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首尾和值走势图|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卷 变态校园 第五十章 虚拟世界

第十卷 变态校园 第五十章 虚拟世界

  两名凶手的名字是:陈沧海和坏姜。

  画龙带领一队公安民警逮捕了陈沧海。

  梁副局长率人抓捕了职业中专那名外号叫做坏姜的男生。

  审讯分别进行,梁教授和梁副局长对坏姜进行预审;画龙、包斩、苏眉三人负责审讯陈沧海。坏姜一脸无辜,认为警方抓错了人,陈沧海有些惊慌,感到很意外。

  李聪昊遇害后,警方在学校里作了大范围排査,每个学生都要提供自己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明。李聪昊的室友陈沧海声称自己在网吧上网,有个叫坏姜的、同学可以证明。警方当时也去网吧进行了核实,网吧老板提供了两人用身份证登记的上网记录。从表面上来看,李聪昊被杀害时,陈沧海和坏姜都在网吧上网,这使得警方将他们排除在嫌疑人名单之外。再加上学生众多,第一次排査和第二次排査的人数对不上,警方白白耗费了大量时间。

  校花被人勒死,又移尸到女生厕所,伪造成上吊自杀的假象。

  梁教授从白冰娅的裙子上找到了破案的突破口。死者白冰娅的裙子上沾染有几处细小的污渍,经过化验,发现这些都是菜渍,而且种类繁多。有同学证实,她是在晚饭后换上的新裙子。梁教授推测,裙子上的菜渍应该是凶手沾染上的。凶手穿着一件油腻腻的外衣,很可能是职业中专烹饪专业的学生。然而,老师说,按照规定,烹饪学生在炒菜时必须穿戴厨师衣帽,只是有的学生出于懒惰,连围裙也不系。这样就大大缩小了排査范围。梁教授安排警员,挨个儿询问。坏姜就是烹饪专业的学生,当天没有穿戴厨师衣帽,校花遇害时,他声称自己在网吧上网,陈沧海可以证实。

  两名受害人遇害时,陈沧海和坏姜都在网吧上网,梁教授产生了怀疑。

  通过调看网吧门口的监控录像,梁教授直接锁定了他们一监控录像显示,陈沧海和坏姜离开过网吧,但是他们的电脑都没有下线。

  梁教授问道:这段时间,你们去了哪里?

  坏姜回答:我们出去吃了点儿东西。

  梁副局长问:吃的什么,在哪儿吃的,有谁能证明?

  坏姜的头上开始冒汗,结结巴巴地说:吃的烤羊肉串,喝了几瓶啤酒。

  梁副局长拍桌道:还敢撒谎,你嘴里根本就没酒味,我去找个酒精测试仪,你吹一下,就像交警测试醉驾一样,你喝没喝酒,立刻就能知道。还有,烤羊肉串的摊子在哪?

  坏姜战战兢兢,低头不语。

  梁教授说:我猜,你是帮凶,对不对?陈沧海勒死的白冰娅,而你当时是紧紧抱住她,所以,你衣服上的菜渍沾到了她裙子上。

  另一个审讯室里,画龙、包斩、苏眉三人正在审问陈沧海。

  陈沧海态度顽强,回答问题谨慎,还质问警方为什么乱抓人,情绪有些激动。画龙三人冷冷地看着他表演,琢磨着怎么突破他的心理防线。

  陈沧海问道:你们觉得我杀了人,有证据吗?

  包斩说道:没有证据,我们怎么会把你抓来。

  画龙威胁道:你最好老实点儿,这样能少吃苦头。

  陈沧海说:还有,我为什么要杀人?

  苏眉说:你玩网络游戏吧?

  陈沧海犹豫了一下,说道:很少玩游戏,我上网都是看电影、听歌。

  苏眉说:李聪昊和你玩的同一个游戏吧。乐乐和程贝扬说起过,李聪昊玩游戏花了不少钱了。

  陈沧海面色惊慌,不知怎么回答,看来苏眉击中了他的软肋。

  苏眉紧追不舍,问道:李聪昊那些值钱的游戏装备哪儿去了?

