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是国家彩票吗|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三十四章 恐怖浴室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三十四章 恐怖浴室

  魔术师的警惕性很高,拒绝回答,同时抗议梁教授将他作为犯罪嫌疑人。

  特案组四人回到苏眉的房间,梁教授查看了嘉州警方对魔术师的询问笔录,蓝可儿失踪当晚,魔术师和助手正在剧院演出,不具备作案时间。

  苏眉说:魔术师制造不在现场的证明,杀人抛尸,绝对可以做到。

  包斩说:为什么?

  苏眉说:因为他是魔术师啊,他可以把戒指弄到鸡蛋里,还可以大变活人,让自己消失。

  画龙说:尸体在水箱里发现,只能切开水箱弄出尸体,这是魔术手法吗?

  梁教授说:如果硬塞的话,凶手可以将蓝可儿塞入水塔里,她在水中浸泡,尸体浮肿,所以无法将她从入口弄出来。

  包斩说:我可以避开监控,杀人抛尸,扔进水塔,但是无法保证尸体的完整。

  上海曾发生过一起诡异的凶杀案,这个真实案例在警校试卷上改成了一道推理题。

  一对夫妇入住酒店,直到退房,妻子始终没有走出酒店。通过监控,发现丈夫多次外出购物,每次都是轻装出行,没有背包,不可能转移尸体出去。走廊监控显示,妻子没有走出房间。该房间在3楼,窗口向北,安装有护栏,浴室地面隐约有血迹,警方推测妻子已死,但尸体在哪里,凶手怎么运尸的呢?

  包斩说自己当时在试卷上写了三个答案。

  一:凶手购买了一些分尸工具,回到酒店,将死者碎尸成块,冲进马桶。

  二:凶手将死者碎尸,携带在身体上,用衣服掩藏,分成多次去酒店外面抛尸。

  三:酒店大多朝阳,向北的窗户一般不在监控范围,凶手将尸体切割成若干块,割下肉,用购买的工具把头颅和躯干砸扁或者挤扁,以便于把尸块从窗户护栏里塞出去,用绳子拽到楼顶,再将尸块吊至酒店楼后的监控盲点,最后悄悄转移。

  梁教授摇动轮椅,走到窗前拉开窗帘,蓝可儿住过的这个房间,窗口也是向北,虽然没有安装防护栏,但是窗户是卡死的,只能打开一条缝隙,人体并不能穿过,蓝可儿的尸体是完整的,警方勘验也显示,窗户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包斩说:我的三个答案都不适用于这个案子。

  梁教授说:是啊,我们现在遇到了第四种情况。

  画龙说:反正我坚决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

  苏眉说:如果不信,为什么会有清明节呢,还要烧纸钱。

  嘉州警方负责人询问如何向媒体交待,特案组只能拖延,目前掌握的信息并不比媒体多。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案子上,中国、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新闻媒体都做了头条报道,很多记者云集大丽花酒店,此外还吸引了一大批对此案好奇的探险者,以至于酒店房价飙升。

  几天后,蓝可儿的遗体下葬,警方依然没有确认真正死因。

  这起全球关注的案子,使得特案组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多种传言和推测无法抹去人们的疑虑。蓝可儿到底是自杀?谋杀?还是意外死亡?蓝可儿的尸体如何进了顶楼的水塔?蓝可儿尸体为何失踪了半个月?造成蓝可儿电梯中诡异行为的原因是什么?如果蓝可儿是被谋杀,凶手是谁?凶手作案的动机是什么?

  案情僵持不下,特案组一筹莫展,尽管再次排查了酒店的每一位员工,依旧没有进展。

  梁教授想到一个办法,他召集了媒体和一些对此案好奇的民间神探,希望能群策群力,使得此案获得突破,大家各抒己见,在酒店会议室讨论分析了整整一个下午,案情扑朔迷离,分歧很多,梁教授整理出几个共同点。

  蓝可儿生前遇到了一些令她感到恐惧的东西。

  蓝可儿死在这个酒店。

  蓝可儿的衣服不见了,水箱里发现的是裸尸。

  一个记者推测,蓝可儿的衣服可能被水箱吸走,酒店供水系统复杂,管道众多,所以警方没有找到。蓝可儿死在酒店的什么地方呢,如果是楼道或者楼顶,遭遇了凶手,那么她很可能会搏斗,然而尸体表面没有外伤。根据法医验尸结果,蓝可儿是溺毙死亡,无论是自杀还是他杀,或者意外死亡,蓝可儿的死和水有关。

  除了水箱,酒店的什么地方有水呢?

  包斩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他指着浴室说,这里可能就是第一凶杀现场。

  画龙说:浴室里有洗脸池,还有浴缸,凶手可能是把她的头按在水里,淹死了她。

  苏眉说:我注意到,蓝可儿的遗物中有洗面奶,她先把洗脸池放满水,低头洗脸,脸上全是洗面奶,眼睛睁不开,可能就是在这时候,凶手袭击了她,强行把她的头按在洗脸池里。要不就是在她洗头的时候,凶手悄悄地靠近她,她是完全看不到的,凶手在浴缸里淹死了她。

  梁教授说:凶手怎么进入的蓝可儿房间,又是怎么离开的呢,这是一个谜。

  大家正在房间里讨论案情,突然有人敲门,隔壁的魔术师和女助手走了进来。

  女助手说:不知道你们想不想欣赏一个魔术?

