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二十九章 瓶装眼珠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二十九章 瓶装眼珠

  那只恶狗呲牙咧嘴,发出威胁的低吼声,它从外面叼回来一根人骨头,还连着半个沾泥的脚后跟。包斩壮着胆子去捡骨头,恶狗猛地窜过来咬住了包斩的裤脚,不停的扭头撕咬,苏眉吓得叫起来,画龙瞅准时机,飞起一脚,踢在狗头上,那狗负痛嗷嗷叫着跑出了院门。

  苏眉关切的问:包子,你没事吧,要不要去打针。

  包斩没有受伤,只是裤腿被狗撕扯烂了,他摆手说不用。

  大家一起查看地上的人骨头,脾气暴躁的李老汉冷静下来,嘟囔着说:晦气,狗爪子从哪个坟头子里刨出来的死人骨头。

  当地实行火化已经多年,有人去世,装在棺材里的一般是骨灰盒,很少会将遗体埋入地下。狗叼回来的人骨还连着尚未腐烂的皮肉,这说明死亡日期并不太久,结合近期发生的一系列少年失踪案,两者之间很可能有所关联。

  画龙等人将李老汉带回警局,几名干警在李老汉家进行了搜查,但一无所获。

  李老汉脾气倔强,毛警官审讯时动用了私刑,老汉突然中风,幸好抢救及时,并无大碍。

  画龙问毛警官:你打他干嘛,老头那么大岁数了。

  毛警官讨好的递上一根烟,说道:就算他不是犯罪嫌疑人,他家狗还咬了包斩同志呢。

  李老汉无法说出自家的狗从哪里叼来的人骨头,警方在他家也没有发现可疑之处。老汉供述了几十年前和邻居章田氏“易子而食”的事,说到最后,老泪纵横。

  因为饥饿,他们的孩子饿死了,吃自己孩子于心不忍,就互相交换着吃。

  凶手又在哪里呢?

  当你试图去了解这个国家的时候,你就已经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梁教授下令将人骨与失踪者家属进行DNA比对,案情很快有了重大突破,鉴定结果显示,李老汉家的狗叼回来的那根骨头来自于失踪者韦关!

  那只恶狗自从被画龙踢了一脚后,就不知去向。

  梁教授调集警力,以章合村为中心,在周边区域寻找埋尸地点。

  近百名公安干警在田间地头和桥下河边进行了广泛搜寻,特案组四人也加入了队伍。梁教授指示说:大家重点找找新近的填埋痕迹,还要看看哪里被狗刨挖过,下面可能埋着尸体。

  画龙和苏眉都拿着木棍,一边说笑一边在菜地里搜寻。

  画龙说:有蛇!

  苏眉说:哪有嘛,讨厌,你吓唬人,我可拿着武器呢。

  画龙说:小样,揍不哭你,你还穿高跟鞋,走在菜地里,不怕崴脚啊。

  苏眉说:没有来得及换鞋子,再说,高跟鞋可以试探土层硬度,便于寻找埋尸地点。

  画龙说:小眉,你踩到狗屎了。

  苏眉低头看,鞋跟上有一截黑乎乎的狗屎,她厌恶的用棍子戳了下来。两个人突然想到,踩到狗屎,说明有狗出没,李老汉家的狗可能就是从这菜地附近挖出来的尸骨。他们向梁教授进行了汇报,包斩带着几名干警过来了。

  包斩第一个找到了埋尸之处。

  他站在菜地边一株高大的野草前面,长得这么高的草很罕见,草有一人多高,叶片大如蒲扇,根茎粗壮,周围丛生着一些同样的野草,只是很低矮,不如这株草高大、吓人。他看着地面说:挖吧。

  这株草长在尸体上,须根从眼眶里伸进去,从嘴巴里出来,侧根穿过肋骨深入地下,白色的根系密密地缠绕着一具尸骨。

  尸体成为这株草的养分,所以它生长的粗壮高大。

  几名干警费了半天劲,终于把尸骨连同上面的草一起挖了出来,人们发现,尸骨下面,还有一件青色的秋裤。

  梁教授觉得这件秋裤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

  毛警官问道:菜地是谁家的?

  村主任说:这是村里章右民的菜地。

  梁教授想起,他曾在章合村村口和几个老人闲聊,其中就有这个叫章右民的人。当时,章右民穿着一件长袖上衣,前胸有鸽子绕树飞翔的图案。上衣和尸骨下面发现的秋裤颜色一致,都是青色。

  毛警官问道:章右民多大岁数?

  村主任想了一会儿说:他是1955年出生,快60岁了。

  毛警官说:会不会是别人把尸体埋在菜地边的?他都快60岁了,有能力杀死小青年吗?

