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长龙最长几把|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卷 生死追击 第二十三章 荒岛逃生

第六卷 生死追击 第二十三章 荒岛逃生

  曾有个船长对水手说:“这个指南针,不指南,也不指北。”

  水手问:“那它指向哪儿?”

  船长回答:“罂粟岛。”

  很久以前,一些沿海的居民就有一个愿望,想在这荒岛上种出五谷杂粮。他们一次次播种,又一次次失望。麦子和玉米就像野草,长不到抽穗就枯黄了。荒岛还是荒岛,种下的东西颗粒无收。清朝末期,一伙海盗乘船登陆,他们在岛上种植罂粟,大获丰收,从那时开始,人们就把这个岛称为罂粟岛。

  太阳从海上升起,天边,云层的缝隙中漏出玫瑰色的朝霞,海面风平浪静。

  寒冰遇脸色苍白,依然昏昏沉沉的,画龙和周兴兴帮他脱掉上衣,子弹打穿了胳膊,伤口露着白骨,触目惊心。脱掉上衣的寒冰遇显得比较胖,荒岛上缺医少药,伤口已经感染化脓,用不了几天,这个胖子就会变成死胖子。

  他们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

  第二天,他们搭建了房子。

  第三天,他们吃掉了房子。

  所谓的房子就是在土坡上挖了一个坑,上面搭着几片海带。海岛的晚上很冷,整个晚上都刮着风,白天又很热,太阳晒的人头昏脑涨。海带是画龙在沙滩上捡到的。海浪把一团海带冲到沙滩上,画龙捡回来,本来想做遮阳挡风之用,但他们又饿又渴,填饱肚子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饥饿是什么感觉?

  一些上了岁数的老年人,他们在回忆往事的时候,依然会感到恐惧。曾经有个老人讲起他是怎样将一把扫帚吃下去的。三年自然灾害过后,有个生产队长种植的土豆获得丰收,他饿怕了,他将土豆煮熟,捣烂成泥,在自家的院子里用土豆泥砌了一面墙,等到灾荒再次来临的时候可以吃墙度日。

  画龙说:“我现在可以吞下去一头牛,如果有人请我吃饭,我会把今天的、昨天的,还有前天晚上的饭一块吃下去。”

  “嚼起来像牛肉干,很筋道。”周兴兴撕下一片海带,示意寒冰遇要不要尝尝。

  寒冰遇摇摇头,过了许久,说出一个字:“水!”

  失血过多的人必须补水,海带的味道是咸的,吃多了更感到口渴。

  周兴兴吃完一片海带,仔细观察着海带的根,试图从上面找到什么。根系粗壮,发达,这说明海带正处在成熟期,海浪能将海带冲上沙滩,这说明附近海域生长着大量的海带,这样也就解决了吃的问题。他让画龙去周围的海滩看看,一会儿,画龙回来了,不出所料,他又抱回来一团海带。

  周兴兴找了一个凹坑,在坑的周围铺上海带,压上石块,免得夜里被风吹跑。

  画龙问:“你这是干吗?”

  周兴兴回答:“明天就有水了。”

  到了夜晚,海上的潮气和雾气会凝结成水珠,水珠顺着海带流到凹坑里,积少成多。第二天,画龙和周兴兴去看,不禁大失所望,水,确实是有了,但是只有一点点,他们必须在太阳升起之前喝掉,否则就会被阳光晒干。周兴兴和画龙把这仅有的一点水让给了寒冰遇,寒冰遇毫不客气,两口喝光,周兴兴和画龙只能吞咽口水。

  周兴兴尝试着用干净的沙子过滤海水。他挖了一个坑,装上沙子,将海水倒进沙子里,经过沙子层层过滤后,再由坑下方的一个出水口流出来。然而海水经过沙子过滤后,水质并不会发生根本的改变,喝起来依然又苦又咸,不能饮用。

  画龙焦躁不安,周兴兴坐在沙滩上沉思,两人嘴唇干燥,他们已经三天没有喝水了,肚里只有一些海带。沙滩上很干净,没有蜗牛和贝壳,周兴兴站起来,叹了口气,大海让他感到失望。他把目光转向荒岛,荒岛地势平坦,一些洼地里有些干枯的海带,已经不能食用。那些海带成熟之后,根部脱离礁石,被海水冲上沙滩,被阳光晒干,又被风吹进洼地。

  周兴兴惊喜地大叫了一声:“有水啦!”

  画龙跑过来:“在哪儿?”

  周兴兴指了指大海。

  画龙说:“操!”

