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彩网大乐透杀号定单|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三十八章 夜半鬼哭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三十八章 夜半鬼哭

  雨下着,雷鸣电闪之中,这栋旧楼看上去鬼气森森。

  院子里湿滑泥泞,原先紧闭的楼门竟然虚掩着,不知道被谁打开了。走到门口,画龙挥手示意大家停止前进,他警惕的说:什么声音?

  后面的小刑警说:对不起,是我的牙齿打颤的声音。

  老刑警说:别怕,你跟在我后面。

  小刑警说:不是啊,师傅,我淋雨了,有点冷。

  包斩和苏眉忍住笑,小刑警乖乖的跟在师傅后面,大家进门后,仔细观察。一楼厅堂空荡荡的,湿气很重,水泥地面凸凹不平,有些地方鼓起了包,墙上的白灰落下不少,门上的漆皮卷成了奇怪的形状。检查后发现,一楼的房间已经尘封,窗上布满蛛网,地上落满灰尘,没有脚印,看来很久无人居住了。

  楼上隐隐约约传来奔跑的脚步声,大家屏声静气,准备从楼梯鱼贯而上,但是木质楼梯有几处已经朽坏,大家的体重可能会使楼梯坍塌,画龙让大家一个一个上去。

  上到二楼,大家看到走廊里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一侧有几个房间,房门都紧闭着,另一侧是墙,走廊上竟然撒了一些古怪的冥钱。

  走廊尽头是杂物间,在那个房间里发现了大量凝结成豆腐状的人血,警方贴的封条现在已经被撕了下来。

  尽头上方有一个方形的孔,墙上嵌着一道铁质梯子,可以爬到阁楼上面。

  画龙打手势,示意分成两个小组,老刑警和小刑警检查楼梯左边的两个房间,特案组三人检查右边的,大家呈包抄之势,不管这楼里是人是鬼都插翅难飞。

  老刑警打开一扇房门,里面只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垃圾。

  又打开一扇门,房间里堆满了破烂不堪的家具,小刑警战战兢兢跟在老刑警身后走进去,老刑警仔细检查房间里是否藏着人。

  画龙三人也检查了一个房间,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他们打算检查最后那个杂物间。

  包斩注意到,杂物间门框贴墙的缝隙里,竟然塞了一些花白的头发。他知道,有些老人,梳头时掉落的头发,会收集起来,塞到墙缝里。小刑警第一次爬进这楼里的时候,被窗帘后的白裙子吓了一跳,所以对窗帘特别敏感,他进入房间,第一眼看到窗帘后似乎站着一个人。小刑警害怕的用手指捅了捅老刑警,老刑警镇定的用电警棍撩开窗帘,后面没有人,地上只有一双鞋子。

  墙边有几个组合衣柜,老刑警猛的把衣柜门打开,里面赫然站着一个红发怪人。

  旁边的衣柜门也被推开,从里面又跑出来两个怪人。

  老刑警和小刑警,还有那三个怪人,大家看到对方后,都吓得惊声尖叫起来!

  画龙、包斩和苏眉闻声赶来,大吃一惊,那三个怪人抱头想跑,画龙堵住门举起枪,三个怪人像无头苍蝇似的,纷纷找地方躲藏。

  场面一片混乱,小刑警吓得哇哇直叫,紧挨着师傅,苏眉也有些害怕,抱住包斩的胳膊,画龙犹豫着要不要开枪,一个怪人拿着个三条腿的圆凳不停的向前挥动,另外两个怪人纷纷拿起杂物准备自卫。

  画龙大喝一声:干什么的?

  红发怪人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们是谁?

  画龙说:警察,别动。

  苏眉看清楚了,喊道:他们是杀马特!

  杀马特是非主流中的非主流,一群脑残少年,每个城市都有杀马特。

  杀马特穿着奇装异服,头发五颜六色,无论男女都画着很浓的妆,身上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饰品,例如骷髅、锁链等,大多是地摊货。他们的发型就像是先用胶水洗头,再用鞭炮炸,最后浇上五颜六色的油漆定型。他们是一群只有初中学历的少年,几乎没有上过高中,退学少年不一定是杀马特,但是杀马特一定是退学少年。

  他们眼中的自己:一个集潮流、视觉、非主流为一系的群体,思想前卫,巨帅无比。

  我们眼中的他们:怪物。

  他们眼中的我们:农民。

  白天,在街上看见杀马特少年就已经让人非常吃惊,晚上,在一栋发生过凶杀案的老宅子里遇到三个杀马特,绝对令人惊恐万分。所以,就连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也吓得大叫起来。

  这三个杀马特少年,两男一女,他们以贴吧ID互相称呼,去掉名字前面繁体的杀马特字样,他们是:考拉、落鸢、长岛冰茶。

  长岛冰茶是个女孩,考拉和落鸢是她的男朋友。

  两个男孩共同拥有一个女友。研究伦理和情感的专家很难作出解释,在杀马特这个特立独行的群体中,两男一女的恋爱怎样相处,他们的性观念开放到了什么程度?