  村主任介绍,章右民年轻时就杀过人,1978年,章右民在瓦窑厂干活,跟外村一个十多岁的小孩玩得很好,那个孩子就跟他回家里住。他半夜把人杀了,四肢折断,尸体扔到了河埂上。章右民判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坐了19年的牢,1997年刑满释放回到村里,至今也不清楚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章右民无儿无女,在牢里的时候,父母就死了。

  他回到村里,家里的老房子早就坍塌,他用木头搭建了一个房子住。

  梁教授当即做出三点部署:

  一、章右民具有犯罪嫌疑,由便衣刑警对章右民进行秘密监控。

  二、尽快确认菜地里发掘出的尸骨的身份,让失踪者家属辨认那件青色秋裤。

  三、扩大搜寻范围,找到其他的埋尸地点。

  发掘出的尸体已经白骨化,有的家属因为时隔久远,已经想不起孩子失踪时的衣着。

  失踪少年杨喆的父亲向特案组提供了一条线索,这条线索也和章右民有关。

  杨喆父亲是最早怀疑章右民的人,2007年,他的儿子就是在章右民的小屋处失踪。他一直苦苦寻找了三年,儿子依然是下落不明。2010年12月的一天晚上,有个男孩下晚自习回家,章右民在背后用皮带勒住了男孩的脖子。男孩挣脱开,跟章右民厮打,另一个孩子听到声音跑出来帮忙,两个人一起把章右民按在地上。报警后,章右民辩称是跟孩子闹着玩,此后没有受到处理。杨喆父亲听闻此事,再次到公安机关反映情况,得到的答复是:这老头有点神经病,喝醉了。

  这条线索引起了特案组的高度重视,梁教授当即派出包斩、画龙、苏眉三人到章右民家进行调查。与此同时,警方在章合村附近一枯井及一圆形水坑内,又找到了几名被害人的部分尸骸、衣物及随身物品。

  案情令人极度震惊,当地村民纷纷跑出家门观看,为了防止群众拍照,警方不得不扯上警戒线,用布遮挡发掘现场。

  章右民并不在村里,而是在镇上文化公园的凉亭里下棋,负责监控的便衣刑警注意到,他的脸色有些反常。

  章右民的家就是用破木头搭起的黑棚子,上面盖着石棉瓦,四处漏风,还挂着几块破布,与周围邻居的漂亮楼房对比鲜明。

  一辆警车停在门前,村主任、画龙、包斩、苏眉四人从车上下来。

  大家忙碌了一天,没有顾得上吃饭,案情紧急,村主任只好买了几杯热豆浆。

  包斩说:家里没人,我们没有搜查证啊,怎么进去?

  画龙一脚踹开摇摇欲坠的木门,说道:哪那么多事呢。

  苏眉对村主任说:你可以做个见证人。

  院里放着一辆板车,土质地面坑坑洼洼,一个土坯小屋是厨房,泥皮剥落在地,厨房和堂屋的露天夹道有个空的狗窝,狗窝后的院墙角落放着一些啤酒瓶,有的瓶子里积了水,生了绿苔。透过墙缝,可以看到堂屋里有张木板床,上面的被子肮脏的难以辨认颜色,一些破烂衣服也堆在床上,屋里最值钱的是一台破旧的电视机。

  大家先到厨房查看,里面光线很暗,气味难闻,苏眉皱着眉,将豆浆杯放在木头案板上。

  村主任说,章右民经常推着一辆板车,从老宅到菜地,他平时喜欢养小狗,有时候在半夜里,会把电视音量调得很大,狗叫声也随之传开,也许是想遮掩什么。还有村民发现,有一天夜里,章右民在村口幽幽地坐着,一声不吭,看起来毛骨悚然。

  苏眉拿起豆浆继续喝,觉得味道有点怪怪的,喝着喝着,吸管就堵住了,打开杯盖,看到吸管上插着一颗圆形的东西,都被她吸的有点干瘪了。

  画龙说:奇怪,你的豆浆里怎么还有个汤圆?

  苏眉看了一眼,哇地一声吐了,那圆形的东西是一颗人的眼球!

  经过搜查,厨房的窗台上放着个酒坛子,坛子里用酒浸泡着枸杞、盘成圆形的小黄蛇、草参,还在里面赫然发现了十几个眼珠。苏眉放下豆浆时,杯盖滑脱,她就将杯盖和吸管拿在手中把玩,可能是老鼠将酒坛子里的眼珠叼到房梁上,刚巧又落到豆浆杯里……

  这些年,从来就没有人去过章右民的家,村民与他并不来往。

  泡着眼球的药酒坛子就堂而皇之的放在窗台上,碗橱的板壁上挂着腌好风干的人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