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怎么计算下期和值|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三十五章 偷窥狂人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三十五章 偷窥狂人

  特案组四人来到这间古怪的浴室,镜子上的人脸已经消失不见了。

  画龙说:你眼花了吧?

  苏眉说:我真的看到镜子里有一张脸。

  包斩说:奇怪,这镜子也没什么异常啊。

  梁教授说:蓝可儿可能和你一样,看到了镜子里的东西。

  梁教授突然想到了什么,魔术师表演的那个穿墙魔术,可能就和这面镜子有关。梁教授四下张望,弯下腰,从洗手台下面拿起一台电子秤,猛地向镜子砸过去。

  哗啦一声,镜子碎了,背后不是墙,竟然是一个小房间,放着一些杂物。

  包斩捡起玻璃碎片看了一下,这是一面单向镜子,圆形的镜框可以移动。

  这种单向镜子广泛应用于监狱、公检法机构审讯室、精神病医院,可以达到里面看不到外面,外面可看到里面的效果,能够起到偷窥的作用。

  镜子背后的杂物间堆放着电线、灯具、水管,还有消防器材。

  地上有一些烟头,很显然,有人曾经站在镜子后面偷窥苏眉和蓝可儿洗澡,看着她们在浴室里的一举一动。

  大丽花酒店对此毫不知情,他们否认酒店安装的是单向镜子,种种疑点指向酒店的一名水电工,他掌管着杂物室的钥匙,这个能够偷窥客人的杂物间,只有他能自由出入。

  水电工是个中年男人,姓李,发型奇特,只有一缕头发遮盖着秃顶,别人都叫他李杂毛。

  画龙去抓捕李杂毛,经过一番搏斗,终于将其制服,戴上了手铐。李杂毛脑袋上稀疏的头发在搏斗中也被画龙拽掉了,面对包斩和苏眉的讯问,这个秃顶的男人一言不发,经过酒店员工通道的时候,李杂毛殊死反抗,使出全身力气推开押解他的画龙,从楼梯跑向楼顶。

  画龙、包斩、苏眉在后面紧追不舍,楼顶的门本是锁着的,李杂毛奔跑时按下了墙上的消防警报按钮,门自动打开了,李杂毛跑到天台,没有犹豫,纵身一跃,从楼顶跳了下去。

  苏眉向梁教授紧急汇报,犯罪嫌疑人畏罪自杀。

  画龙和包斩立即下楼,楼下却没有发现尸体。

  画龙说:见鬼了啊。

  包斩说:我们明明看见他跳下去了。

  画龙说:掉哪去了,还能飞了不成。

  包斩说:我们仔细找找。

  两个人抬头观看,李杂毛跳楼的位置,下方即没有电线,也没有空调外机,酒店外墙一览无遗,他们始终没有找到李杂毛,这个人就像是从空中消失了似的,令人匪夷所思。

  经过调查,警方了解到,李杂毛是一个窥阴癖者,一个有着长期偷窥史的变态狂。

  偷窥狂不同于暴露狂,前者是看别人,后者是给别人看。

  如果一个女孩遇到过暴露狂,说明这个女孩多少有点姿色。暴露狂会选择目标,更愿意让美女看他丑陋的身体,正如他喜欢欣赏美女受到惊吓的表情。偷窥狂不会选择目标,来者不拒,他们躲藏在厕所、试衣间、浴室,可以不顾肮脏,藏身于粪窟内,千方百计要窥视女性阴部来获得变态的性满足。

  李杂毛小时候,就有这种变态倾向,他用钉子挖穿了公厕的墙壁。

  墙壁上的小孔经常被人堵住,但这阻止不了他的好奇心,他像猴子一样蹲在墙头上看。

  冬天的时候,公厕后面的尿坑结冰了,屎尿流到厕所后形成了池塘。

  那一片从没有鱼儿跃出过的尿坑,映照着星光和岸边的垂柳,如今已经干涸了。柳树旁的尿坑和坑边的公厕是他少年时的天堂。他喜欢冬天,喜欢有月亮的夜晚,他小心翼翼的拽着柳条站在结了冰的尿坑之上,然后跪下来,左脸贴着冰面,睁大眼睛,偷窥着女厕。

  其实,他并不能看清什么,但一些声音足够使他兴奋。

  他的口水流下来,脸开始发烫,一小片冰面融化了。

  有风吹过,柳树上所有的叶子都飘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在冷风中。

  窥阴癖者一般能意识到此类行为的错误及风险,但无法自控,处于一种欲罢不能、屡改屡犯的痛苦处境。

  成年以后,李杂毛离婚过两次,都和偷窥有关。

  第二次离婚,也是因为他实在克制不住偷窥的欲望。

  他的邻居们在茶余饭后会讲起一个变态的小故事——

  有对新婚夫妇,妻子总觉得家里藏着坏人。丈夫细心安慰,让她不要疑神疑鬼。一天夜里,丈夫已经熟睡,她拉肚子,壮着胆子上厕所。关好厕所门,地面有缝隙,透过光线,她觉得有人悄悄走近,站在卫生间门外。一会儿,门外静寂无声,她猛地打开门,看到丈夫正趴到地上,偷窥她上厕所。

