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在线人工计划|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四十章 尸首百年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四十章 尸首百年

  报警电话是落鸢打的,这个杀马特少年在公用电话亭里,捂着嘴巴对警方说自己杀了人。

  聱方对他进行了声纹鉴定,声纹和指纹一样,每个人都不相同,具有独一无二的特点。在一些涉及电话的绑架和勒索案件中,声纹鉴定尤其重要。

  案情有了突破性进展,落鸢上升为嫌疑犯,警方很难相信,这个留着怪异发型穿着奇装异服的杀马特少年会是个杀人放血的恶魔。

  警方给落鸢戴上了手铐和脚镣,经过几番审讯,这个少年交代了实情。

  多年前,林家老宅发生过一起凶杀案。楼上和楼下各租住着一户人家,楼上一个中年男子患有精神疾病,常年被锁在阁楼里,半夜里时常唱歌,大哭大叫。淸明节那天,两户人家都去扫墓了,楼下的一个小女孩闲来无事,跑到楼上去玩。

  阁楼里传来声音,有个人对小女孩说:你好。

  小女孩打开阁楼的锁,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出来了……

  小女孩被害的时候不到14岁,走廊里喷溅了很多血,尸体慘不忍睹,脑袋不见了。参与当时破案的老刑警记忆犹新,那个中年男子徒手虐尸,发了疯似的用双手撕扯、抓挠着无头女尸。当时正值1983年严打,中年男子很快就被枪毙了,因为警力严重不足,丢失的人头下落不明,警方也没有仔细搜寻。这么多年来,小女孩的头颅一直藏在这栋老宅里。

  此后几年,林家宅陆续有几户人家租住,那些旧家具就是当时遗留下来的。因为这栋老宅闹鬼,后来就无人居住了。

  凶案发生后,小女孩的父母搬离了林家宅,夫妇两人又生了一个男孩。

  这个男孩就是落鸢,遇害的那个女孩是他姐姐。

  这个少年常常做一个同样的梦,不管梦是什么千奇百怪的内容,结局肯定是梦到自己跳楼,但每次都能在落地之前惊醒。后来,他发现自己醒得越来越迟了,最终,他以为自己在梦里会被摔死,可是落地时,发现地上有个黑洞。他在以后的梦中,继续向地洞坠落,有一天,他落到洞底,看见了一具尸体。

  尸体非常怪异,身体是一个小女孩的,脑袋是他的。

  落鸢吓得毛骨悚然,一头大汗从梦中醒来。父母听说此事,告知他还有个姐姐,多年前被害,只是头颅尚未找到。

  落鸢想,只有找到姐姐的头烦,才能结束自己的噩梦。

  他一个人去了林家老宅,院里荒草萋萋,楼里寂静无声,他们家多年前曾在这里租住。

  他站在走廊里,想象着姐姐被杀害时的惨象,他走进房间,看着那些老式家具,心里想着姐姐的头会在哪里。

  旧沙发、破床垫、衣柜里面?

  还是地板下面?

  或者埋在院里的树下?

  落鸢抱起一个坏的黑白电视机,摇晃几下,里面发出声响,他拆开看,电视机里没有姐姐的头骨。他推开走廊尽头的那个杂物间,地面满是鲜血,他吓坏了。离开林家老宅后,落鸢打电话报警,声称自己杀了人,其实他是希望借助警方的力量找到姐姐的头颅。后来,落鸢又以探险为借口,鼓动朋友一起前往这所老宅。这个脸色苍白的少年一直深受噩梦的折磨,他偏执地认为,只有找到姐姐的头颅,才能彻底摆脱折磨。

  聱方对落鸢的话半信半疑,将他暂时拘留,再次审讯时,他对特案组说:昨晚,我又做梦了,这一次,我还是跳楼,地上还是有个洞,可是洞里面的尸体不见了。

  落鸢要求警方归还他姐姐的头骨,特案组从直觉上认为,这个颓废的少年应该和人血豆腐案无关,唯一的嫌疑人可能只是为了寻找姐姐的头颅,从证据链上很难证明他杀了人。

  侦破重点再次转向寻找林家宅的户主林钟华,此人做名贵药材生意,常年奔波于港台和内地,有多处房产。一位知情人士称,林钟华与父母断绝了关系,多年来从不来往,此人数月前携家眷去了台湾,投资中药材加工生意。

  苏眉打开电脑,登录公安部内网,利用自己编写的一个搜索引擎,尽可能地搜集林家四口人的信息,然后远程调取了他们的户籍照片、学历档案、出入境记录、银行开户资料等。

  小刑警对苏眉说:苏师傅,你太牛了,在派出所光明正大地干着违法的事,您这是在入侵银行吗?

