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幸运飞艇开奖时间|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卷 变态校园 第四十七章 校园色狼

第十卷 变态校园 第四十七章 校园色狼

  苏眉说:她真的是处女。

  包斩说:可是,她确实怀孕了。

  处女怀孕,匪夷所思。

  医院出具的报告单盖有公章,不太像伪造的,这两份鉴定结果前后矛盾。一个处女膜完好无损的女孩,竟然怀孕了,这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土肥圆”的这个玩具娃娃,她整晚都抱着睡,因为她胖,床小,娃娃都被她挤扁了。包斩抱起娃娃,轻轻晃动,娃娃肚子里竟然有响声。检査后发现,玩具娃娃的肚子里面有吃剩的汉堡、烟头、笔帽,还有一串海蓝色水晶手链。

  报案女孩说道:手链是校草的!

  苏眉问道:你确定?

  报案女孩说:校草打篮球的时候,我见他戴过这手链。

  画龙说:校草的手链怎么会在娃娃肚子里呢?

  报案女孩说:肯定是“土肥圆”偷来的,我上个月还少了瓶皮皮狗润肤霜呢。

  包斩说:没有证据,先别乱讲。

  特案组分析,这些东西应该都是校草的,“土肥圆”收集了这些东西,然后都塞到玩具娃娃肚子里。她希望娃娃沾染上心上人的气息,这样,她抱着娃娃睡觉的时候,会感觉很甜蜜。她的性歡可能也由此而来,可是,她抱着娃娃自慰,也不可能怀孕啊!

  报案女孩说,校草被人杀死后,这个娃娃就变得很邪门儿。

  有时,娃娃会改变位置,有时,娃娃还会发出恐怖的叫声。

  校草被人杀害,也许是冤魂不散,无法安息,怨念可能就附在这个玩具娃娃里。

  “土肥圆”怀孕了,处女膜却完好无损,看来她怀的是鬼胎。

  画龙和苏眉觉得报案女孩的话有些可笑,但是他们也无法作出合理的解释。包斩继续把手伸进娃娃的肚子,从肚子深处挖出一只死老鼠。众人有些作呕,包斩表示,娃娃改变位置,可能是老鼠造成的,娃娃的眼睛流出鲜血,也是“土肥圆”抱着娃娃睡觉时挤死了老鼠的缘故。

  苏眉说:恶心,这女孩也不嫌臭,娃娃肚子里还塞着汉堡,能不招老鼠吗?

  包斩说:她的爱已经到了疯狂和变态的程度。

  画龙说:我现在有点儿相信,她会杀人了。

  特案组去教室找到“土肥圆”。戴上手铐的时候,“土肥圆”呆若木鸡,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开始大哭大闹,坐在地上不肯走,很多老师和学生都前来围观。画龙威胁她,如果不配合,单凭盗窃手链一事就足够拘留她半个月。

  “土肥圆”吓坏了,跟着画龙三人走进警务车,详细交代了自己怀孕的实情。

  手链不是她偷来的,而是买来的,其他东西都是捡的。

  校草李聪昊和校花白冰娅相恋时,校草把自己的手链送给了校花。

  “土肥圆”想买校草的战衣,但是他的室友不卖,“土肥圆”又找到白冰娅,用买战衣的800元钱买了这串手链。苏眉调查得知,这串海蓝色水晶手链在网店只卖100多元,但是对“土肥圆”来说,这串手链价值连城。

  相信白冰娅也知道手链的价格,所以大方地卖给了“土肥圆”。

  这点,梁教授询问白冰娅后得到了证实。

  白冰姬虽然外表清纯,但常常出入夜店,她是那种很现实、很虚荣的女孩。

  再清纯的女人也有性欲。女人穿件吊带低胸的裙子,男人看,她们会觉得是色狼,男人不看,她们又觉得是瞎子。她们表面上嗲声嗲气地说陪我看电影好吗?心里却很饥渴!表面上对追求者冷若冰霜,心里却得瑟地花枝乱颤。

  “土肥圆”常常跟踪校草,有一天,她发现校草和校花在宿舍里做爱。校草和校花做爱后,用过的安全套随手扔到了宿舍窗外的垃圾堆里。

  “土肥圆”一直潜伏在窗外,秘密监视着校草和校花的一举一动。我们无法得知她当时是什么心理,羡慕?忌妒?恨?她看见安全套从窗口扔出来,就像饥渴的母狗一样蹿了出去。她捡到安全套,如获至宝,一路上哧哧地笑着回到了宿舍。她认为自己捡到了校草最珍贵的东西!本来想吃掉来着,后来她突发奇想……她为这个想法而欢呼雀跃,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她常常意淫,幻想校草能给她一个吻,她就很满足了。

  这次,她捡到了校草至高无上的精华。

  这个爱得走火入魔的花痴女孩做出了惊世骇俗的一幕。

  她没有把安全套塞到玩具娃娃肚子里,也没有吃掉。她躺在床上,两只脚朝天,撇开腿,让安全套里的液件缓缓流入阴道。等到液体全部流入她的身体里面后,她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随即,她悲哀地想到这安全套是心爱的男孩和别人用过的。

  那一刻,她泪流满面……

  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才知道自己多么爱他。

  捡到安全套的时候,“土肥圆”正值排卵期,她是处女,处女膜中间有小孔,医学研究表明,在37度环境中,精子在体外的存活时间为48小时。她将安全套里的精液倒入体内,也相当于人工授精,所以,这个处女膜完好的女孩怀孕了。

  苏眉觉得这个女孩很可怜,没有证据表明“土肥圆”就是凶手,经过商议后就把她放了。画龙警告她,不许私自离校,必须保证警方传唤时随叫随到。

  “土肥圆”离开时哭着说:你们可以夺走我的娃娃,你们杀不死我肚子里的孩子。

  “土肥圆”怀孕的消息轰动了整个校园,最初,大家都不相信她怀孕了,现在都知道她怀了校草的孩子。校方开始研究怎么处理此事,女生宿舍流传“土肥圆”怀有鬼胎的消息,男生宿舍的传闻是“土肥圆”强奸了校草。一时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土肥圆”傻乎乎的,竟然和室友讨论是否有必要捅破自己的处女膜。

  “土肥圆”说:我得找个男人给我破处。

  室友问道:为什么,你不爱李聪昊了吗?

