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可以控制的吗|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四十二章 无头的鸡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四十二章 无头的鸡

  东北三省的警界流传着一个说法,如果想要吓唬一个警察,可以这么说——你要是不好好工作,就把你调到大兴安岭森林公安局去。

  猫脸老太能够吓唬小孩,大兴安岭森林公安局足以让一个警察心生敬畏。

  特案组辗转奔波了整整两天,才到达了案发地。他们先乘坐飞机到哈市,又坐汽车到了塔林县城,在火车站对过的烧烤摊吃了点东西,四个人全部拉肚子,苦不堪言,到了白桦乡镇派出所后,休息了一夜,次日凌晨,所长找了两辆马车,将他们送到大兴安岭十八里铺国营林场。

  马车夫平时运送木耳和蘑菇,说出的话却有些诗意,他对特案组说:

  一直走,前面是十里铺,远一点,是十八里铺,再往前就不要去了,那里只有个大粪堆。

  所谓的大粪堆就是县城的垃圾处理中心,周边乡镇的粪便都集中在这里,用作国营林场的肥料。大兴安岭森林公安局就位于林场和粪堆之间,一年四季臭不可闻,这个公安局在大兴安岭山脉脚下,条件非常简陋。

  一个县级公安局,居然没有办公楼,院里是三排红砖瓦房,正冒着炊烟,周边是非常荒凉的原始森林。

  森林公安是我国公安机关和林业部门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武装性质,兼有刑事执法和行政执法职能。这个公安局隶属于林业部门,还停留在90年代的生存发展状况,承担着林区治安、森林保护、社会管理等任务。

  案发地属于这个森林公安局的管辖范围。

  那个小村子叫向阳村,就在山脚下,距离森林公安局并不远,一对母子在通往村子的山路上被杀害,肚肠流出,脸色惨白,脖子有齿印和吸吮的痕迹。

  特案组到达的时候,局长正在院子里训斥一个新分配来的小警察。

  局长说:像你这样文章写得这么好,又懂音乐,还会画画、写诗,说话那么文雅又对生活这么有感悟的人,说实话,我一个能打三个。

  小警察立正,眼里含着泪花,委屈的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实现我的梦想。

  局长说:你个小逼灯,啥梦想?

  小警察说:与各种犯罪活动进行永无休止的斗争,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我要破大案子!

  局长踢了他一脚,吼道:滚,抬木头去,干不完活,不许吃饭。

  局长姓操,年近五旬,是个五大三粗的东北汉子,他的姓非常生僻,不过也是百家姓里的一员,操姓人为曹操后裔,分布很广,全国约有操姓10万余人。

  局长的尊姓大名叫操单屏,性格豪爽,狂放不羁,心情好的时候,别人喊他外号“操蛋瓶”,或者“操蛋局长”,他也不介意,心情不好的时候,下属开个玩笑,他就突然翻脸,拍着桌子破口大骂。

  操蛋局长爱喝酒,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喝酒,但是从来没有人见他喝醉过。

  操蛋局长设宴招待特案组四人,他居然用农药瓶子装着散酒,瓶子上还写着“敌敌畏”字样。操蛋局长说,茅台喝不起,用敌敌畏瓶子装酒是独门秘方,夏天的时候,放在井水里,泡一晚上,冬天的时候,用锡壶烫一下,这酒会有一股茅台酒的香味。

  只有画龙陪着喝酒,特案组其他三人都不敢喝,那个装酒的剧毒农药瓶子非常考验勇气。

  画龙说:操局长啊,你是为了防止别人偷喝你的酒吧。

  操蛋局长说:哈哈,还是你们特案组牛逼,一下就猜到了。

  酒过三巡,操蛋局长讲起了自己一生中最辉煌的事迹。

  东北大兴安岭地区到底有多冷呢,那一年,冬天最冷的时候,他在冰天雪地里拉屎,他有点便秘,蹲的时间稍长,一大截屎橛子冻得硬邦邦的,坚硬如铁,吊在空中。有只饿狼悄悄逼近,他转身,站起,握住冻硬的大便戳中了狼的眼睛。狼吓跑了,这是他这一生最辉煌的事迹,用大便吓跑了一头饿狼。

  苏眉赞道:局长大人,您可真是够传奇的,东北有这么冷吗?

