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视频直播网址|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卷 侏儒情怀 第十三章 街头斗殴

第四卷 侏儒情怀 第十三章 街头斗殴

  一场大雨下起来了,画龙拿着一根木棍站在门口,他对前来收保护费的那帮痞子说:“我,操你们所有人的妈。”

  然后,画龙拖着那根长棍向街头疾奔,一群人手拿砍刀、钢管、链子锁杀气腾腾地在后面追,他们喊着“找死”“砍死他”。

  画龙将他们引到空旷的广场上,站在大雨中岿然不动,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背心,雨水浇淋得肌肉光溜溜的。一个痞子将手中的酒瓶用力掷向画龙,瓶子在空中翻转着,画龙眼疾手快,侧身一棒将瓶子打碎。另一个痞子气势汹汹率先冲到了面前,画龙举起棍子,斜刺天空,然后棍子挟着风雷划出一道弧线将其打倒在地,这一招是南派龙虎棍中的大劈杀,与日本剑道有异曲同工之妙。后面的痞子蜂拥而至,画龙转身一记劲道凌厉的横扫棍,扫翻几个,而后,痞子们散开,画龙开始反击。

  他以一种诡异的步法奔跑,飘忽不定,进退自如,这是截拳道中的蝴蝶步和八卦蹚泥步结合而成的,目的是快速接近敌人又能防御自己,在实战棍法中尤其重要。

  画龙曾经在树林里练习移动棍法,在跑动中,接近任何一棵树,用刺、点、扫、拨、抡、撞、捣、杵等棍法攻击,一攻即走,绝不停留!奔跑时切忌跑直线,应该曲线跑,拐弯跑,不要正对着树木,要从树的侧面出其不意地一击,这一点非常重要,是街头实战的秘诀。

  画龙出手极快,或刺敌小腹,或挑敌下颌,或扫敌胫骨,均是一击成功。棍法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包含了少林风火棍、武当玄武棍、五郎八卦棍等诸多棍法中实用的招数。那棍子只是一根普通的棍子,春天不会开花,秋天不会结果,多年前是一棵树的一部分,多年后成为锄头的一部分。它经历过田间的劳作生活,见证过大怪的乞讨生涯,而后,被遗忘在房间角落,蒙尘,染垢。画龙使其光芒四射,闪棍连击,划空而出,刹那间卷絮随风,风平浪静,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画龙就将一群人打倒在地。

  当天夜里,三文钱宴请画龙,他对画龙说:“我酒量一斤,我和你喝两斤。”

  画龙:“好,刚才打得痛快,现在喝得痛快。”

  大怪:“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画龙:“武术教练。”

  高飞:“你好像很缺钱?”

  画龙:“是啊,我在我们那边犯了事,跑出来的,警察到处找我呢。”

  寒少爷:“你犯的什么事,杀人啦?”

  画龙:“这你别管。”

  大怪:“也不瞒你了,我们干的也是杀头的营生。”

  画龙:“什么?”

  大怪,“贩白面的,也卖冰。”

  三文钱:“你入伙吧。”

  画龙考虑了一会儿,说:“行。”

  街头那场斗殴带来的后果是更大的报复,邹光龙纠集大批人马,甚至准备了猎枪,要为自己的兄弟报仇雪恨。三文钱也从东北紧急搬来了救兵——三个带枪的年轻人连夜赶到华城,其中一个年轻人非常嚣张,声称要把邹光龙的眼珠子打出来然后吞到肚子里。另外,三文钱联合了华城各大娱乐场所的老板,这也是他的贩毒下线。华城的两大黑恶势力矛盾激化,双方火并一触即发。

  10月21日,邹光龙亲自带领数百人来到富贵菜馆,大怪被打成重伤,他的脸肿得像脸盆那样大。

  10月22日,画龙率领五十多名壮年乞丐将邹光龙的流花车站和走马岗车站砸掉,几十辆非法营运的野鸡车被砸烂。

  10月25日,华城的几家涉嫌贩毒的迪厅、夜总会,被一伙拿枪的痞子黑吃黑端掉。

  10月26日,三文钱找了一个赌场老板做中间人,要求和邹光龙谈判。当天中午,在那个赌场的大厅里,黑压压的全是邹光龙的人,三文钱只带着画龙一个人前往。人群闪开一条道,邹光龙坐在一把大椅子上,端着一个紫砂壶吸溜溜地喝茶。

  邹光龙说:“自己送上门的啊。”

  三文钱说:“敢来,就不怕你。”

  邹光龙说:“信不信,现在就砍死你。”

  三文钱说:“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你是黑龙江鸡西人,上面有个哥哥,下面有个卖假烟的妹妹,你媳妇和你离婚了,带着孩子住在远华路16号。你从小跟着你哥哥长大,10岁时来的华城……”

  邹光龙摔了手里的紫砂壶:“你在威胁我?”

