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家破人亡|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四十九章 奇人异事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四十九章 奇人异事

  消息很快传开了,猫脸老太生活在山上,一个从来就没有人去过的地方。那是一个悬崖,上面长着一株参天古树,她在树下搭建了个茅草屋,草屋边长着兰花,还有人参,她就是靠人参延年益寿,有人说她是个老妖精,活了一百多岁了。

  有人说,猫脸老太是阴阳眼,能看到魑魅魍魉,通晓易经占卜之术。

  有人说,猫脸老太曾经是个老师,文革期间躲避到深山老林。

  后面这点得到了证实,操蛋局长将猫脸老太请到了森林公安局。

  梁教授问道,你是哪一年开始在山上生活的?

  猫脸老太说,1968年。

  那一年,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地进行,猫脸老太似乎有先见之明,她选择了避乱深山。

  梁教授感到悲哀,兽孩小蒙圈的母亲是躲避计划生育,猫脸老太是躲避文革运动。

  猫脸老太独居在荒山野岭的悬崖之上,山势陡峭,人们很难攀登而上,也许千百年来,除了这个老太婆之外,都不曾有人到过这处悬崖。悬崖峭壁上几处天然形成的岩屋里面堆满了猫脸老太捡来的杂物。我们在前面说过,国营林场有个大粪堆,全县的垃圾都集中在那里。猫脸老太的生活用品都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有个负责填埋垃圾的工人,就住在回收站的工棚里,有一天夜里,他见到一个白发如雪的怪物爬上巨大的垃圾堆,他以为这是一个梦。

  她的知识来自于垃圾堆,她的能力是在无意识中获得的。

  垃圾堆里面什么都有,从中国的道德经到古希腊的哲学史,从雨果的大哭到马尔克斯的大笑,从49年的雪天到89年的雨夜,这垃圾堆就是一个宝库,宝库的形成和积累的工作是由废品收购者完成的,他们以每斤几毛钱的价格,不断的倾倒在这里,成为一座随时都在消失的金山。她从废纸堆里捡到很多书,阅读是她在悬崖之上唯一打发时光的方式。

  那株古树曾经挂着一个轮胎,这说明猫脸老太内心也有童趣,这是一个秋千。

  她坐在秋千上,看着夜空,研究星象,思考《易经》中深奥的问题。

  猫脸老太几乎无所不能,懂得物理学,知道如何省力,悬崖之上的古树是她的帮手,她用绞盘和滑轮组。加上绳子,把捡来的东西吊起到悬崖上面。那盏路灯,她本来想制作成风车用来发电,然而在向悬崖上升的过程中,路灯掉落下去,插在了草地上。

  一盏不会亮的路灯插在了荒野之上,掉在了原始森林里。

  这是一副多么具有诗意的画面。

  猫脸老太步履蹒跚地走着,这个女人太苍老了,多年前,她曾经在这荒野的路灯之下坐着,雪花或者雨水落下,那时候,她养了一只受伤的鹿,用雪橇拉回来一盏路灯。

  她在她的路灯下坐着,陪伴她的,是一只瘸腿的鹿。

  几十年来,从来没有人路过这里,这盏不亮的路灯只属于她一个人。

  这个老人孤单吗,她坐在黑暗里吗,她并没有丧失语言功能,她对鹿说话,对着风自言自语:你不会成为油灯,除非你把夜晚扛在肩上。

  几十年来,这个浑身白毛的老太婆每次出行,都有目击者看到,尽管她小心翼翼避开人多的地方,选择在夜晚前往她的垃圾堆,但每个目击者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人觉得她是一个人,她成了传说中杀人吸血的猫脸老太。

  她收集野果,有时也会盗窃村民的苞米和棉花,她的牙齿已经掉光了,这也直接证明了她不是杀害向阳村母子的凶手。

  操蛋局长把猫脸老太请到了森林公安局,不断的有村民想要看看猫脸老太,人们不知道猫脸老太姓氏名谁,家在何方,只知道她是个算卦很灵的老太婆。小逼灯和老逼灯添油加醋的描绘了猫脸老太的神奇能力,人们更加深信不疑。我国很多地方,都有一些很灵的算命先生或神婆,能够预测命运,知晓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官方称为迷信,民间却倍加尊崇。

  最初,一些人托关系求情到公安局来找猫脸老太占卜,后来,每天来算卦的人络绎不绝。

  梁教授对操蛋局长说:在公安局里算卦,这合适吗?

