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冠军单双预测|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十四章 艺术盛宴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十四章 艺术盛宴

几天后,一年一度的艺术节隆重开幕。

送庄艺术节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文化艺术节,囊括海内外诸多艺术作品,通过各种展览、学术讲座展示当代艺术。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具有艺术博览会的规模。开幕当天,众多记者云集,还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一些艺术家和游客。

本届艺术节,行为艺术被严格限制。

主办方和当地居委会贴出了公告,加强了安保力量,各展厅和场馆禁止任何行为艺术。

特案组四人扮成游客,也来欣赏这当代艺术的饕餮盛宴。

苏眉有些失望的说:我很想看行为艺术啊,这下他们都不出来了。

黄副书记推着轮椅上的梁教授,说:那些行为艺术家都很大胆的,他们不会过这个展示自己的机会。

梁教授说:大家提高警惕,凶手也许已经出现了,监视人员全部到位,让他们每人负责一片区域。

黄副书记安排了很多便装警察在大厅和各展馆中秘密观察,重点注意是否有场馆展示琥珀或者其他树脂工艺品,雕塑馆和几家艺术工作室是重点监视对象。

展厅门前一阵喧闹,第一个行为艺术家出现了。

此人是个长发男子,头戴铁箍,腰缠豹纹围裙,手里的竹竿上还绑着网兜。他被几个保安从展厅里抬了出来,粗暴的扔在门前的水泥地上。

这个行为艺术家扮演的是孙悟空。

孙悟空喊道:二位小妖,我丢失了我的筋斗云,我要捕云,还请行个方便。

孙悟空站起来,举着网兜,想再次闯进展厅。

两个保安将孙悟空拽住,一阵拳打脚踢,一位保安用膝盖折断了竹竿,另一位保安骂道:狗日的神经病,你还捕云呢,你捕个屁给我看看。

苏眉说:行为艺术,还挺好玩的,孙悟空蛮搞笑的嘛。

画龙说:咱们四个人,西游记里取经的也是四个人,我觉得我才是悟空,小眉你是八戒。

梁教授笑着说:我们去捉妖精。

苏眉说:梁叔,你好坏哦,你也说我是猪八戒,我做沙和尚,小包,你做八戒好不好?

包斩说:呃……好吧,反正是开玩笑。

展厅很大,分为七个展馆,门口有工作人员把守,行为艺术家混进来的可能性不大。在大学生设计展区,有两个穿红色旗袍的礼仪小姐正在分发礼品,一个礼仪小姐对苏眉说:你好,这是主办方赠送给您的免费礼品。

苏眉笑吟吟的接过一个礼品盒,说声谢谢。

画龙伸手想要一个礼品盒,礼仪小姐笑着说:不好意思,我们只赠送给女人和儿童。

礼品一会儿就被分发完毕,两个礼仪小姐随即离开。

苏眉打开礼品盒,里面居然装着一只毛茸茸的小鸡,站在盒子里,像是黄色的小绒球。

苏眉说道:好可爱哦,小鸡,你饿了吗,你怎么不叫呢?

大家看到,小鸡嫩黄的嘴角被一根棉线绑着,苏眉解开棉线,小鸡唧唧地叫了起来

梁教授说:上当了啊!

包斩说:难道,这也是行为艺术?

黄副书记说:那两个礼仪小姐肯定是行为艺术家,想表达的思想应该是——小鸡就是小生命,赠送给女人和儿童,每个接受者都会做出选择,面对一个问题,是对这个小生命负责还是将其抛弃。

画龙说:小眉啊,看你怎么办?

苏眉说:画龙哥哥,这只小鸡多可爱,你帮我拿着好不好。

画龙说:我可不上当,这麻烦可别给我。

苏眉说:哼,大不了我带回去,在特案组办公室养鸡,每天早晨打鸣吵死你们。

大学生作品展区旁边是美术馆,人流最多,一些被抛弃的小鸡在画廊中奔跑着,有的小鸡已经被人踩死了……

特案组逛完美术馆,又看了很多雕塑作品,没有什么发现。展厅的监控系统被警方接管,电子探头遍布每个角落,也没有看到和琥珀童尸案有关的可疑人员。

艺术节第一天结束了,展馆关闭,特案组有些失望,只能期待明天。

天色黑了以后,一些行为艺术家聚集在展馆外面的空地上,热闹非凡,空地上点着几盏造型奇特的灯。灯的制作者向记者描述自己的作品,这些灯的油来自于美容院,是用美女减肥抽出的脂肪制作而成,人油灯被制作者命名为“阿拉丁神灯”,可以许下三个愿望。

空地旁的树林里挂着几个行为艺术家,他们用钢钩从自己背上扎进皮肤,像卖猪肉一样,把自己给悬挂起来。

树林边停着一辆拖拉机,有个人躺在车底下用铁扳手不断的敲击,声音将记者吸引过来,几个行为艺术家深沉的站在拖拉机面前,其中一人思考了半天问道:老兄,你这个作品想要表达什么?