  “土肥圆”说:爱到我死,好吧。

  室友又问:那为什么还要找别的男人?

  “土肥圆”说:我可不想让我的孩子捅破我的处女膜,你想啊,孩子出生时,要是孩子的头先出来,孩子的头不就捅破我的处女膜了吗?这叫什么事呀,我的第一次给了我的孩子?

  室友把这件事汇报给了苏眉,苏眉也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理解,只能让室友继续监视。

  那天晚上,包斩和苏眉在警务车里值班,画龙去和梁副局长喝酒了。正值学生晚自习,包斩给苏屑买了一盒藕粉。打开盖,冒着热气,餐盒里的藕粉像玛瑙果冻,令人食欲大增。苏眉笑嘻嘻地接过来,说道:哎哟,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

  小包又拿出几盒药,说道:小眉,你这两天有点儿感冒,吃完饭,过半小时再吃药。

  苏眉说:小包,你对我太好了,让姐亲亲你。

  苏眉嘟起嘴,包斩笑着向后躲,脸都红了。

  苏眉挥舞着小勺,风卷残云,很快就吃光了藕粉,她舔舔嘴唇,还有些意犹未尽。

  胶皮人蛹案僵持不下,尽管每天都有新的线索,但是案情始终没有明朗。两个人闲聊,苏眉问包斩:咱们在一起也好久了,你对咱们破获的哪个案子印象最深?

  包斩说道:人皮草人案。

  苏眉想了想,随即笑了,出于女性敏锐的直觉,她猜到了什么。在那个桃花盛开的山村小学,包斩模拟上吊,一脚踩翻了凳子,差点儿死掉。幸好被画龙及时发现,苏眉立即做人工呼吸,救醒了包斩。苏眉想,自己可能夺走了包斩的初吻……

  晚自习后,校园里的学生渐渐散尽,“土肥圆”突然跑到警务车里报案。

  “土肥圆”惊慌失措地说:校园里有色狼,他摸我,亲我,我的初吻没了,还抠我。那个畜生,他硬了,我觉得有个很粗很硬的棍子顶着我。

  苏眉问道:那色狼长什么样。

  “土肥圆”说:是个搬砖大叔,是学校附近工地上的。

  包斩说:你还能认出那人吗?

  “土肥圆”点点头,包斩和苏眉又叫来几位民警,在“土肥圆”的指认下,大家在工地上找到了这名搬砖大叔,民警当场将其逮捕。

  搬砖大叔辩解道:我干啥了?

  “土肥圆”说:你摸我。

  搬砖大叔说:小妮,是你让我摸的。

  搬砖大叔和“土肥圆”的说法有些不一致。

  学校有一片施工工地,“土肥圆”声称,晚自习后,她偶然看到搬砖大叔猥褒一个小女生,她就跑过来解救,小女生趁机逃跑,搬砖大叔就把魔掌伸向了她。

  搬砖大叔说:这些学生可坏了,他们偷工地上的铁扣件,以前逮住过两个男生,今天又有个女生来工地上偷东西。

  经过分别审讯,包斩和苏眉搞清了事实。

  搬砖大叔怀疑一个小女生来工地上偷东西,就质问她,把她推倒了,恰好被“土肥圆”看到。“土肥圆”以为搬砖大叔要强奸小女生,就跑了过来,小女生趁机跑掉了。

  “土肥圆”并没有离开,而是向搬砖大叔走了过去,她当时的心肯定怦怦直跳,觉得搬砖大叔会非礼她,也许,她内心里一直渴望着色狼的出现。

  她径直走到搬砖大叔面前,假装要晕倒,一副娇弱无力的样子,她说道:抱住我。

  搬砖大叔四下张望,眼神有些惊慌,“土肥圆”快要倒下的时候,搬砖大叔抱住了她,一连声问道:咋了,你这个小妮?

  “土肥圆”说:摸我。

  搬砖大叔犹豫了一下,心中狂喜,伸出手在她背上抚摸了几下,看她没有抵抗,就把手滑向了她的裤裆处。“土肥圆”穿着牛仔短裤、黑丝袜、白色运动鞋,搬砖大叔的手伸不进去,就在她丝袜大腿上胡乱摸着,同时激动地吻住了她。

  “土肥圆”转头避开,提示说:抠我。

  搬砖大叔问道:哈?

  “土肥圆”娇喘着说:抠我下面。

  搬砖大叔愣了一下,心里有些害怕,转身走开了。

  “土肥圆”不知道是出于气愤还是别的什么心理,一跺脚,就去报了案。

  苏眉说:我觉得,这位大叔有点儿冤。

  一个民警说:反正他摸了,先带回局里去吧,要是没什么大事就批评教育一下再放了。

  包斩说:我奇怪的是,那名小女生是谁,晚自习放学后独自来工地上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