  周兴兴蹲下,用手将面前的土聚拢成一堆,他问画龙。

  “你怎样用这堆土杀死一个人?”

  “用土迷他眼睛,然后……”

  周兴兴呵呵一笑,说:“这堆土也是杀人凶器,只需要用水、用火,它就会变成一块砖头。”

  画龙说:“是的。”

  周兴兴说:“除了砖头,这堆土还可以变成别的东西。”

  画龙说:“什么?”

  周兴兴回答:“锅!”

  画龙点点头,又疑问道:“没有水,要锅又有什么用?”

  周兴兴说:“有了锅也就有了水。”

  我们在中学时都做过一个物理实验,将一张纸叠成船的形状,纸船里放入水,点燃蜡烛,在纸船底部烧,纸船不会烧着,而纸船内的水会烧开。

  假设在远古时期,某个山洞里住着两个猿人,一个会使用水,一个会使用火,如果他们是一雄一雌,则可能会交配,他们的孩子长大,懂得使用石头、土、树枝等简单的工具,孩子的孩子长大——一个器皿就出现了。在石器时代和铜器时代之间出现了一些碗、陶罐和盆。

  周兴兴做的是一个砂锅!

  他用袜子筛土,掺入细沙,沙子经过高温会结成圆润的晶体,这样使得砂锅表面圆润,可以耐高温,更结实。他用水和泥,制坯,晾干,在土坡上做了个简易的窑洞,经过高温,一个砂锅就烧制成功了。

  我们不得不说,这个砂锅的样子很丑,像一个很大的砚台。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画龙钻木取火试图点燃那堆干枯的海带的时候,寒冰遇将一个打火机扔到他脚下,寒冰遇抽烟,所以随身携带着打火机。

  周兴兴用同样的办法烧制了一个锅盖。

  等到这一切都做好之后,画龙问:“水在哪儿?”

  周兴兴说:“等着看!”

  他在锅里加入海水,在下面烧火,一会儿,海水就沸腾了,蒸发为蒸汽,盐留在锅底,蒸汽冷凝为蒸馏水,水珠沿着锅盖预留的缝隙不断滴落出来,这即是淡水。蒸馏法的原理很简单,像新加坡、瑙鲁等岛屿国家也是采用这种海水淡化技术。

  他们用石板做了个简易的蓄水池。

  画龙高兴地说:“我请你们俩喝海带汤,我的手艺不错呢。”

  周兴兴说:“晚上,我们吃清蒸螃蟹!”

  画龙说:“没有螃蟹。”

  周兴兴说:“有。”

  画龙说:“我怎么没看见?”

  周兴兴说:“沙滩上有螃蟹的脚印,你到退潮的时候去看看吧。”

  等到晚上退潮的时候,画龙果然在沙滩上捕捉到一些螃蟹,还有活蹦乱跳的小虾小鱼。他们三人饱餐了一顿,寒冰遇的状况似乎也有所好转。蒸馏淡水需要大量的燃料,很快,海岛上干枯的海带就烧完了。画龙每天都去打捞海带,他从一块礁石游向另一块礁石,每块礁石周围都生长着大量海带,海带属于浅海植物,画龙并不需要多么高明的潜水本领就可以捞到很多,在沙滩上经过暴晒,就可以作为燃料了。

  太阳升起一次,周兴兴就在石头上画一条线,时间过得很快,他们被困在海岛上已经七天了。那天下午,他们三人正在闲聊,寒冰遇指着天边突然说:“快看!”

  三人站起来,不禁看得呆了。

  乌云从天边翻滚而来,海面静得出奇,顷刻间,狂风大作,天空一刹那阴云密布。平静的海平面涌出很多气泡,乌云越压越低,一个大气泡升起,破裂后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股细细的黑色云柱从乌云中向下伸展,底部下垂的漏斗状云柱渐渐与漩涡相接,水面“砰”的一声,海水开始快速旋转,逐渐形成水柱冲天,与黑云相连在一起。

  画龙惊呼道:“海龙卷!”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而又恐怖的场面,人在大自然面前显得太渺小了。

  周兴兴大声喊道:“那边还有一个!”