车底下的那人答道:我他妈车坏这儿了,正修呢。

警方密切关注着每一个行为艺术家,包斩跟踪着那个夏天穿羽绒服的光头男子,这时传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保洁员在已经封闭的展馆内发现了很多幅琥珀照片。

琥珀中有一颗人头!

那是刘明的头,他的眼睛睁着,眼神迷茫。

照片是用手机拍摄,尽管像素不高,但可以清晰的看到——照片中,琥珀人头的制作工艺非常精湛,晶莹剔透,琥珀里的人头纤毫毕现,栩栩如生。

这些照片被人贴在卫生间隔板门上,每个大便的人都可以看到。照片上还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这说明制作者想要出售自己的作品。

那么多游客不可能看到艺术节的每一副作品,但他们都会去卫生间。

卫生间没有监控,马桶前面的位置被主办方忽略了,却被人有效的利用了起来。那个贴照片的人也许会感叹:最好的作品只能贴在艺术展馆的洗手间里。

很显然,贴照片的人就是凶手,制作琥珀人头的目的是用来出售。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居然还留下了自己的联系电话,特案组立即通知电信部门,对这个号码展开调查。艺术节当天,打进这个号码的人有几十个,甚至还有海外的电话,看来很多人在厕所看到照片后,对这件艺术品很感兴趣,想要购买或者问价。

苏眉对这个号码进行地理定位,希望尽快找到凶手,包斩却无意中发现到了一个捷径。

那个夏天穿羽绒服的光头男子花钱找了一个失足妇女,竟然在树林里公开表演性行为,警方当场将其拘捕。包斩翻看了光头男子的手机,通讯录中竟然有琥珀人头照片上的电话,号码的主人叫:马克。

特案组立即对光头男子进行突审,梁教授问道:你手机上的马克,是你朋友?

光头男子说:算是同行吧,马克也是行为艺术家。

梁教授问:你知道他住哪儿吗?

光头男子说:距离这儿不远,我去过。

黄副书记说:这样吧,你带我们找到他,你犯的事也不严重,我们可以考虑释放你。

光头男子说:马克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你们想要我戴罪立功,我可以带你们去找他,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不要什么释放,你们就拘留我吧,我想要的是……拘留几天,把我释放,你们对外界说我越狱了……这样我也能出名!

特案组四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

光头男子摘下眼镜说:我都准备好了,打野战只是我行为艺术的第一步,你们看,这眼镜架是一把伪装的蓝刚小锯,我本来就打算越狱,既然你们有求于我,我就不用真的越狱了。

警方在光头男子的带领下,很快就找到了马克的住处。

那是一个树脂工艺品厂,距离宋庄不远,因为已经倒闭,警方在排查时并没有引起重视。这个厂子涉及官司,被法院封存,院里长着荒草,车间贴着封条,仓库里还有些原材料,工人早已解散回家,宿舍闲置在那里。

马克曾在树脂工艺品厂打工,厂子倒闭后,他没有回家,白天在街头表演行为艺术,晚上依旧住在宿舍里,有时也会悄悄地带朋友来这里过夜,光头男子曾经跟随马克翻越厂子的砖墙,在这里住过一个晚上。

画龙和几名武警拘捕马克的时候,马克正在宿舍里和一位港商进行交易。港商前来购买马克制作的琥珀人头,双方砍价还价,因为不断的有人给马克打电话表示想要购买,最终港商以十一万的价格谈成这笔生意。

琥珀人头就放在宿舍的床上,床底下发现了刘明制作的琥珀人手、琥珀脚丫、琥珀心脏。

审讯中,马克非常淡定,他承认自己制作了尸体琥珀,但是否认自己杀人。

梁教授问道:难道刘明是自杀?

马克回答:你说的没错,他就是自杀,他自愿捐献尸体给我,我有他写的捐献协议。

画龙说:放你妈的屁,那小孩子叫什么,也是自杀?

马克说:你说那个小孩啊,你们发现了是吧,那小孩叫细娃儿,孩子他妈以前也在这厂里打工,后来,厂子倒闭了,孩子他妈就在一家拉面馆传菜,细娃儿是私生子,不是自杀。

包斩问:细娃儿是怎么死的呢?

马克说:孩子他妈说是中煤气死的,让我帮忙找地方给埋了,这点是我做的不对,我制作成了琥珀,我只是想试试能不能把人制作成琥珀。

苏眉说:你少胡搅蛮缠,撒谎是没用的,孩子他妈呢,那拉面馆在哪里?

马克说:孩子他妈和拉面馆的一个伙计私奔了,不信的话,我带你们去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