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车开奖记录|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卷 变态校园 第四十八章 鲜血被子

第十卷 变态校园 第四十八章 鲜血被子

  “土肥圆”描述,那名小女生个子很矮,应该是初一的学生。

  包斩和苏眉立即展开走访,根据衣着和体貌特征,很快査到这名女生叫小萱妹,只有12岁,奇怪的是放学后并没有回宿舍,而是去了工地。根据她的室友反映,几天来,小萱妹都魂不守舍,非常可疑。

  其中一位室友是小萱妹的闺蜜,俩人一起长大,一起进入这所寄宿初中。

  闺蜜说:小萱妹是杀人犯!

  苏眉说:不是吧,她只有12岁。

  闺蜜说:你自己看。

  闺蜜掀开小萱妹床铺上的被子,被子和床单上都有血迹,已经干涸了,呈现一片淡红色。

  这时,大家回头,小萱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寝室,已经听到了闺蜜说的话。

  包斩和苏眉把其他人支走,寝室里只留下小萱妹。

  苏眉问她被子上的血是怎么回亊。

  小萱妹嘴一撇,突然哭了,她说: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好吗,姐姐?

  苏眉向包斩使眼色,包斩知趣地离开寝室,关上门,躲在门外偷听。

  小董妹穿着一件有卡通图案的连衣裙,眼如秋水,肌肤似雪,这个漂亮的小女孩只有12岁,她不戴胸罩,里面穿着小背心,奇怪的是下身却穿着一件秋裤,显得不伦不类。她告诉苏眉,自己流血了,已经流了好几天了。

  苏眉明白了什么,说道:你是第一次来大姨妈吧?

  小董妹的眼睛蓄满泪水,疑惑地说道:我没有大姨妈。

  苏眉笑起来,耐心地告诉她,每个女人都会来月经,流血几天是正常的。随后,苏眉教她怎么把卫生巾贴到内裤上。小萱妹摊手,说自己没有内裤穿了。因为内裤上有血,她悄悄扔掉了。这名小女孩第一次来例假,很害怕,不敢告诉任何人,连续几天都盖着带血的被子,换了几条内裤都被血染红了,她不好意思把血内裤扔到学校的垃圾桶里,就扔到了工地上。

  苏眉说:那个搬砖大叔没有欺负你吧?

  小萱妹摇摇头说:我没有偷铁,那大叔把我推倒了。

  苏眉问:那你是怎么说的呢?

  小萱妹说:好痛哦!

  苏眉把包斩叫进来,对他说道:哎呀,这小妹妹纯死了,太纯洁了,被怪叔叔推倒在地,这小女孩只是说好痛啊,而不是问干什么。

  包斩叹息说:这么小的孩子就住校。

  小学生都是父母接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进入寄宿初中后,离开家,突然一下子要独立生活。自己洗衣服,每天6点起床,晚上失眠,上课时发呆,想象着电风扇会掉下来,斩掉同学的脑袋。每天都度日如年,盼着周末回家,无聊时,掏出小手机看一下时间,然后解锁,翻动几页功能表,又锁屏放回兜里。

  女生宿舍里的矛盾比女生的头发都多,而且似乎永远没有解决的办法。

  每个女孩都记得第一次来大姨妈的时候,多么无助、惊慌、难以启齿。

  小萱妹眼圈一红,低下头又哭了,很心酸地提起自己的闺蜜:她说我是杀人犯。

  苏眉弯下腰说:姐姐相信你。

  小萱妹委屈地说:其实有的时候我好讨厌她。

  苏眉握住她的手说:为什么呢,小女孩?

  小萱妹说:她会在我背后说我坏话,然后,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扭头又来和我玩儿。

  苏眉捏捏她的小脸蛋说:你这小女孩,可爱死了,纯死了。

  小萱妹说:我的闺蜜,不爱我,可是……

  苏眉问道:可是什么呢?

