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微信群tianya|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三十三章 血腥玛丽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三十三章 血腥玛丽

  传说中,血腥玛丽是一个鬼魂的名字,也是一种全世界范围内广泛流传的通灵游戏。据说,独自走进一间黑暗的浴室,通过点蜡烛、念咒语等一系列动作,就能召唤出血腥玛丽。

  如果你希望求助于Bloody Mary的邪灵,可以跟着以下步骤来做:

  1、独自一人进入浴室,记着,不要带其他人进去。

  2、锁上浴室门并关掉电灯。

  3、面向镜子,并在镜子与你之间点燃蜡烛,或在镜子的两边各点一枝蜡烛。

  4、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慢慢念“Bloody Mary”三次。

  画龙说:操蛋,封建迷信,能有人召唤出这玩意吗?

  苏眉说:我大学时玩过,失败了,玛丽阿姨超忙的,全世界那么多人每天都在召唤她。

  包斩说:召唤出,又怎么样,仅仅是好奇吗?

  苏眉说:可以在镜子上写下要杀死的人的名字,然后玛丽阿姨就会为你服务。

  梁教授说:镜子上写的是Bloody Mary,难道要她杀死自己?

  包斩说:如果镜子上的这行字是蓝可儿写的呢?

  苏眉说:那就太可怕了。

  梁教授说:立即查明镜子上的字是谁写的,谁在这个浴室进行了召唤邪灵的游戏!

  特案组迅速展开调查,询问了大丽花酒店的客房部,有个肥胖的女服务员负责在客人退房后打扫房间,据她回忆,这行字是蓝可儿之前的一个客人留下的。

  那客人是个大学生,退房后,蓝可儿就住了进来。

  镜子上留下的指印是胖服务员弄上去的,她打扫房间时发现了这行字,用手抹了一下,随后擦拭干净。很多客人都会将房间弄的乱糟糟,女服务员不以为意,所以没有做出汇报。

  这名胖服务员有蓝可儿房间的钥匙,她被嘉州警方列为犯罪嫌疑人,询问过多次。

  梁教授说:你懂英文吗?

  胖服务员摇了摇头。

  梁教授又问道:蓝可儿入住的那几天,你是不是进过这个房间?

  胖服务员生气的辩解道: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死人和我没关系,我是服务员,每天都会给各房间送水果和报纸,这个楼层每个房间的钥匙我都有。

  特案组根据酒店住宿的登记信息,查到这个大学生就在附近的一所高校,他叫左央。

  左央是个宅男,拒绝相信鬼怪的存在,认为根本就没有什么科学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这个富有探索精神的男孩想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诉大家,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他在天涯社区莲蓬鬼话论坛发了一个直播帖子,标题是:关于几种所谓恐怖游戏的亲身体验。

  左央在帖子里直播自己进行各种恐怖游戏的过程,并且详细写下了自己的体验。

  他进行的第一个游戏是在午夜点着蜡烛削苹果,不能把果皮削断,据说这样就可以在镜子里看到前世的自己。

  第二个游戏是在午夜时分,拿一碗米饭,插上三支香,放在十字路口。等到香烧完,再把饭吃下去,因为这时,米饭中已经注满了游魂野鬼的至阴之气,可以进入灵界之门。

  这两个游戏都失败了,召唤血腥玛丽是他进行的第三个恐怖游戏。

  左央平时住在大学宿舍,无法完成这个游戏,所以他和女友就在附近的大丽花酒店开了个房间,按照步骤,他在浴室里关了灯,点燃蜡烛,对着镜子默念三遍Bloody Mary,不知道自己的下场会怎样。根据传说,如果成功召唤出血腥玛丽,一对邪恶的红色眼睛会在镜子里出现,镜子有血液渗出,渐渐出现一幅皮肉被撕裂的面孔……然而,这些都没有发生,左央很失望,用女友的唇膏在镜子上写下Bloody Mary。

  第二天,左央退房离开酒店,蓝可儿入住这个房间。

  根据帖子连载的内容,左央后来又玩了“四角游戏”,还有“招鬼术”,很多网友留言劝他立即停止,不要再进行这种危险的游戏。左央回帖说自己一切正常,状况良好。不知为何,他突然停止了连载,整个人就像失踪了似的,没有在帖子里出现过。

  特案组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医院里躺着,脸色惨白,嘴唇发黑。

  医生诊断不出左央得了什么病,此前他一切正常,没有精神疾病,然而就在体验恐怖游戏之后,有时候,他突然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像瞎子一样眼前只有黑暗,然后慢慢的恢复正常。有一次,他过马路,看到马路上没有车辆和行人,安静的出奇。他也没有想什么就往马路对面走,要不是一个妇女好心拉住他,他已经被车撞死。

  画龙说:你也真是闲的蛋疼,去玩那些游戏,我们找你有点事。

  左央说:什么事,这段时间,我发生的事已经够多了。

  苏眉说:你入住大丽花酒店,是不是在镜子上写了一句Bloody Mary?