  操蛋局长说:老闺女,幸好现在是春天,你们要是冬天来,能把你们冻成人棍。

  一些警员酒足饭饱,脱了警服,坐在炕上开始赌钱,他们刚刚发了工资。

  苏眉对包斩悄悄说:公安局里都敢聚众赌博,可真够操蛋的,他们居然还睡炕。

  操蛋局长说:你们也可以去玩几把牌,千万别见外,就把这里当成家。

  梁教授说:好吧,我们入乡随俗。

  画龙喝完最后一杯酒,拿出钱包,用身体挤出一个空,坐在炕上就赌。一会儿,输光了,来找包斩借钱,苏眉捂住包斩的钱包,坚决不借。画龙只好悻悻作罢,两个民警因为牌局争执了起来,操蛋局长大吼一声,都给我抬木头去。

  操蛋局长抱怨道:我们是森林公安,过的苦啊,每月才一千多元工资,还不如卖鸡蛋的赚的多,你们能和上面反映一下,给我们加点工资啥的不?

  梁教授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操蛋局长说:我请你们特案组来,主要是因为我们现在人手不够,我们得防火,在这里,比凶杀案更重要的是森林火灾,要是烧起来,就说山下的那个县城吧,得死多少人啊。要是烧到俄罗斯去,那可就麻烦大了,说不定,第三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

  梁教授说:我也看出来了,你们是中国警察中最苦最累的人,还得抬木头,干农活。

  操蛋局长只安排了两个人给特案组调遣,一个叫老逼灯,一个叫小逼灯。

  老逼灯是这个森林公安局年龄最大的人,临近退休,早年当过兵,做过测绘勤务工作,在这个森林公安局待了一辈子,他抽旱烟袋,总是咳嗽,一副老态龙钟、弱不禁风的样子。

  小逼灯就是那个新分配来的小警察,南方人,他怀抱着远大的理想来到这个公安局工作,结果发现理想与现实相差太远,他处理过的最大的案件,就是打架。有两个东北汉子,谁也不认识谁,一个说,你瞅啥呢?另一个说,就瞅你了,咋地吧。没有原因,仅仅是看对方不顺眼,俩人就打了起来……直到身穿警服的小逼灯上前把他们拉开。

  画龙说:好嘛,操蛋局长还真是重视,给我们派了两员大将,一个老头,一个小孩。

  大家都笑起来。

  在此之前,这个地区还发生过两起杀人吸血案件,但是时隔久远,已是悬案,并案调查难度很大,特案组决定从最新的一起杀人吸血案件入手。

  向阳村距离森林公安局不远,但是梁教授腿脚不便,山路坑洼不平,汽车难以通行,老逼灯找了一辆马车,拉上梁教授和苏眉,其余人步行,大家很快就来到了向阳村。

  死者是村里的一对母子,案发当天去县里购物,刚一出村就遇害了。

  一些村民反映,村子周边的山林里,有怪物出没。

  特案组找到了几位目击者,有的说,这怪物全身都是白毛,脸像是猫,看上去就是个弯腰驼背的老婆婆;有的说,怪物是个野人,能够直立行走,但大多数时候都是爬行。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怪物杀人是为了吸血!

  包斩走访时得知,死者当时带着近千元,准备去县里买火车票,在村口不远的山路上被杀害后,钱财不翼而飞,就连手上的金戒指也不见了。因此,特案组坚定了自己的看法:这起案子是人为,不是什么怪物杀人。

  然而,大家不能理解,如果仅仅是谋财害命,杀死一对母子,那为什么要吸血呢?

  根据法医验尸报告上的伤痕测量,死者身上的抓痕,与人类手指间距相吻合,如果是人类作案,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量,只用手指就能抓破肚皮,杀死一对母子。

  梁教授问道:你们说什么猫脸老太,什么神秘野人,有证据吗?

  几位村民拍胸表示自己是亲眼看到,可以用人格来担保所说事实。

  小逼灯说:我们要相信科学,哪有什么怪物。

  老逼灯说:年轻人,你是不知道,这大山,这林子,邪乎的很。

  有个村民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领着众人来到村口,村口有个老井,井边有两户人家,一个是村卫生室,另一户人家院门紧闭,里面传来汽锤打铁的声音,这是个锻打农具的手工作坊。村民拿根棍子在井边的草丛里寻找着什么,一会儿,他嘿嘿地笑了起来,说:在这呢!

  草丛里跑出来一只鸡,大家惊讶的看到——这只鸡竟然没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