  陈沧海面色惨白,一连声回答: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我不知道。

  包斩说:我们有证据,只是,这证据不是现实世界的东西。

  梁教授和梁副局长都是精明干练的老警察,审讯经验丰富,坏姜最先交代了犯罪过程。几天后,陈沧海也顶不住心理压力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这是一起抢劫杀人案!

  只是,他们抢劫的不是现实生活里存在的东西,而是网络游戏中的衣服、首饰、武器、骑宠等装备。

  网络游戏里的生活可以视为虚拟世界。

  这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空间,有多少孩子沉迷其中,荒废了学业,甚至不惜行凶杀人,血淋淋的真实案例举不胜举。15岁的少年袁闻为买游戏装备去行窃,被发现后虐杀5岁男童。16岁少女小倩痴迷网游,沦为卖淫女,因为游戏纠纷,喊人砍死玩家。20岁青年谢某为筹钱玩游戏,锤杀了自己的爷爷奶奶。

  在网上,有一段广为流传的QQ聊天记录,可以看出,这是一对恋爱了两年的情侣:

  狗剩子16:42:02

  是我对不起你,耽误了你两年的青春。

  狗剩子16:43:06

  其实,那时候游戏迟迟不更新,我也没玩儿下去的意思,才追你和你交往的。现在开始更新了,我想回去玩儿,别人都满级了,我还没玩儿呢。

  狗剩子16:45:57对不起你,我辜负了你。

  狗剩子16:46:04原谅我未完成的承诺。

  可口可乐16:46:32一个游戏难道比我还重要吗?

  狗剩子16:46:35对不起。

  可口可乐16:46:45我想知道为什么?

  狗剩子16:46:54对不起,为了部落。

  在天涯社区,一个网友这样写道:

  我读初三的时候,特别喜欢玩网游,由于旷课太多,老师把我妈叫到学校,然后老师对我妈说网络游戏的危害,希望我迷途知返。我妈是农村妇女,根本听不懂什么是网游,说到游戏中的装备,我妈就问我,那些装备是不是都放在宿舍里了,我先拿回家,你在这儿好好儿读书……当时我就不争气地哭了,现在码字的时候也哭了。

  陈沧海和坏姜因为抢劫游戏装备而杀人,他们准备了匕首、塑料薄膜、胶带等作案工具。陈沧海将室友李聪昊骗至教学楼顶,暴力胁迫他交出游戏账号和密码。坏姜去网吧验证密码真假,陈沧海守候在楼顶。为了防止李聪昊抵抗,两人用塑料薄膜将其密密缠绕,然后搬到一张桌子上,陈沧海又将李聪昊的长发绑在篮球架上,用胶带固定。坏姜从网吧验证完畲码,俩人用剩余的塑料薄膜包裹李聪昊的脑袋,在外面缠上胶带,看着李聪昊窒息死亡后,俩人最后抽去了他身下的桌子。

  尸体吊在教学楼顶的杂物堆里慢慢腐烂,那些天里,陈沧海和坏姜疯狂地玩着游戏。

  案发后,他们躲过了警方的排査,乐乐和程贝扬被抓走,特案组把“土肥圆”列为重点调查对象,这些都使用他们兴奋异常,认为自己策划的凶杀天衣无缝,不会败露。

  可是,有一天,两个人就像见了鬼似的,大惊失色,他们杀死的人竟然又出现。

  李聪昊的游戏角色突然出现在游戏里,两个人觉得万分恐怖,后又感到好奇。李聪昊在游戏公共频道里询问自己的装备哪儿去了。陈沧海和坏姜有些害怕,两个人正想下线的时候,李聪昊给陈沧海发来一句话:在吗?

  陈沧海问道:你是谁?

  李聪昊说:不是本人,我是他女朋友。

  陈沧海说:哦,我有事得下了。

  李聪昊说:等等,你先别走,陈沧海,我有事问你。

  陈沧海说:你怎么知道我是陈沧海。

  李聪昊说:他以前带我来网吧玩过游戏,告诉过我游戏密码,我见你们一起练过级。

  陈沧海说:我有急事。

  李聪昊说:你知道他身上的装备哪儿去了吗?