  这个丈夫就是李杂毛,离异后他没有再婚,在大丽花酒店担任水电工,平时也住在酒店。

  李杂毛私自买了两面单向镜子,分别安装在414和415房间,替换了浴室原来的镜子,镜框也做过改造,可以移开也可用螺丝固定。镜子背后的杂物间成了他的天堂,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偷窥住宿的客人洗澡和如厕,还有浴室里进行的寻欢作乐。

  魔术师可能是偶然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悄悄地暗示给特案组。

  魔术师用一个奇幻般的穿墙表演,告诉特案组,杀死蓝可儿的凶手可能也是这样入室的。

  有些悬念,需要通过联想来寻找答案。

  例如,魔术师戴着礼帽,礼帽中藏着兔子,兔子的胃里有些草籽,这些草籽将于一年之后的春天生根发芽,在陋巷的风中,在都市的雨中,颤抖着叶子,变换着万物的秩序,最终长成一片辽阔的草原。

  例如,那个从不相信灵异鬼怪的大学生左央,在浴室镜子前召唤血腥玛丽,却不知道镜子后站着一个真正的幽灵。单向镜子会随着时间产生老化,蓝可儿应该看到了镜子后面的幽灵。她无法做出解释,也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这使她恐惧到了极点。

  李杂毛偷窥过住宿在414和415房间的每一个客人。

  苏眉是李杂毛偷窥过的最美的女人,当他站在镜子背后,看到苏眉摘下发簪,柔滑似水的黑发宛转散开;看到苏眉坐在马桶上,露着冷艳香凝的屁股;看到苏眉站在淋浴之下,性感迷人,美艳绝伦的身影……他也许这样想:幸好,我能看到,安装这镜子是对的。

  单向镜子已经老化,所以苏眉偶然发现了镜子背后的偷窥者。

  当一个人洗完脸,抬起头发现镜子里多了一张面孔,可是浴室里只有自己,这种恐怖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惊悚画面,即使是苏眉这样身经百战的女警也吓得尖叫,更何况蓝可儿。

  偷窥是李杂毛最大的幸福,他小时候因偷窥被学校开除,长大后因偷窥老婆排便而离婚。

  如果不能偷看女人上厕所,生命还有什么意义,所以他被捕后果断的从楼顶跳了下去。

  大丽花酒店高15层,李杂毛从楼顶跳下去,必死无疑,然而警方始终没有找到李杂毛的尸体。梁教授和苏眉调看了酒店路口的监控录像,最终找到了答案。李杂毛跳楼的时候,楼下刚巧有几辆装载着碴石的大翻斗车经过,李杂毛一头掉进车厢里,司机也毫不知情。这些车来自于一个填海工程队,警方前往寻找尸体的时候,李杂毛早已随着填海材料埋进了海底。

  因为李杂毛已死,很多细节无法得知,警方最终也无法给蓝可儿案件下一个准确的定论,只能按照刑侦推理加以分析,蓝可儿的死亡有可能是这样的:

  蓝可儿入住大丽花酒店后,发现浴室有点古怪,她洗完澡后看到了镜子上出现的召唤血腥玛丽的文字,那行字又离奇的消失了,后来,她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人的脸,也随即不见了。种种灵异事件使她感到万分恐怖,没有人知道她上14楼做什么,她搭乘电梯下来的时候,偶然看到电梯外面有一面镜子,和她房间里的镜子一样,这使得她精神崩溃,产生了一些异常的行为。她也许想过报警,或者通知酒店方,然而她声称浴室里有鬼,镜子里浮现出一张脸,这些说法都有点可笑,并不能使得别人相信。她能够看懂英文,关不上的电梯门更使她觉得邪恶的血腥玛丽正如影随形的跟着她。她从楼梯回到自己的房间,偶然遇到了一名水电工,就是李杂毛,她语无伦次的要求李杂毛检查浴室。李杂毛在浴室里淹死了蓝可儿,将尸体藏在杂物间,酒店水质检查过后,又将尸体抛进楼顶的水箱。李杂毛杀死蓝可儿,不仅仅是担心自己因偷窥被人发现而失去工作,他更害怕从此以后失去偷窥的机会。镜子的背后也就是他的内心,是他的整个天堂。

  摘录几则关于偷窥的新闻:

  南安市一名大学生男扮女装戴着假发窜入某中学女厕,偷窥女生如厕。

  宾州一个变态房东偷窥20年,出租屋遍布摄像头。

  台湾某后勤学校中校大队长,两度爬上天花板偷看少校女辅导长洗澡并偷拍,因相机闪光被发现,从天花板逃离时摔落女辅导长寝室,当场被抓,获刑6个月。

  曼联前老板是57岁的亿万富翁爱德华兹,在一个健身俱乐部的卫生间里,他四肢趴在地上,伸长脖子,一眼不眨的偷看正在小便的一位中年妇女的下身,正好被警察逮个正着。爱德华兹因此身败名裂,他的偷窥举动震惊了曼彻斯特城。

  那些坐在电脑前观看蓝可儿视频的人们,不也有一种偷窥的心理吗?

  也许,看着镜子的背面,才能看清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