  苏眉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给我死一边去,什么破徒弟啊,哪有这么说师傅的?

  画龙走过来,照着小刑警的脑袋上扇了一巴掌,说道:喊什么师傅,你得喊师娘。

  小刑警摸着头,问苏眉:啊,画龙师父,包师父,梁教授,哪个是你老公啊?

  画龙和苏眉都扑哧笑了,就连坐在一边看审讯笔录的梁教授也忍俊不禁。告诉梁教授,又有了一条新线索。林钟华曾委托一个中介公司想要卖掉林家老宅,已经与一个买主谈好了价钱。

  梁教授召集武宁路派出所的警员,分配部署任务。

  包斩、画龙、苏眉三人负责对中介公司进行调査,找到买主,获取和此案有关的信息。

  老刑警带一队警察去林钟华的岳父母家展开跨省调聋,从外围摸清他的婚姻状况。

  小刑警带一组民警远赴林钟华的原籍老家,尽管林钟华与父母断绝了来往,但也要摸排核实。对有些公安机关来说,跨省办案难度较大,需要协调的事情比较多,尤其是武宁路派出所这样的基层机构,无论是经费还是警力都捉襟见肘。出发前,领导对老刑警和小刑警一再叮嘱,办案经费有限,尽量省点儿花钱,能在车里睡觉,就不要住宾馆,吃饭时也尽量节俭一些……

  几天后,老刑警带的那一队警察无功而返。

  小刑警驱车千里,奔赴林钟华的袓籍——河北,在当地警方协助下,费尽周折,他们找到了林钟华的老家。

  很快,小刑警在电话里兴奋地向特案组汇报说:师傅,逮住了,我亲手逮住的。

  画龙问道:逮住谁了?

  小刑警说:林钟华他爹。

  梁教授问:林钟华呢?

  小刑警说:死了,一家四口都死了。

  包斩说:林钟华他爹杀的?

  小刑警说:不是。

  苏眉说:尸体在哪里?

  小刑警说:他们打算埋到祖坟里。

  四具尸体都在林父家里,经过审讯,此案的来龙去脉终于水落石出。

  其实,在这个人血豆腐案子里,没有凶手。

  警方很快査明,数月前,林钟华带着老婆和两个儿子去了台湾,投资中药材加工生意,因遭人诈骗,血本无归。他又回到大陆,想要追回几笔欠款,但是欠款者都身陷三角债纠纷,无力偿还,其中一个欠款者只给了他一辆旧车用来抵债。

  林钟华打算卖掉林家老宅,筹集资金,东山再起。

  他开车前往林家老宅的时候,在路上撞到一个穿白裙子的少女。当时正值深夜,他的车速也不快,下桥时,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竟然站在路中间招手搭车,慌乱之中,他误将油门当刹车,车高速撞向女孩。砰,她的身体飞起来,翻了几个跟头,啪的一声落在公路上。

  林钟华停下车,惊慌地说:撞到人了啊,怎么办?

  林妻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孩,说道:别管,咱赶紧跑,没人看见。

  大儿子说:要不,报警吧?

  小儿子说:我先下车看看那女的死了没。

  女孩没死,奇怪的是身上也没有血迹,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叨着:家……回家。林家四口人商议了一下,林妻坚持要驾车逃逸,林钟华和小儿子决定将女孩送往医院抢救。途中,女孩伤势严重,死掉了。他们不知道怎么办,就把尸体拉到了林家老宅。

  林钟华说:现在麻烦了,早知道跑了就好了。

  林妻铁青着脸,咬牙切齿地说:让你跑,你不跑,你就是不听我的。

  大儿子说:真倒霉,她站在路中间,应该负主要责任,这个女孩就是想自杀。

  小儿子说:尸体拉来了,现在怎么办?