  左央说:是的,我用女友的唇膏写的。

  包斩说:你住在酒店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

  左央说:血腥玛丽是骗人的,不过,我倒是有一句忠告,对于神明以及灵魂,你可以永远都不去相信,但永远也不要亵渎与不尊重!说实话,这个游戏确实有点诡异,尤其是在烛光中,在浴室镜子里看到自己苍白的脸,我好几次吓的准备放弃,后来还是坚持完成了。做这个游戏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声音,兹兹拉拉的声音,我不太确定。

  苏眉说:是老鼠叫吗?

  左央说:更像是撕胶带的声音。

  经过调查,左央与蓝可儿案件无关,特案组返回大丽花酒店。

  苏眉在卫生间洗手,画龙、包斩、梁教授在外间讨论案情。

  苏眉心想,蓝可儿是不是被左央召唤出的血腥玛丽害死的,想到这里,她害怕起来,打量着空荡荡的浴室,似乎这个邪恶的鬼魂就在附近。

  梁教授说:蓝可儿死亡的第一现场,你们觉得在哪里?

  包斩说:这个房间可能就是第一现场,但是没有找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要不早破案了。

  梁教授说:那藏尸地点呢?

  画龙说:酒店的储物间、仓库,或者机房、通风管道,藏尸的地点多了。

  梁教授说:凶手对这个酒店非常熟悉,能够避开监控,藏尸半月,再抛尸在楼顶水箱。当务之急,我们还得重点排查酒店的每一个工作人员,还有常住客人,找到蓝可儿的衣服也至关重要。

  苏眉突然听到奇怪的声音,她把大家叫到浴室,侧耳倾听,可以很清晰的听到低吼声,还有撕扯胶带发出的兹兹拉拉的声音,这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

  画龙叫来酒店的服务员,据介绍,隔壁住着一个魔术师和女助手,他们在这个酒店住了好几个月了,每周在附近的剧院演出两次。

  胖服务员打开房门,画龙等人走进去,眼前的一幕让人震惊。

  房间里一片狼藉,地上有吃剩的饭菜,沙发上堆着衣服,几个装有魔术道具的箱子靠墙放着,床前的垃圾篓上还耷拉着一个使用过的安全套。苏眉在浴室里听到的交欢声,就来自眼前的这两个人。

  此刻,女助手被捆绑在椅子上,蒙着眼睛,魔术师手里拿着一把手枪。

  魔术师看到众人,说道:好嘛,来了几个观众,把门关上,靠墙站着。

  魔术师的枪口对着众人,一脸阴沉,看上去不像开玩笑,画龙等人只好按照他说的去做。

  魔术师说道:我用这把枪击毙了10个从大礼帽中变出兔子的垃圾魔术师,他们都该死,拙劣的演技是对观众的侮辱。椅子上那位,即是我的女助理,也是我的女朋友。那些讨厌老婆的人应该学习一下怎么把她变消失,今天我们选择另外一种消失的方式:枪击。这把枪,我敢保证是真的,如果不信,你们谁都可以试试。

  画龙说:哥们,把枪放下,我们是警察。

  魔术师说:你不能终止我的表演,好好看着。

  魔术师在房间的空地上放了个木头支架,将一面透明玻璃放在支架上,他站在玻璃后面,举起枪,瞄准绑在椅子上的女助理。

  大家正想劝他冷静一下,他果断开了枪,子弹击穿了玻璃,女助手的身体抖了一下,头歪向一边。

  枪响时,画龙冲了上去,将魔术师扑倒在地,夺下手枪扔到一边。

  包斩捡起枪,发现这是一把魔术手枪,外观看上去和真枪一样。

  女助手并未受伤,苏眉说,算了。

  画龙挥拳欲打,说道:你这不是欠揍吗,和我们警察开玩笑,非得揍烂你的脸。

  魔术师站了起来,包斩把枪还给他。

  魔术师解释说,这是他即将表演的魔术——魔术师开枪,击穿玻璃,女助理用牙齿咬住子弹。

  梁教授说:这个魔术太简单了,我都能揭秘,玻璃支架上藏着电子装置,开枪的瞬间,电子装置弄碎玻璃,造成子弹穿过的假象,助理假装中枪,事先就在嘴巴里藏好了弹头。

  魔术师有些懊恼,否认道: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

  梁教授说: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你。

  魔术师说:好啊。

  梁教授看了一眼魔术师的女助手,她的身材和蓝可儿差不多。

  梁教授说:如果你在这个房间杀死了女助手,你应该怎样避开走廊和电梯口的摄像头,搬运尸体到达楼顶,登上水箱,把尸体塞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