  小萱妹说:可是,我还爱她,还想和她玩儿。

  苏眉摸摸小萱妹的头,说:那你就告诉她,你还爱她,你喜欢和她玩儿,是她误解了你,如果妯还不理你,你就换个人做好姐妹。

  包斩说: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去警务车里找我们。

  包斩和苏眉回到警务车时,画龙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回来了。苏眉说起小萱妹扔内裤的事,画龙哈哈大笑,问起苏眉第1次来例假是怎么处理的。苏眉说声讨厌,矜持了一下,随即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初潮时如何淡定,感觉自己长大了,很兴奋,去偷妈妈的卫生巾。

  包斩一直在思考,他想起了什么,猛然说道:两个学生曾经盗窃过工地上的铁扣件。

  苏眉说:这和咱们的案子有关吗?

  包斩说:咱们的侦破方向一直围绕着情杀,我觉得不对劲儿。

  画龙说:小包,我也觉得咱们该换个方向,按照谋财害命的杀人动机査起。

  包斩赶到公安局,那名搬砖大叔已经被警方教育一顿放走了,包斩又回到学校的工地,详细询问,可惜搬砖大叔想不起两个学生小偷的名字,就连长相都无法说清。包斩到学校保安科调査,保卫科长査询处理记录,终于找到了两名盗窃工地铁扣件的学生的名字。

  他们正好是死者李聪昊的室友:乐乐和程贝扬。

  乐乐和程贝扬从睡梦中被叫醒,画龙用一副手铸将两个人铐上,他们一脸惊慌,不知所措。宿舍里的陈沧海也被惊醒了,大声嚷嚷起来,画龙警告他别动,留下一名民警讯问陈沧海,乐乐和程贝扬被带走了。

  经过审问,乐乐和程贝扬坦诚了盗窃一事,但是声明他们是盗窃未遂。

  几个月前,乐乐和程贝扬想买iPhone4手机,但是没钱,他们就想盗窃工地上的铁扣件卖钱。可是刚搬起装有铁扣件的袋子,就被工地上的农民工抓获了。盗窃前,他们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乐乐说:偷铁,偷到何年何月才能买得起iPhone4手机呀。

  程贝扬说:不偷铁,咱只能卖肾了。

  乐乐说:要不就找李聪昊借钱吧,反正他不差钱,他玩游戏都花了不少钱了。

  程贝扬说:我可不好意思张口,上次借他的钱都没还呢。

  乐乐说:实在不行,我和家里要钱,撒谎呗。

  程贝扬说:咱们偷点儿铁,换点儿钱,再找家里要点儿,买一部手机,轮流用。

  乐乐说:对,我的就是你的。

  乐乐和程贝扬的嫌疑上升到首位,警方将他们俩暂时关押。李聪昊被杀当晚,他们俩声称自己在宿舍睡觉,但是没有人能够证实,两个人有可能因为勒索钱财,或者绑架受害人未果,将其杀害灭口。

  包斩、画龙、苏眉三人连续审问了一夜,两个人口风甚紧,始终没有露出马脚。

  梁教授也看了一下审讯笔录,他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第二天,苏眉隐隐约约觉得这两名男生可能是同性恋,经过审讯攻坚,俩人承认了这点。他们平时掩饰得很好,就连室友陈沧海都没有发现,学校里的其他学生也不知道他们的这个秘密。

  画龙说:这么小的孩子,初三男生,竟然搞同性恋?

  苏眉说:GAY(男同性恋)吧,还有拉拉(女同性恋)吧,都是90后少年,18岁以下的GAY和拉拉非常多。

  包斩说:校草李聪昊会不会也是同性恋,他们三人因为争风吃醋……不对啊,李聪昊和校花发生过关系。

  苏眉说:这个需要咱们进一步调查,李聪昊也许是双性恋呢!

  第三天,职业中专和实验中学两所学校开始流传凶手已经落网的消息,乐乐和程贝扬被警方拘捕,两天没来上课,使学生们更加相信他们杀死了李聪昊。

  晚自习放学后,职业中专学校里,又一起人命案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