  三文钱说:“我已经老了,就想做点小生意,咱俩斗下去,都没什么好果子。”

  邹光龙说:“小生意?华城有一半以上的毒品都是你卖的,你这老家伙,打个110就能把你弄进去。”

  三文钱说:“警察也得讲证据。”

  邹光龙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他并不惧怕三文钱,使他感到担心的是那三个从东北来的年轻人。他也意识到双方无休止地拼杀下去,最后肯定是两败俱伤。

  邹光龙看着画龙说:“听说你很能打?”

  画龙不说话,也看着他。

  邹光龙说:“我有个朋友,叫黑皮,也很能打,这样吧,你俩打一架。”

  画龙问:“怎么打?”

  邹光龙说:“找个地方,不用武器,什么刀子啊、棍子啊,都别用,脱光衣服打,也不讲什么规则,敢不敢打?”

  三文钱说:“赢了,咋讲?”

  邹光龙说:“你们赢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以后咱井水不犯河水。”

  三文钱说:“要是输了呢?”

  邹光龙说:“输了,你们滚出华城。”

  三文钱冷笑一声。

  画龙说:“黑皮是谁?”

  邹光龙说:“打黑市拳的。”

  画龙说:“哦,我打。”

  所谓黑市拳,不是专指一种拳赛,而是泛指那些未经过批准许可的非法地下格斗比赛。

  在内蒙古,有集市的地方就有摔跤比赛,只要胆子大不怕死,任何人都可以上场,输的人通常会摔断脖子,扭断胳膊,被担架抬着下场。

  在陕西蔚县,有两个村子,民风强悍,为了争夺煤矿,爆发过多次大规模的械斗。他们从1989年打到1992年,后来经过商议,两个村子各推荐出一个能打架的人,生死自负,胜方拥有一年的煤矿开采权。比赛时,邻近村子的人都跑来观看,就连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也会振臂加油。有时他们去外地聘请高手,高手被打死就扔进河里,在河的下游,有个割草的农民去河边洗脸,曾经看到一个人在河底对着他笑。

  在抱佛寺,每隔两年,少林、武当、峨眉三大门派都会派人举行比赛,这种比赛是不公开的。抱佛寺的月季花名闻天下,人们在月季花丛之上搭起了一个高台,从1995年开始,民间各种高手也来此切磋武艺,谭腿传人金过夫蝉联三届擂主,台湾咏春拳门人被人打成残废。1998年,一只蜜蜂蜇了一个和尚的头,由于比赛并未结束,他捂着头弯腰时,被对手用膝盖顶到面门,当场死亡。

  中国是徒手格斗技术的大国,中国武术源远流长。

  雍正四年(1726年),清廷下了一道“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带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擂台竞技,违者按律重处,擂台死亡以杀人论罪,甚至连街头角抵之戏耍都被禁绝。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中国可以说被迫打了几百年的“黑市拳”。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有一些港澳、东南亚的赌场老板开始介入黑市拳赌博,在此之前的黑市拳基本上全是游击队类型和私人俱乐部类型。他们开始组织更大型的比赛,吸纳更多的赌注,一些拳手也被他们带到国外打拳。

  黑市拳的特点是没有规则,没有裁判。这也是世界上KO率最高的格斗比赛,负者不死也是残废,最轻的也是被击昏,失去抵抗能力。

  黑市拳是真正的“无限制格斗”,除了不能使用武器,参赛者可以用任意方式击打对手。越是残忍的方式越受到鼓励,正因为这样,黑市拳才能吊起并满足人们渴望刺激的欲望。

  在黑市拳赛中伤亡情况极为普遍。顶级比赛中,几乎每场比赛都有人受重伤,死亡率也很高。一旦走上了拳台,就只有两种选择:将对手打死打残,或被对手打死打残。比赛没有时间限制,没有中途休息,这种比赛相当残忍血腥,用一种最极端的方式展示着他们惊人的能量和潜力。