  操蛋局长说:昂,人家老太太又不收费,我这也是满足群众的需要嘛。

  尽管有人害怕猫脸老太,刚看到她的脸就吓跑了,但是大多数前来算卦的村民都对猫脸老太的占卜感到震惊,他们说“神了”、“太准了”,一些人主动给予财物,猫脸老太坚决不收。

  梁教授请教了一个关于宇宙的问题,这也是想考证一下猫脸老太的能力。

  猫脸老太回答:宇宙的真相就在尘埃里。

  梁教授说:时间与空间的边际在哪里?

  猫脸老太说:我们想象一只蚂蚁爬过铺在桌面上的报纸,我们认为蚂蚁是一个平面生物,是一个点,在二维的报纸平面上移动,它需要一定的时间从报纸的一头爬到另一头。如果把报纸从中间卷起,报纸的两个边缘连接在一起,起点连接终点,二维卷曲成三维,蚂蚁神奇般的只需要踏出一步,就能够以它所达不到的极限运动速度,从起点立刻穿越到终点。蚂蚁的速度可以比喻成人类所理解的光速。人类生活在三维空间,宇宙是高维空间,三维世界的人无法理解十二维空间,至少现在理解不了。

  猫脸老太声名远播,甚至有人从外地专门开车来找猫脸老太算命,一些官员和记者也慕名而来。猫脸老太突然厌倦了给人算卦,这一天傍晚,她说:最后一个。

  苏眉说:老婆婆,你要走了吗?

  猫脸老太说:是啊,我该走了。

  包斩说:您要回到山里去啊。

  猫脸老太说:不是。

  画龙说:局长对你老人家照顾的挺好的,肯定不放你走。

  猫脸老太说:我是去另一个地方。

  最后一个算卦的是向阳村的魏铁匠,还带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他说年轻人是他的儿子,叫做魏红会,奇怪的是,村里的人很少见到魏铁匠的这个儿子。魏红会平时几乎足不出户,只有夜里的时候,才会在村里散步,遇到人,会很害羞,也不打招呼,低头走过。

  操蛋局长给猫脸老太腾出一间库房居住,这间小屋也是她平时给人算卦的地方。

  屋里很简陋,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还有一张床。

  猫脸老太坐在桌前,魏铁匠坐在她对面,魏红会站在旁边。

  猫脸老太似乎有点害怕,她能算出别人的命运,也知道自己的生死,这一天终于来了。

  魏铁匠说:其实,我们是来找你看病的。

  猫脸老太说:我知道。

  魏铁匠说:我孩子有病。

  猫脸老太说: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魏铁匠说:你能治好我孩子的病吗,帮帮忙。

  魏铁匠关上门,把门反锁,魏红会有点不好意思,慢吞吞的脱了上衣。这个年轻人的脸惨白,屋里光线很暗,看上去,他的脸是青白色的,就像死人的那种白。

  这个年轻人转过身,他的背部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孔,密集的孔像玉米粒一样镶嵌在背部,每个小孔里都寄生着一些肥嘟嘟的虫子,一个个探出脑袋。他最初不敢告诉父亲,想尽了一切办法要把虫子弄出来,例如在夜间趴在树林里,掀开衣服,让鸟来吃虫子,林深幽谧,月光初照,但是鸟没有来。

  他在树林里趴下的时候,那是一个俯卧撑的动作,背部洞里的小虫子都颤悠悠的。

  后来,父亲魏铁匠知道了,用手指把虫子揪出来一个,噗哧捏爆,又揪出来一个,捏爆。然而过了一段时间,那些孔并不能愈合,里面还是会有虫卵,虫卵还会在背部长大。魏铁匠带了魏红会去医院,医生对这种怪病束手无策,他们认为这可能是极其罕见的铁线虫或者人肤蝇子感染的寄生疾病。

  猫脸老太说:你得这种病,是因为你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魏红会说:啊,我没吃啥东西,晚上还没吃饭呢,我爹就带我找你来了。

  魏红会看上去有二十五岁,但是智商明显不符合年龄,他和猫脸老太说话的时候,居然一直背对着。

  猫脸老太说:血。

  魏红会说:啥?

  魏红会这才转过身,笑了,露出黑色的牙龈,他说:我喝血,你咋知道的?

  猫脸老太说:你还会吸我的血。

  魏铁匠说:对,我听说你住在山上,天天吃人参,喝了你的血,可能病就好了。

  猫脸老太说:这一天,终于来了。

  魏铁匠戴上了一副特制的铁手套,指尖锋利无比,他活动了一下手腕,铁手套的关节灵活轻盈,戴上这种铁手套,手指也就成了凶器。他走过去,右手猛地插入了猫脸老太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