  天边又出现一个海龙卷,从东南方向缓慢移动,它的上端与雷雨云相接,下端直接延伸到海面,很快,两个海龙卷慢慢接近,巨大的能量使云层打转,云的转动也带动了空气的转动。海龙卷越转越快,一瞬间,两个海龙卷合二为一,一个巨大的海龙卷出现了,旋转飞舞,气势汹汹,周围的云层释放出闪电,海龙卷的根部四溅着如蛇的水花,场面惊心动魄,非常壮观。

  龙卷风是一种强大的风暴,它与低气压和旋转的风向有关。当地表和海面的空气被加热,柱状空气从积雨云风暴的上部下降,龙卷风发展的迹象就变得非常明显——空气低压区域开始剧烈旋转。

  海上的龙卷风可引起海龙卷,水中的鱼虾,甚至搁浅的沉船都会被卷入空中,一只水母在浪花的蕊间被抛出来,在天空打开裙裾,一只飞鸟的眼神也在此时闯进一条鱼的回忆。沿海的居民有时会看到奇怪的景象,海龙卷过后,鱼从天而降,落在他们家的院子里。

  有些龙卷风只能保持几秒钟,有些会持续一小时以上。

  二十分钟后,龙卷风消失在云层中,暴雨夹着冰雹倾盆而下。

  周兴兴和画龙躲避进坑洞里,寒冰遇让他俩出来。

  画龙问:“干吗?”

  寒冰遇说:“老天有眼,这场雨下得好。”

  周兴兴说:“明白了。”

  他们冒着大雨和冰雹,在岛上建立了几道堤坝,拦截雨水,等到雨收云住,他们将积水引导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池塘,这样就彻底解决了淡水危机。

  岛上的生活孤独而又平静,他们用海螺喝水,用砂锅煮海带、螃蟹、鱼和虾。他们看到过一条海蛇断成三截,依然还会活着。有时,海面上会漂着一片片红色的树叶,他们觉得那叶子实在太美了,于是把手伸进水里,想捞片树叶瞧瞧,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树叶”竟然漂动起来,一会儿没入水中不见了。原来,这不是什么漂亮的树叶,而是叶形鱼在水面上闭目养神!叶形鱼总是把自己装扮成树叶,可以骗过人的眼睛。

  自从那场暴雨过后,寒冰遇的伤口就恶化了,大面积溃烂。他的胳膊已经抬不起来,浑身都散发着臭气,更糟糕的是被雨水淋了之后,他开始发高烧,如果不加以治疗,周兴兴和画龙只能眼睁睁看着寒冰遇慢慢死去。

  画龙对寒冰遇说:“把你的胳膊砍下来吧?你看整条胳膊都烂掉了,还有这味道真的很让人作呕。”

  周兴兴说:“把胳膊砍下来也不一定能保住命,那样会出现一个新的伤口,再说,我们没有刀子,拿什么砍,难道要用石头砸?”

  画龙说:“那只有慢慢等死了。”

  寒冰遇不说话!

  当一个人快要死去的时候,他会听到苍蝇的嗡鸣。

  寒冰遇的脑子就嗡嗡响,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一天到晚躺在土坑里。

  有天傍晚,一只海鸥,在飞行中突然死去,落在海岛上。

  周兴兴和画龙跑过去看,这只海鸥应该是死于谋杀,凶手是风、疾病和人类。它的一只脚爪受伤了,可能是在捉鱼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污染的大海,到处乱扔的垃圾,这些是它致命的死因。

  画龙说:“老天要是能空降一个医生过来就好了,并且带着手术刀、药品,还有青霉素。”

  周兴兴看着海鸥沉思:“会有医生的。”

  画龙半信半疑地问道:“什么时候?”

  周兴兴语气坚定:“明天早晨。”

  画龙嗤之以鼻:“骗人。”

  周兴兴说:“再耐心地等一个晚上。”

  画龙说:“我们打赌,如果明天看不到医生,那你就去捞海带。”

  周兴兴说:“好!”

  第二天,海鸥的尸体腐烂了,发出难闻的臭味,周兴兴坐在地上,对着海鸥自言自语。画龙走过去,问他医生在哪儿,周兴兴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儿,周兴兴问海鸥:“你从哪来?”

  海鸥不回答。

  周兴兴继续问:“你有没有看见医生?”

  海鸥一动不动。

  画龙不解地问道:“周兴兴,你是不是吃海带吃成傻子了?”

  周兴兴继续审问海鸥:“你想顽固到底是不是,我们的政策难道你不知道?”

  画龙哈哈大笑:“你可以对它严刑逼供。”

  周兴兴严肃地说:“我是一个刑警,也干过多年的预审,现在我在审问海鸥,请不要打扰我好吗?”

  画龙说:“它要是能开口,也只会对你说——我死了。”

  周兴兴回头瞪他。

  画龙忍住笑,看周兴兴到底想干什么。

  周兴兴问道:“你有没有看见过苍蝇?”

