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幸运飞艇直播|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四十七章 原始森林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四十七章 原始森林

  画龙、包斩、苏眉三人尽管对深山里住着什么白毛怪物持怀疑态度,然而他们亲眼目睹到兽孩小蒙圈,以及无法解释的徒手杀人案件,这都使人不得不相信某些神秘力量的存在。

  他们进入了原始森林,山上没有路,依靠GPS定位,特案组一行人踩着没膝深的草前行。

  清晨的林海山野辽阔壮观,气象万千,清晨演绎的美丽每走一步都变换不停,当朝阳从山峰之上升起,白云被染成了金黄色,万丈霞光透过树枝照耀着每个人的脸,人们不在说话,这时候无论说什么都会显得多余,人类并不是这片原始森林的生态系统中的一环。

  大兴安岭,北起黑龙江畔,南至西拉木伦河上游,全长1200多公里,落叶松、樟子松、红皮云杉、白桦、山杨等树木组成了茂密广阔的森林。千山万壑间,生活着珍禽异兽400余种,野生植物1000余种。

  特案组一行人顺山势走了一上午,就到了偃松林,偃松低矮,不到两米,分枝俯在地面生长。东北五十峰到处丛生着这种植物,使人每走一步都步履艰难,松林中不时的有狍子穿梭跑过,还有雪兔从土洞中探出头来。

  操蛋局长有几次都将猎枪瞄准了狍子,但又叹口气放下了枪,他说:现在不让打猎了,我不能知法犯法。

  老逼灯说:东北的猎人,都绝户了,唉,我小时候还跟着我爷猎过黑瞎子。

  包斩问大春子:你见到的白毛怪物,是不是一只熊,这森林里有白熊吗?

  大春子回答:绝对不是,那是一个长着白毛的老太太,我不会看错的。

  小逼灯说:局长,您就是放两枪,打几只兔子,我们也不会说啥的。

  操蛋局长说:那不行,我得自觉。

  画龙说:局长,你肯定会打猎的。

  操蛋局长说:我身为局长能犯法啊,你怎么这么确定?

  苏眉说:局长不打猎还带猎枪干嘛呀。

  画龙说:和带枪没关系,局长可是带着酒呢!

  大家穿过偃松林,一株参天古树突然挡住去路,碎碎地阳光透过浓密的叶子照在地上,野兽的足迹里有未干的水泽,每一个水洼都倒映着金光闪闪的大树,生满绿苔的树干上长出的小花令人惊叹,藤蔓垂落下来形成的长廊让人欢喜,几只蓝色的蝴蝶见有人来,绕着紫藤翩翩飞舞到了树冠上空。

  徒步穿越树林,地上的草越来越茂盛,隐约听到水声潺潺,前方有一条小河,河水在青草之上流过,漫到洼地里,形成沼泽。他们艰难无比的走过湿地,此时已是黄昏时分,每个人都筋疲力尽,大兴安岭的黑夜即将来临,操蛋局长决定在河边宿营。

  雨季尚未到来,河水干涸了,缩成一道道狭窄的小溪,水流湍急,冲刷着鹅卵石发出悦耳的声音。空荡荡地河床一览无遗,乌黑的淤泥干裂成脆皮,踩在上面,碎成土沫子。两岸的草绿的沁人心脾,草丛中长着一些蓝盈盈的浆果。

  苏眉叫道:啊,那是蓝莓,我要吃。

  苏眉拿着帽子去摘蓝莓,一只鹿从草中站起,跑了几步,回头张望,操蛋局长在身后开了一枪,因射程较远没有打中,小鹿惊慌的窜向草丛深处。操蛋局长骂骂咧咧的走开,安排大家搭建帐篷,准备晚饭,他沿河而上,一会儿,枪声再次响起,他打了两只榛鸡回来。

