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开奖记录|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卷 侏儒情怀 第十四章 几句对话

第四卷 侏儒情怀 第十四章 几句对话

  每一幢破旧的楼都发生过很多故事。

  在松花江的河道狭窄处,紫藤在岸边乱窜,往往越过河流,架起一座座花桥。在云南有一条公路,野蔷薇在路两边爬上树的枝头,在道路上空形成很多个漂亮的拱顶和拱门。在华城三元里有两幢楼,楼下各有一个垃圾堆,垃圾堆里疯长的爬山虎攀缘上墙壁,沿着两幢楼之间的电线握手相交,成为一道绿色的瀑布,瀑布中还有牵牛花和葡萄,行人走过时往往要用手拨开垂下来的枝蔓。

  一个走亲戚的外地人对此啧啧称奇,他说:“太漂亮了!”

  亲戚说:“你不知道。”

  外地人问:“不知道什么?”

  亲戚指指左边的那幢楼说:“楼里闹鬼!”

  1992年,常常有蛇从楼道里爬出来,当时这里住着一个贩蛇的人。

  1994年,如果有人在深夜路过,会听到楼里传来咳嗽声以及婴儿的哭声还有嘘嘘的声音,那是刺猬、猫、穿山甲发出来的,这些也是用来贩卖的,华城人喜欢吃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楼道很窄很黑,即使在白天,给人的感觉也是阴森恐怖的,居住在这里的大多是外地来的出租户。1998年,有两个人租了六楼东边的房子,但是细心的邻居只看到了其中一个人,另一个人自从进了房子后就没走出来过。

  只过了半个月,那个人就退房了,又搬进来两个男学生。

  搬进来的当天夜里,很黑,周围都很安静,一个学生做噩梦,醒了,睁开眼看见在离床不远的椅子上坐了一个黑影,仔细看竟然是个人。他吓坏了,急忙起身打开灯,黑影不见了。另一个学生也醒了,揉揉眼睛问干吗不睡觉,学生就说看见了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另一个学生骂他神经病,哪有什么人,连个鬼影都没有。这个学生也怀疑是自己看错了,于是关了灯继续睡。然而他睡不着,闭上眼睛老是想着那个黑影,最后实在忍不住睁开眼睛往那椅子上望了一眼,那黑影又坐在了那里,似乎还在动。他壮了壮胆,坐起来看,终于看清了,离自己不远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但是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能分辨出是个男的。这时候他觉得自己头皮发麻,直觉告诉他,这个黑影不是人,应该是鬼!他大力地推醒同伴,同伴十分生气,准备破口大骂,但是看到他那张因惊恐而扭曲的脸的时候,同伴也意识到了什么,拉亮灯之后椅子上的人影就不见了。

  第二天,他们找到房东,告诉他房子不租了。

  学生走后,又搬进来一个菜贩子,菜贩子在夜里也遇到了很多奇怪的事。厨房的水龙头常常自动打开,房顶上有时会听到异样的响声,就像玻璃球落在地面上的声音。有一天他在睡梦中,感觉从床下伸出一只冷冰冰的手,摸他的脸。他不堪忍受,只好退房。这一系列奇怪的事,使房东报了警。

  警察不相信这些邪乎的事,房东几次三番要求调查,要不他的房子就没法出租了,警察只好去那房间查看。他们用鲁米诺荧光显色,发现在黑暗中,地面的血点像银河一样散开着,青白色的血迹一览无余,很明显,这间房子里发生过凶杀案。

  房间里有一股臭味,因为当时是冬天,臭味并不是很浓。一个警察觉得是床底下的那双鞋发出的味道,但是那鞋是一双新鞋,警察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决定把床翻过来看看。

  床一翻过来——赫然发现一具男性尸体,被绑在了床底!