  国内的一些散打高手,他们一登上领奖台时,就被黑白两道盯住。国家希望他们为社会出力,于是他们中间出现了像杨建芳这样的优秀警察;黑社会也想利用他们,于是出现了徐化昂这样的杀手。世界散打冠军乔立夫绑架谋杀香港富豪,这也说明正规的散打比赛并没有多少奖金,而黑市拳赛巨额的报酬是很多人愿意参加的原因。

  黑市拳手都有着赌徒的心理。

  虽然很多人对黑市拳手极度凶狠的攻击和对生命的蔑视感到反感,但更多的人对此热血沸腾。格斗的刺激程度远远高于其他竞技。无限制格斗带来的刺激超过散打、摔跤、柔道甚至K-1、UFC(终极格斗大赛)的刺激。黑市拳的观众大多是有钱人,狂热赌徒都是富豪商贾,他们下注赌拳手的输赢,常常是一掷千金。买足彩的人看着球滚来滚去都觉得刺激,更何况是看两个一身肌肉的男人进行殊死搏杀。

  画龙和黑皮的决战在一处废弃的建筑工地展开,工地上有一个干涸的游泳池,四十多辆助威的轿车将游泳池围成一个大圈,在强烈的车灯照射下,夜晚如同白昼。

  赌场老板从几天前就开盘坐庄,吸纳赌金,大多数人将赌注押在了黑皮身上,因为黑皮参加过多次黑市拳赛,他的格斗纯粹是要把人置于死地,也就是说,他的格斗技术等于杀人技术。

  画龙和黑皮站在游泳池的两端,两个人都赤裸着身子,一丝不挂的原因是为了防止他们携带武器。这是个有趣的画面,他们并不是来游泳的,因为那游泳池没有水。

  观众的情绪都非常激动,开始大吼大叫,“黑皮踢死他”“打爆他”“把他的屎打出来”。

  高飞对画龙说:“你有把握吗?”

  画龙摇摇头。

  三文钱给画龙点着一支烟,说:“好好打,你会赢的。”

  画龙点点头。

  赌场老板吹响了一个哨子,尖厉的声音划破夜空,比赛开始了。

  这场比赛,有两个裁判:上帝和死神!

  黑皮一个漂亮的侧空翻跳下游泳池,稳稳地落在水泥地上,获得观众的喝彩。他握着拳头,像疯子一样大吼了一声,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气势十分骇人。其实这也是一种心理战术,借此来震慑对方,让对手感到紧张,在气势上先声夺人。

  画龙叼着一根烟,慢吞吞地从台阶上走下来。

  双方越走越近,周围的观众屏住呼吸,画龙已经看到了黑皮眼中的杀气,很多格斗者认为杀气可有可无,其实不然。杀气可以加强意念。同样一拳,滞留意念和穿透意念的伤害是完全不同的。

  在众人的目光中,两个人已经走到游泳池的中间位置。

  画龙先出手了,他将手中的香烟向黑皮一弹,黑皮躲过,画龙一记迅猛凌厉的低鞭腿踢向黑皮,黑皮提膝护裆,对脚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听得人头皮发麻。提膝护裆是泰拳的基本动作,提膝可以挡住大部分的下盘攻击,前提是腿骨够硬。这是双方的第一次试探性较量,两人都意识到对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画龙已经判断出黑皮所练习的是泰拳,黑皮也感觉到了画龙鞭腿的威力。

  两个人的脚背上都有一层厚厚的茧子。

  黑皮也使用了一招低鞭腿,画龙躲过,一旦被踢中裆部,那么也就意味着比赛结束。

  在正规比赛中,很多人喜欢用高鞭腿,高鞭速度慢,距离长,容易被对手躲过。在实战中,低鞭腿是最理想的,距离短,速度快,既隐蔽又能造成伤害,踢人裤裆也许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却是最实用的。