  那天晚上,这三个杀马特少年寻求刺激,正好来鬼宅探险,他们听到了奇怪的哭声和歌声。后来,画龙等人上楼,他们出于害怕就躲在了衣柜里。

  考拉说:哥就是来这玩的,让开门,我们走。

  落鸢说:速度着,都告诉你们了,警察了不起吗,这楼里有鬼,可不是我们。

  他们的女友长岛冰茶说:真的有鬼哦,我听到鬼哭,还有鬼唱歌。

  画龙说:少胡说八道,哪有鬼?

  长岛冰茶说:鬼啊神马的,还是会有的叭。

  这时,楼里传来了凄厉的哭叫声,就像猫在惨叫,还有隐隐约约的歌声传来。

  大家不寒而栗,侧耳倾听,唱歌的是个女孩,歌词如下:

  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去看樱花。

  娃娃哭了叫妈妈,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

  娃娃啊娃娃,为什么哭呢,是不是想起了妈妈的话。

  娃娃啊娃娃,不要再哭啦,有什么心事就对我说吧。

  从前我也有个家,还有亲爱的爸爸妈妈。

  有天,爸爸喝醉了,拣起了斧头走向妈妈。

  爸爸啊爸爸,砍了很多下,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

  妈妈的头啊滚到床底下,她的眼睛啊,还望着我呢。

  然后啊,爸爸叫我帮帮他,我们把妈妈埋在树下。

  然后啊,爸爸举起斧头了,剥开我的皮做成了娃娃。

  大家走到走廊上,杂物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走廊尽头站着两个东西,模模糊糊看着像人。他们的眼睛发出荧光,一个人穿着肥大的斗篷,手里握着一把长长的镰刀;另一个人面色青白,露着两个獠牙,手里拖着一条锁链。

  他们哭叫着,唱着歌,缓缓地向画龙等人走来。

  三个杀马特少年惊喊道:鬼啊,快跑。

  小刑警、老刑警,以及三个杀马特少年拔腿就跑,楼梯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不堪重负,随时都会倒塌,五个人惊叫着又退了回来。

  苏眉本来也想跑,看到这种情况,只好躲在画龙和包斩身后。

  画龙有些心慌,举枪的手微微颤抖。

  包斩提醒道:别开抢,他们是人。

  那两个人越走越近,还伸出手作出掐人的姿势,三个杀马特少年吓得直往后退,画龙一记威猛的侧踹,踢飞一个,紧接着,一记右勾拳,重重地打在另一个人的脸上。

  那人倒向墙壁,挣扎着站起来,他痛的直叫。

  画龙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包斩上前将他拉住。

  那两个人都戴着面具,摘下面具后,挨了拳头的那个人受了伤,脸上流的却不是血,而是一种白色的液体。

  三个杀马特认出了这两个人,喊道:巫行云,洛神。

  巫行云和洛神是他们的朋友。

  三个杀马特少年探访鬼宅,另外两个朋友偷偷地去吓唬他们。

  两个朋友,一个扮演成死神,穿着雨衣,拿着长镰刀;另一个扮成吸血鬼,红眼獠牙。他们晚上刚参加完动漫展会的Costume秀,还穿着动漫人物的服装,看上去就像从动漫片子里走出来一样。他们事先买了夜光美瞳,这种隐形眼镜戴上后,眼睛在夜色中会发出幽蓝的的光,獠牙也是一种牙套。他们的本意是想吓唬朋友,却被画龙狠狠的揍了一顿。

  五个杀马特少年,七嘴八舌,大声争吵起来。

  巫行云是个女孩,刚才被画龙一脚踹飞,她呻吟着说道:魂淡,你们一伙的啊?

  长岛冰茶说:不是啦,姐姐,他们是警察,你没看到那两位雨衣里面穿着警服呃。

  落鸢说:老纸被你们两个魂淡吓死了。

  考拉说:警察就可以打我朋友吗,看我手势。他两手做成枪状,向地面指,一脸的挑衅。

  洛神说道:尼玛,我的痘痘破了。

  洛神的面部被画龙狠狠地打了一拳,这个杀马特少年是牙膏脸,他脸上的青春痘粉刺全破了。牙膏脸就是脸上有很多青春痘,面部皮肤下都是粉刺,如果破裂后,会像挤牙膏那样挤出一股股白色浓稠液体。据说,世界上最大的青春痘可以挤满满一碗。

  画龙骂道:熊孩子,装神弄鬼,把他们都铐起来。

  苏眉说:挨揍是轻的,你们像什么样子,你们看到自己的同类也会害怕啊?

  包斩说:幸好没开枪。

  老刑警小刑警给五个杀马特少年戴上手铐,打算把他们带回去审问清楚。

  临走前,画龙又检查了一遍,杂物间没有什么异常,地面的人血豆腐已经被勘验的波利斯当做物证运走了。两个扮成死神和吸血鬼的少年就是躲藏在这里,准备吓唬同伴,他们不知道这个房间有多么恐怖骇人。

  包斩想起什么,还有阁楼尚未检查。他爬上梯子,看了一下,阁楼年久失修,有些漏雨,正滴滴答答落着雨水,角落里有几个花盆,栽种的植物早已死掉,只有一株铁树长势旺盛。

  包斩对画龙和苏眉说:阁楼里没有人。

  下了梯子,阁楼里突然传来一声极其诡异的问候: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