  大春子神情恍惚,一言不发,只是呆坐着不肯干活。

  老逼灯和小逼灯在河里捉了十几条江鲤,捉鱼的方法非常简单,拦截河流,不断的缩小包围圈,形成一小片池塘,用工兵铲把水泼出去,就剩下肥鱼在杂草泥水中跳跃。

  老逼灯把鱼剖洗干净,抹上盐巴稍微腌制一会儿。他找了一处平坦的沙坡,挖了一个坑,画龙和包斩捡了枯枝树干,在坑里点燃一堆篝火。

  大家围坐在火堆前,他们的晚饭是烤鱼和烤鸡。

  大兴安岭最常吃到的野味就是野生鱼类。由于地处高寒,江河里都是冷水鱼,再加上水质好、无污染,大兴安岭的江鲤肉质和味道比内地的就要好很多倍。

  老逼灯用树枝插着肥鱼,放在炭火上烧烤,鱼身上烤出的油不时的滴落到火上,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烤熟之后,洒上辣椒粉和孜然面,异香扑鼻,令人垂涎欲滴。

  画龙、包斩、苏眉三人也学着老逼灯的样子,把鱼和鸡肉插在树枝上烧烤。

  操蛋局长拿出农药瓶子,拧开盖喝了一口酒,把瓶子递给画龙,画龙也不嫌弃,举起瓶子喝了一大口,抹抹嘴说道:可惜,梁叔不在,吃不到这样的美味。

  操蛋局长说:等会儿,还有好吃的,硬菜在后面呢。

  苏眉和包斩不喝酒,其余人每人一口,很快就把酒分喝光了。

  操蛋局长把鸡骨头扔到铁锅里,架在炭火上煮汤。

  苏眉说,局长,你说的大菜就是这道鸡骨头汤啊。

  操蛋局长说:这可不叫骨头汤,这叫飞龙汤。

  操蛋局长解释说,飞禽是野味中的首选,野味的上品就是榛鸡,榛鸡也叫飞龙,曾经是东北官员进贡皇帝的贡品。榛鸡吃松子、松芽,肉中有淡淡松木香味。用骨架熬汤,文火慢炖,可以称得上“东北第一汤”。

  小逼灯采摘了一些野蘑菇和野木耳放进锅里,说:要是在放点葱段和蒜瓣提提味就好了。

  老逼灯说:这里有啊,这山上什么都有。

  老逼灯在山石背阴处弯腰寻找,地上有一种小蒜,藏在土里,刚长出嫩苗,他用手指挖出一堆白白的小蒜头,洗干净放进锅里。

  一会儿,飞龙汤熬好了,操蛋局长掀开锅盖,只见汤色白嫩,水脂交融,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每个人都叫了声好。老逼灯往锅里放了点蒜苗和盐,条件简陋,大家用勺子围着铁锅喝汤,这汤的味道确实鲜香无比,令人拍案叫绝。

  画龙,包斩,苏眉三人还是第一次品尝到这样的美味,并且这种美味以后再也吃不到了。

  大兴安岭昼夜温差大,众人围着炭火取暖,听老逼灯讲打猎的故事,操蛋局长再次说起他用大便吓跑饿狼的传奇经历。夜幕降临,老逼灯扑灭炭火,大家沉沉睡去。黎明时分,帐篷外面挂上了一层水珠,苏眉体弱,被冻醒了,她钻出睡袋,穿上了冲锋衣。

  此时,天色未亮,夜空中寒星点点,大山依然笼罩在黑暗里。

  苏眉在帐篷外活动了几下身体,包斩也醒了,他说,小眉冷不冷啊。

  包斩把冲锋衣的帽子给苏眉戴在头上。

  苏眉伸了个懒腰说:我这么一个黄花大姑娘和你们臭男人一起睡帐篷,这叫什么事啊。

  突然,苏眉看到前方的大山里有一个亮点,她指着问道:那是什么?

  包斩也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说道:奇怪,似乎是灯光。

  苏眉说:这荒山野岭,怎么会住着人。

  包斩说:会不会是有人在山中遇难,发出的求救信号?

  苏眉和包斩叫醒众人,他们立即拔营出发,向着那一点亮光前进。走到那里之后,他们惊讶的看到了非常怪异的画面,那是一盏路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