  林妻斩钉截铁地说:都别说话,听我的,把她埋了。

  林妻是个肥胖的女人,体重近150公斤,脾气暴躁,心如蛇蝎。她让两个儿人远处找一个埋尸的地方,挖好坑,再回来搬尸体。为了避免尸体将来被发现时有人认出这女孩,林妻在老宅里找了根削尖的竹篙,想要戳烂女孩的脸。

  林钟华和妻子先将尸体抬到二楼的杂物间,林妻脱掉女孩的衣服,那件白裙子随手挂在了衣架上。

  面对着这具裸尸,林钟华手拿削尖的竹篙,不敢下手。

  林妻不断催促,让丈夫快点儿戳烂女孩的脸,她嘴里咒骂个不停,丈夫索性扔掉竹篙,和妻子吵了起来。林妻气急败坏地说:你不戳,反正是你轧死的,和我没关系。

  林钟华气愤地指着妻子说道:行,和你没关系,我去自首,咱俩离婚。

  林妻拍着屁股,咆哮着说:钱哪钱哪钱哪钱哪?!离婚,得给我钱。

  林钟华冷笑道:没钱,都赔了。

  林妻骂道:王八蛋,你在外面养狐狸精,别以为老娘不知道。

  两个人破口大骂,林妻追打林钟华,恶狠狠地抓挠他的脸。林钟华狂性大发,压抑多年的情绪爆发了,他用竹篙失手刺死妻子。两个儿子挖好坑回来后,也先后被林钟华剌死。

  大兴灭门案中,李雷杀妻灭子,持刀杀害父母,袓孙三代六人被害,李雷供述称因长期家庭积怨所致。

  三亚也曾发生一起灭门惨案,凶手对自己哥哥一家五口痛下杀手,最终导致四人死亡一人重伤。

  地狱就在心中.

  我们看到的直线只是无限大的圆圈的一部分。

  我们看到的是下雨的街,看到的是雨落地时的瞬间之花,却不知道这条路不仅向前,而且向下。

  林钟华自杀了。据他父亲描述,他应该是将削尖的竹篙对准自己的心窝,用力向杂物间的墙壁跑去,死得非常惨烈。林钟华自杀前,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讲述了一遍。老父亲来收尸,用盆接了清水,洗干净儿子、儿媳、两个孙子的脸,将他们都搬上了车。

  林妻身体肥胖,再加上清水稀释了杂物间地面的鲜血,所以警方误认为死者有六人。

  那天晚上,有几个司机在高速公路上看到了一辆奇怪的车,车速非常慢,在公路上简直就像蜗牛一样缓缓行驶。开车的是个白发老人,目测已年过七旬,那些司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苍老的人开车,他们的车和老人的车擦肩而过,他们不知道老人的车上载着几具尸体。

  驶向一个加油站的时候,有只白鹅走上公路,老人减速,停车,等待着大白鹅迈步走过。

  他儿子撞死了路上的一个女孩,随后又毁灭了一切。

  老人面无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开着车,载着一家人的尸、体,就像识途的老马一样,向着家的方向前行。林钟华的母亲早逝,林父住在乡下老家,尽管林钟华与父亲早已脱离了父子关系,很多年都不来往,但他生命中最后一个电话还是打给了父亲。他对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对不起。

  这一路上,那些颠簸,那些坎坷不平,如同一个人的一生。

  老人将尸体运回乡下老家,打算葬在袓坟里。他给儿子穿好新衣就像小时候那样。一家人都睡在床上,老人做好了早饭,暧暖地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照着一把藤椅,照着老父亲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老人喝着一碗稀饭,内心很平静,分散多年的家人终于聚首一堂,长大离家的儿子终于回到了家。

  敲门声响起,有人喊道:开门,査水表。

  老人行动缓慢,打幵门后,几个穿着便装的警察冲了进来……

  林父向警方供述了自己运尸的整个过程。

  小刑警说:你要说实话,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林父说:我,都快80岁了,快死的人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就是给我孩儿收尸。

  小刑警说:林钟华杀了老婆和两个儿子,那根竹篙呢,作案凶器在哪里?林父说:车上,我孩儿杀了人后,就自杀了。那根竹篙戳得身上都是窟窿眼儿,我扔车上了。

  小刑警说:你开车开了很久?

  林父说:我老了,开得慢,开了两天两夜才到家。

  小刑警说:那具无名尸在哪儿,就是被林钟华开车轧死的那女孩?

  林父说:哪有啊,没有,我接到孩子的电话就来了,我没看见有什么无名尸。

  林父声称,他到了林家老宅的时候,在现场没有发现因车祸致死的那女孩的尸体。

  那具无名尸不翼而飞了!

  警方不得不再次勘验现场,在林家凶宅的阁楼上,发现了被雨水淋湿的粪便和一片羽毛。

云南11选5历史开奖号 广西快乐十分非凡彩网 广西快乐十分官网 龙之国际 山东群英会围码计划
双色球140开奖结果,双色球开奖结果135,双色球开奖频道,双色球34期,双色球57期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派奖图片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香港白小姐中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