  画龙说:“我看到过。”

  周兴兴不理他,对海鸥说:“看来我只有验尸了。”

  周兴兴拔掉海鸥的羽毛,撕开它的身体。海鸥的五脏六腑已经生了密密麻麻的小蛆,一股臭气弥漫开来。画龙捂住嘴,感到一阵阵恶心。周兴兴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捏起一只小蛆,他对画龙说:

  “在这里,这就是医生!”

  死亡的第一个见证者通常是苍蝇。这是因为苍蝇的嗅觉非常敏锐,它们往往在几公里之外就能嗅到新鲜的尸体。一只雌蝇只需十分钟就能找到一具尸体,然后在上边产卵。这些卵经十到十四小时,即可蜉化成蛆。从蛆的孵化、吃掉尸体组织。发育到蛹阶段,最后作为成虫飞走,这一全过程需要八至十四天。法医也是因此来推断一具尸体的死亡时间。

  蛆虫确实是最好的外科医生。

  医院对伤口腐烂经久不愈的病人常常感到束手无策,因为腐烂组织用人工方法很难清理干净。在几个世纪前,蛆就已经被用来治疗伤口感染,从滑铁卢战役到索米战役,以及美国内战时期,蛆的治疗作用就被战场上的外科医生发掘利用。在伤口处放入蛆,蛆可以吃掉腐烂的伤口中坏死的组织和细菌,蛆是一种食腐幼虫,对新鲜的肉并不感兴趣,所以不必担心蛆会把整个人都吃掉。在战争时期,很多野战军人在没有药品的情况下,就是用这种方法来治疗的。

  周兴兴把一些小蛆用盐水简单地消毒,然后放进寒冰遇的伤口,他撕破衣服,帮寒冰遇包扎好伤口。

  寒冰遇说:“谢谢。”

  画龙问:“你现在是什么感觉,要知道,蛆正在你的胳膊里爬呢。”

  寒冰遇回答:“有点痒。”

  周兴兴说:“蛆必须经常更换,要不然,你的胳膊里会飞出来苍蝇。”

  十天之后,寒冰遇奇迹般地好了,蛆不仅吃掉了溃烂组织,还促使伤口生成一种有助于新组织生成的生物酶。这样,伤口很快长出了健康的新组织。

  1998年9月2日,两只鸟在一个人的头顶飞过,后来,那鸟的羽毛出现在他的羽绒服里。

  1999年4月19日,一个渔民放生了一只海龟,他在龟壳上刻下了四个字:福寿延年。

  2001年6月20日,也就是周兴兴、画龙、寒冰遇三人被困在岛上的第二十八天,一只海龟刚刚爬上沙滩,就被画龙捕获,周兴兴和寒冰遇看到海龟背上刻有“福寿延年”的字迹。

  画龙说:“海龟肉,味道不错的。”

  寒冰遇说:“放了它吧。”

  周兴兴说:“现在已经进入海龟的产卵期,会有很多海龟上岸的。这只,就放生吧,也许会给咱带来好运。”

  海狮最先爬到岸上交配,这种动物吼声如狮,且个别种类颈部长有鬃毛,又颇像狮子,故而得名。画龙的拳脚功夫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在沙滩上和海狮搏斗,最终那只海狮战败,被他们三人吃到了肚子里。海豹和海狗又陆续登岸,它们必须上岸来交配和繁衍,年年如此,代代相传。海豹就像一个履带式挖土机一样用腹部爬行,海狗的毛皮珍贵,雄性海狗鞭更有壮阳补肾之效。当然,这两种动物也进入了周兴兴他们的肚子。

  第二天,大批海龟登陆了。

  海龟在各地产卵的时间不尽相同,4月~7月为繁殖旺季。雌雄海龟群居在珊瑚岛周围,互相追逐,选择配偶。有时雌海龟对求爱的雄海龟看不上,就用头对着雄海龟,不让雄海龟爬上背后,雄海龟总想方设法从旁边绕至雌海龟背后,雌海龟也总是随机应变,转过身去用头顶着对方,不让雄海龟得逞。若二者满意,情投意合,雄海龟就爬到雌海龟背上,用前肢爪钩住雌海龟背甲,长长的尾巴同下往前弯曲,交接器插入雌海龟的泄殖腔中,交配的时间可长达3~4小时之久。