  陈沧海说:这个……不知道啊。

  李聪昊说:你要不说,我就让警察帮忙找,

  陈沧海说:……

  李聪昊说:他和我说这些装备值十几万呢。

  陈沧海说:哪有这么多,现在都贬值了,好吧,我告诉你,他让我帮他卖装备,现在他死了,我也不知道把钱给谁,你身边就你自己吗,还有人知道你上这个账号吗?

  李聪昊说:卖了多少钱?就我自己。

  陈沧海说:卖了不到十万,我没想要这钱,你知道,他死了,我也没想独吞。

  李聪昊说:我是他女朋友,这钱该归我,至少分一半给我,你要不分钱给我,我就告诉聪昊的家人,人家也会来找你要钱的,你一分也得不到,还不如给我一半呢。

  陈沧海说:好吧,我分给你五万,这事你谁也别告诉,要不他家里会把钱要回去的。

  李聪昊说:你放心,我不和任何人说,你把钱打到我银联卡的账号上。

  陈沧海说:那不行,万一你是冒充的呢,我得把钱当面交给你。

  李聪昊死后,白冰娅登录了他的游戏账号,这个贪钱的女孩想要悄悄卖掉游戏装备,结果发现装备不见了,就在游戏中问起陈沧海,陈沧海谎称分钱给她,约好晚自习放学后在女生宿舍楼顶见面。

  校园里流传凶手已经落网的消息,学生们认为被警察抓走的乐乐和程贝扬就是凶手。所以,白冰娅放松了警惕,再加上她与陈沧海接触过几次,不算陌生,陈沧海又装作无奈分钱给她,使她更加深信不疑。

  陈沧海和坏姜担心事情败露,一不做二不休,在宿舍楼顶将白冰娅勒死。

  等到宿舍楼熄灯之后,女生都睡了,两个人将尸体抬到厕所里,吊在水箱支撑架上,伪造了自杀的假象。无论是杀人还是抬着尸体经过女生宿舍的走廊,整个过程他们丝毫没有感到恐怖,陈沧海表现得很冷静,坏姜嬉皮笑脸地说:我得抱抱她,她是校花呢。

  白冰娅悬空吊着,坏姜身材矮小,就像爬树一样爬到女尸的身上,双腿紧紧夹着她的腰,兴奋地磨蹭了几下,在空中达到了高潮。

  陈沧海说:她要是不贪财,不向我要钱,而是直接报警,她也死不了。

  画龙说:你们杀人灭口,你们能跑得了吗?

  陈沧海说:唉,收不住手了。

  苏眉说:从杀死白冰娅,到抓住你们,只用了一夜。

  包斩说:“土肥圆”怀孕了,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她。

  特案组査看了“土肥圆”的QQ空间,里面有一段文字:

  我的空间说说和日志,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都是为你而写,可是你从来不看,我每天无数次地打开自己的空间,多么想看到访客记录中的你,可是,你没有来。

  你听到我空间里的歌曲了吗?那么悲伤,那么无奈。

  你只爱美丽的容颜,你的风花雪月转瞬即逝,你没有看见吗?我站在风里,站在雨里,站在雪地上,等候了你很久很久。

  你不会懂我第一次见你时的感受,就那一眼,我的目光就再没能离开过。我遥望你的背影无数次,那个站在你背后咧嘴花痴般笑的人是我,那个抱着娃娃睡觉的傻女孩是我,那个为了你而努力减肥的人是我。

  你参加学校运动会的长跑,我买了两个雪糕站在赛道边等你,雪糕要化了,为什么你还没有向我跑来,我也快化掉了,一切还来得及吗?

  每当下雨,每当我打伞,都会想起你。我的眼睛为你下着雨,心却为你打着伞。

  你知道吗,我减肥不是让自己漂壳,而是为了让你爱上我。

  为了减肥,我每天就吃一点点水果。每当我有虚脱感时我就告诉自己,你喜欢苗条的女生,只要我再瘦几斤,就会变成瓜子脸。等我变得漂亮的时候,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我只是想让你多看我一眼,哪怕只有一眼。

  我空空如也的无名指永远在等待你的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