。

  夜幕中电闪雷鸣,这种恶劣天气里,公路上车辆稀少,开出很远也没有遇到一辆车,只有潮湿的空气和泥土的腥气从车窗外飘进来。

  苏眉关紧车窗说:你们,听说过幽灵车吗?

  梁教授闭目养神,包斩摇头说没有。

  画龙说道:我听说过幽灵船。

  这个世界上,不仅有幽灵船,还有幽灵车。

  幽灵船是无法解释的鬼魅一样的船只,它们通常是失踪或已沉没的船只,但又再次出现。最著名的幽灵船当属漂泊的荷兰人,这艘船在十七世纪沉没,几百年来不断被目击者报道,有人声称这艘船如幽灵般的出现,尾随其他船只,然后突然消失。

  除了幽灵船之外,还有幽灵车。据说,广深高速公路有个车祸频发的路段,有人在午夜碰到过没人驾驶但在前行的汽车。这些车辆非常诡异,完全没有声音,就像一个影子似的擦肩而过。很多人说,因车祸而死去的司机在深夜驾车回家,惨遭横祸的乘客,也会在夜里搭乘顺路车辆,鬼搭车的故事广为流传。

  画龙不以为然的说:我开车这么久了,一次也没看到过幽灵车,也没有鬼搭过我的车。

  苏眉说:画龙哥哥,快闭嘴,我听说,只有快死的人才能看到幽灵车。

  前方有一座桥,路边竖着公安部门的提示牌,提醒过往司机此处为车祸多发路段。桥下积水,落了一些枯枝树叶,画龙减慢车速,开过水洼,上桥后,迎面驶来一辆小货车。车灯晃眼,画龙长按喇叭,提醒来车注意,那小货车却不避让,依旧在路中间行驶。画龙急打方向盘,两车交汇时,大家看了一下小货车的驾驶室,不由得目瞪口呆——驾驶室内空无一人!

  画龙踩住刹车,因为路面湿滑,车缓行了一段距离,才熄火停了下来。

  大家面面相觑,一阵寒意从心底升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是错觉,不可能每个人都看花了眼。苏眉刚刚讲过幽灵车,现在他们就遇见了一辆。特案组四人不由自主的回头看,那辆小货车不紧不慢的行驶着,尽管无人操纵方向盘,汽车还是平稳的下了桥,从视线中消失了。

  公路上没有过往车辆,更没有行人,只有雨声哗哗和雷声滚滚。

  梁教授说:追上去看看。

  包斩说:见鬼了。

  苏眉害怕的说:那是幽灵车,不要追啊。

  画龙说:我可不信邪。

  画龙发动汽车,掉转车头,立即追赶那辆无人驾驶的小货车。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追出很远,并没有看到那辆车,公路两边也没有岔道,那辆小货车竟然踪影全无。

  遇上一辆无人驾驶的车是一件多么诡异的事,更奇怪的是这车竟然凭空消失了。

  梁教授要画龙原路返回,注意观察路边,最终在桥下的沟壕里发现了侧翻的车辆。司机正在痛苦呻吟,大家七手八脚将他从驾驶室拖出来。原来,小货车里并不是没有司机。司机遇到了一件毛骨悚然的事情。他开的是一辆双排座小货车,驾驶室里只有他自己,上桥时,司机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怪异的问候:“你好”。

  司机头皮发炸,吓了一跳。

  声音非常清晰,近在咫尺,司机怯怯地回头一看,身后却没有人。这时,画龙的车迎面驶来,车灯耀眼,司机心慌意乱,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突然间,他觉得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头,他吓得汗毛直立,从驾驶座上跌落下来,小货车惯性向前行驶,侧翻进桥下的壕沟。

  这也是特案组看到无人驾驶的车以及没有追上这车的原因。

  壕沟里有水,司机只受轻伤,特案组帮忙联系了交通警察,拨打了急救电话,就上车离开了。

  大家一言不发,对于司机说的“鬼搭车”灵异事件不予置评。车辆在行驶过程中,怎么可能有人上车,如果不是人,又是什么东西?有些事情,根本找不到合理的解释。那名司机并没有喝酒,看上去老实厚道,不像是撒谎。到了高速公路出口,收费站工作人员好心提醒画龙开车小心,说他们经过的那座桥,每逢雨雪和大雾天气,都会发生追尾伤亡事故。进城后,苏眉电话告知当地警方,特案组会直接前往武宁路派出所。

  武宁路派出所距离林家宅不远,同在一条街上,特案组的汽车驶过林家老宅时,大家禁不住透过车窗打量着这栋旧楼,他们已经从卷宗中了解到这里就是案发地点。外面风雨交加,一道闪电划空,这栋老楼更显得阴森恐怖,大家突然看到楼里亮了一下,有光闪过窗户。

  林家旧宅多年前发生过一起凶杀案,案件虽然告破,但是涉案的人头下落不明。

  几天前,一个神秘人报案,波利斯方在这栋楼里发现了大量凝结的人血,没有找到尸体。

  画龙停车问道:你们看见没?

  苏眉说:会不会是闪电反射在玻璃上的光?

  包斩说:光是从窗户里面射出来的。

  梁教授说:楼里有人!

  武宁路派出所的那对刑警师徒,穿着雨衣,到路口来接特案组。梁教授作出部署,不管楼里是人是鬼,立即前去查看。这栋旧楼已被波利斯方封锁,深更半夜,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人很可能就是凶手。小刑警有些害怕,询问要不要叫一队武警。画龙掏出枪,说道,妈的,我就是警察,我是警察教官,梁叔留在车上,你们跟在我后面进去。

  雨声小了,一道枝形闪电刺破黑暗,楼里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叫,随即被滚滚雷声淹没。

陕西11选5计划 二八杠游戏技巧 体彩辽宁11选5 澳客彩票网体彩快中彩 香港跑马地赛马时间表
河南网福彩快3 江西多乐彩乐彩网 陕西十一选五高频数 遥控麻将机 11选5任选8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