  画龙说:我们忙着呢,没空看什么魔术。

  魔术师说:那算了,本来我们想表演一个穿墙术给你们看。

  魔术师和女助手说完就往外走,梁教授叫住了他们,表示很感兴趣。

  魔术师说:我要表演的魔术很简单,你们把房门反锁,我可以穿过墙壁进入你们的房间。

  苏眉说:这怎么可能,你从隔壁的房间,穿过墙,进入我们房间,是这样吗?

  魔术师说:一千元,我可不会免费表演。

  画龙说:这可有点多。

  魔术师说:我说的是美元,一千美元。

  包斩说:你真的可以做到?

  魔术师说:当然可以。

  画龙说:我们正在调查一起案子,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现在有理由怀疑你。

  魔术师说:随便,我不怕。

  画龙拿出手铐,笑着说:或许你可以表演一个逃脱术,用头发打开手铐什么的。

  魔术师说:想要看我表演穿墙术,我只有一个要求,让这个野蛮人离我远点。

  梁教授说:好,我们出一千美元,很想看你是怎么穿墙的。

  梁教授要求画龙去酒店餐厅准备晚饭,画龙悻悻地离开,房间里只剩下梁教授、包斩、苏眉三人。魔术师和女助手离开房间,关上门的时候,他说:表演开始了,时限一个小时。

  包斩将门反锁,挂上防盗链,苏眉也关上了窗子,仔细检查后,大家认为魔术师不可能在房门反锁窗户紧闭的情况下,进入这个房间。

  苏眉说:如果这个房间是第一凶杀现场,那么凶手是怎么进入的,我想很快就会揭晓了。

  包斩说:这个魔术师真的可以做到吗,如果他是犯罪嫌疑人,不会这样自投罗网吧?

  苏眉说:他会不会是故意让我们坐在这里,调虎离山,去制造第二起案子?

  梁教授说:魔术师应该不是凶手,他可能要对我们进行某种暗示。

  梁教授三人正在讨论的时候,房门下面的缝隙里飘进来一些烟雾,大家有些慌乱,不知道是不是某种有毒气体,房间里烟雾缭绕,苏眉推起轮椅上的梁教授,包斩站起身想要开门离开,背后传来一阵笑声,大家回头看,魔术师已经站在了房间里。

  房门反锁,窗户紧闭,魔术师像幽灵似的突然出现。

  梁教授说道:好吧,你的表演很成功,小眉一会儿支付出场费。

  魔术师说:我改变主意了,不收你们钱。

  梁教授问道:为什么?

  魔术师说:因为你是第一个肯花大价钱看我魔术表演的观众。

  包斩说:我们需要知道你是怎么进入这个房间的,还请你配合调查。

  魔术师哈哈大笑,说道:早就料到了,我不会配合你们警察的。

  苏眉说:你想要离开可没这么容易。

  魔术师说:我可以进来,也可以出去,再见。

  苏眉打电话通知酒店大厅的值班警员,包斩鼓起勇气冲上去想要制服魔术师。

  魔术师往地上扔了一个烟雾弹,腾的一下,浓烟伴随着火苗猛地升起,包斩急忙躲闪,烟雾渐渐散尽,大家发现,魔术师在他们眼前消失了,房间的门窗依旧关得好好的。

  酒店前台传来消息,女助手半小时前就办理了退房手续,提前离开了酒店。

  画龙带着警员赶到,魔术师已经离开,去向不明。

  画龙说,我早说了,应该把这家伙拷上,现在跑了吧?

  嘉州警方忙碌到半夜,也没有找到魔术师。特案组分析,魔术师即使不是犯罪嫌疑人,很可能也是知情者,他在大丽花酒店住了数月,也许发现了这个酒店有什么蹊跷之处,用一个魔术表演暗示给警方一些信息。

  临睡之前,苏眉洗了个澡,魔术师制造的烟雾是些粉末状的物质,喷溅到了苏眉头发上。

  苏眉打开淋浴,克制着内心的恐惧,她不敢闭上眼睛,这个浴室让她感到害怕。

  苏眉简单的冲洗完身体,什么怪事都没有发生,浴室里弥漫着热气。她放下心来,不断的安慰自己,走到镜子前,用手擦拭了一下镜子,挤出洗面奶洗脸,她低着头,隐约觉得有人悄悄走近,站在她背后。她手忙脚乱擦拭掉眼睛处的洗面奶,回头看,身后没有人。她呼出一口气,拍拍胸,继续洗脸……

  苏眉抬起头睁开眼的一瞬间,万分恐惧,镜子里赫然出现了一张脸,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五官。浴室里只有苏眉自己,她毛骨悚然,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