  双方处于胶着状态。

  画龙左臂自然下垂,放松,自由摆动,右手作绞肘式防御,这也是散手技的防守式。黑皮发动了一轮进攻,他的进攻是立体式的,拳、脚、肘、膝,以惊人的速度挥舞,一点也不吝惜体力,泰拳以凶狠着称,进攻即防守。画龙一边后退一边以咏春拳的勾离手防御黑皮的直拳和勾拳,大臂平举小臂划弧,配以水人桩功力,弧线化解对方的攻击。腿法是泰拳最主要的重击武器,训练方法也非常独特,踢树干就是其中最着名的一项,例如泰拳王亚披勒每天踢树干两千次。面对黑皮威力极大的腿法,画龙硬碰硬时显得略占下风,只好腾挪躲闪。在近身贴打中,画龙用太极散手闪开一个空当,太极的原理是撑不住就把力的方向改变让对方过去。他所擅长的散打中的近身摔,比如抱腿摔,根本用不上,因为任何一种摔法都可能导致对方冲膝击脸,肘击后脑。泰拳的膝法和肘击并不丰富,但绝对是杀伤力最大的,泰拳王迪希兰曾连续用膝法KO了九位缅甸拳王,K-1冠军瑞米·本加斯基号称“铁膝王”,他的重膝力量达到1700磅。

  一轮攻击过后,画龙由守为攻,使出了他的绝招——侧身垫步腾空侧踹。在他从事武警教官的十年中,这一招他每天都反复练习,他自信中国能抵挡住他侧踹的不超过五个人。惊人的爆发力排山倒海般击中黑皮胸部,然而黑皮只是踉跄后退了几步,并没有摔倒在地,黑皮惊人的抗击打能力让画龙感到吃惊。画龙抢步上前,瞬间踢出两脚,黑皮使出一招旋风肘,逼退画龙。

  双方又转为防守阶段,借此恢复体力。

  画龙意识到站立式格斗自己很难取胜,所以想转变成地面格斗,他冒险使用了一招极真空手道中的舍身踢,也叫光速回蹴或大回环踢,这招和跆拳道中的腾空后旋腿很像,其实这样具有观赏性的招数,在实战中往往是送死。果然,黑皮轻易地躲开了,画龙踢空摔在了地上。

  黑皮一个侧扑,扑在画龙身上。画龙迅速旋转做翻身动作,使用擒拿技法,抓住对方脚腕,拧住,反其关节,同时右腿后蹬使对方失去重心,两手抱牢,完成转身,形成十字固锁,这也是地面终极技。巴西人格雷西多次获得世界终极格斗大赛UFC冠军,他使用的就是关节技、绞技等地面格斗技术。

  画龙基本上控制了局势,他锁住黑皮的脚腕,以自己的腿为支点,用力地向下一扳,黑皮惨痛一声,感到自己的腿要断了。黑皮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用手连连拍地求饶。画龙紧紧拧住黑皮的脚腕关节,侧身,一手从胯下抱住对方,扛在肩上,他对黑皮悄悄地说:

  “你要是不想死,你就装死。”

  然后画龙使用美式摔跤中的背后过肩摔,身体后翻,凌空而起,摔的过程中身体向地面旋转,使对方的头部栽向地面,借助坚硬的地面和自身的力量给对手重创,这也是摔法中的必杀技。

  画龙并不想杀死黑皮,有心放他一马,所以在摔的过程中,他没有使黑皮的头部撞击地面而是背部触地。

  观众看到画龙将黑皮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三文钱、高飞等人欢呼起来。

  画龙站起来,黑皮躺在了地上,如果黑皮装死或者装昏,比赛也就结束了,但是这个卑鄙的家伙并不领情,他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脚用力揣向画龙的脚踝。画龙毫无防备,失去重心,一倒地就被黑皮勒住了脖子。

  画龙立刻感到呼吸困难,他用拳击打黑皮的头,越挣扎黑皮勒得越紧。

  医学已经证明,一个上吊的人,只需要1分半钟,就会手脚不听使唤,慢慢失去知觉。上吊而死的人不仅舌头会吐出来,有的还会大便失禁拉一裤裆,有的下身勃起瞬间射精。

  画龙此刻的意识就有些不清晰了,有种想大便的感觉。他的眼球暴突却视线模糊,他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

  这时,他隐约看到身边的地上有一个红点,原来是他扔的那个烟头。烟头快要燃尽了,并未熄灭,在风里一亮一亮的。画龙用手捏起来,将灼热的烟头按在黑皮的腋窝里,黑皮痛得松开了手。

  人的命运有时会因为一些细小的事物而发生转折,例如一句话、一个眼神、一面墙、一个烟头。

  画龙摆脱控制,站了起来,黑皮的脚刚才被画龙扭伤了,这使他非常被动,在后面的对抗中完全失去了反击的能力,画龙很快就结束了战斗,以一记右摆拳重重地击在黑皮的太阳穴上。

  黑皮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也许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