  孙明少把尸体藏在沙发里,杨合滔把尸体冻在冰箱里,朱玉把尸体砌在墙壁里,宫润焙把尸体埋在粪坑里。有些藏尸方式并不高明,绑在床底的那具尸体经过警方调查确认了身份,他是一个被通缉的逃犯,1995年任河北邯郸某银行金库管理员,与另一位管理员窃款外逃,而后发生矛盾被同伙杀害。

  过了一年,大家已经淡忘了这件事,有一对做生意的夫妇,带着两个孩子,住进了这里。

  一个女孩16岁,一个男孩只有3岁。这对夫妇很勤快,每天天不亮就去贩卖蔬菜,后来卖水果,一年下来,也发了点小财。女孩在一家包子店打工,很少回家。那个男孩,不爱说话,样子有些呆傻,尤其是他的脸非常苍白,还泛着青灰色,就像是死人的脸。

  有一段时间,夫妇二人一连几天都没有出门,平时这两口子都是早出晚归,这使邻居感到非常奇怪。

  对面楼上住着一个高二的学生,他唯一的爱好就是用高倍望远镜偷窥附近的楼层,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他看到一个毛骨悚然的画面:对面楼上一个男人吊死在房间里,一个小男孩抓着他的腿往墙上撞。

  警察使用切割机打开防盗门,一股熏人的臭味扑鼻而来,夫妇二人死在房间里,现场惨不忍睹。女人是被斧子砍死的,墙壁上溅满了血,尸体横躺在地板上。男人吊死在窗前,身体已经腐烂,密密麻麻爬着蛆,甚至在嘴里、眼睛里、耳朵里,也有蛆爬进爬出。警方很快查明,男人杀了妻子,然后自杀,然而杀人动机却始终没有调查清楚。使警方感到恐怖的并不是凶杀现场,而是那个孩子,那个3岁的孩子,以为爸爸妈妈睡着了,就在他们的尸体身边,吃些小饼干,喝凉水,自己和玩具玩,和死去的爸爸妈妈说话,大哭,哭得嗓子哑了,孩子就这样生活了三天。

  孩子的天真无邪与凶杀现场的残忍血腥形成恐怖的对比,这个孩子怎么能理解周围的一切,他如何面对这巨大的永远的阴影,他会怎样面对这个悲剧,将来又如何接受?

  从那天开始,孩子就不说话了,在外人面前成为了一个哑巴。姐姐把他送到了全托幼儿园,周末接他回来,只有在姐姐面前,他才会简单地交谈几句。

  因为六楼东户发生过两起耸人听闻的凶杀案,所以西户一直没有人敢来出租。2000年10月20日,对面楼上那个喜欢偷窥的学生用望远镜看到,有四个人搬进了六楼西户,其中一个人有两个头,后来学生仔细观察到那个“头”只是个大瘤子。

  这四个人是:三文钱、寒少爷、高飞、画龙。

  画龙:“这地方安全吗?”

  三文钱:“对门刚死过人,一个男的把一个女的砍死了,用斧子,男的上吊了。”

  高飞:“浑身都是蛆。”

  寒少爷:“听说,警察出来后都蹲在楼道里,哇哇地吐。”

  寒少爷:“楼下的几个出租户都搬走了。”

  三文钱:“这幢破楼是空的,对门的邻居就剩下个女孩,星期六才会回来。”

  画龙:“大怪怎样了?”

  三文钱:“还在医院,他的脸没有那么大了。”

  画龙:“万一邹光龙去找麻烦呢?”

  高飞:“炮子的那三个小兄弟在那儿看着呢。”

  三文钱:“让他们回东北吧。”

  画龙:“炮子是谁?”

  三文钱:“你问得太多了。”

  高飞:“今天告诉你,明天你可能就没命。”

  画龙:“还有个问题,你咋叫这名?”

  三文钱从兜里拿出几个硬币,把它们依次抛向天空,两手交替,再接住硬币。

  三文钱:“我以前扔刀子和火把,那时我们有一个马戏团。”

  高飞:“山爷也是。”

  三文钱:“山牙是驯兽的,耍猴的,三条腿的鸡,五条腿的羊,都归他管。”

  三文钱:“他有一条假腿,有一次下雨,他的假腿上长出了蘑菇。”

  三文钱:“他还训过一只松鼠,后来,那松鼠上吊了。”

  画龙:“松鼠也会上吊?”

  三文钱:“吊死在两根树杈上。”

  高飞:“说到这里,我倒是想问问你。”

  画龙:“什么?”

  高飞:“你怎么不杀了黑皮?”

  画龙:“不想。”

  高飞:“你不会是警察派来的吧?”

  画龙:“有我这么拼命的警察吗?黑皮差点把我勒死。”

  高飞:“有,我以前见过一个,他叫周兴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