  周兴兴观察到,海龟上岸产卵的时间,一般是晚上10点以后。它们用鳍状四肢笨拙地向前爬行,沙滩上留下两条宽宽的与履带车痕迹相似的龟道。在海水淹不到的沙滩处寻找产卵地点。此时的雌海龟虽然有些迫不及待,但却格外谨慎,略有风吹草动,它们就立即返回大海。因为捕龟者和一些野兽往往在这期间等待捕捉上陆产卵的雌海龟,或挖食它产下的卵。海龟一旦在陆上被掀得腹面朝天,就只能束手就擒,产卵期的海龟警惕性特别高。只有确认万无一失的时候,它们才会寻找适宜的产卵地点。海龟在产卵地点的选择上也是很认真的,既要有利于卵的孵化,又要不易被敌害发现和破坏,所以花的时间很长。

  寒冰遇也在仔细观察海龟的产卵过程,他发现海龟选择好场地后,先用巨大的前肢挖出一个宽大的凹坑。坑的深度与龟体高度相当,将整个身体隐伏于坑内,然后再用两个较短的后肢,交替在生殖孔下方挖一个垂直的卵坑。尽管海龟老态龙钟,行动迟缓,但挖坑时后脚踏实地却像人手一样灵巧,像勺子一样将沙粒舀起,小心翼翼地提上来抛出坑外,有时抛得很远。产卵海龟多时会使整个海滩响起沙沙的挖沙声。坑有半米多深,边壁垂直,像一口小井。如果地点适宜,用不了十分钟就可以挖好。若遇塌陷或沙中有瓦砾等杂物,就需要用很长时间去清理。

  卵坑挖好后,稍事休息,便开始产卵。产卵前,先用后肢向尾和泄殖孔处拍几下,将黏附的沙拍掉,然后泄殖孔向卵坑中排出几滴白色透明的液体,随即产出第一颗卵,卵很像一个白色的乒乓球,卵壳坚硬而富有弹性,不易破损。海龟一旦开始产卵,无论什么强烈刺激,它都全然不顾。整个产卵过程十分钟左右。这期间它一直不断地排出黏液,使整个卵坑都被带有黏液的沙粒包裹着。产卵结束后,就用后脚拨沙将卵坑掩埋起来,然后爬出掩体坑,再用前肢将坑填平,最后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爬回大海。

  海龟蛋是一种美味,画龙在挖海龟蛋的时候,有些海龟一边爬向大海一边流泪。

  这是因为海龟在吃水草的同时也吞下海水,摄取了大量的盐。在海龟泪腺旁的一些特殊腺体会排出这些盐,造成海龟在岸上“流泪”的现象。

  经过细心的观察,寒冰遇对画龙说:“我们有办法离开这荒岛了!”

  画龙说:“除非有船。”

  寒冰遇说:“我们可以自己造一条船。”

  周兴兴说:“我也想到了。”

  画龙说:“这岛上连棵树都没有,用什么造船?”

  寒冰遇对周兴兴说:“咱俩把答案写出来,看看是不是一样。”

  周兴兴说:“好!”

  周兴兴和寒冰遇在沙滩上各自写了出来,画龙去看,发现他们写的都是两个字:海龟!

  他们制造的船是由这些东西组成的:绳索、麻袋、死海龟、活海龟。

  绳索是用海带的柄、茎以及纤维编织而成的。海带分为柄、茎、叶,市场上见到的海带多是叶片。海带的柄部很坚硬,茎也有柔韧性,他们去除叶片,将柄和茎抹上海豹油,经过烟熏水浸,这种自制的绳子也是非常的经久耐用。用海带做的绳子并不稀奇,很多水手也懂得用海藻制作绳子。

  麻袋是和他们一起被扔在荒岛上的。他们将麻袋裁开,将绳索编织成网状,然后铺在上面。这样就造好了船身。

  死海龟主要起到浮标的作用。溺水死亡的人,男尸脸朝下,女尸脸向上。这是因为骨盆构造的原因——女人的屁股比男人的大。溺水死亡的人,不管男尸女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浮在水面。在腐烂的过程中,尸体内会产生大量气体,这使得水中的尸体会漂浮在水面。海龟同样如此,将海龟翻过来,四脚朝天,死亡后扔到海里,死海龟也是漂浮着的。他们用绳子将十二只死海龟捆绑在“船身”上,这样就做成了一个气筏。

  活海龟可以作为这气筏的动力。与陆龟不同的是,海龟不能将它们的头部和四肢缩回到壳里。他们用绳子系住活海龟的脖子,坐在筏子上,海龟会像骡子和马那样拉着筏子在海中前进,这样也就有了动力。他们挑选了四只健壮的海龟。海龟正处在产卵期,它们会凭借本能以最快的速度游向陆地。海龟是浅海动物,尽管可以在水下待上几小时,但还是要浮上海面调节体温和呼吸,所以不必担心海龟会一直潜进深海。

  四天之后,他们的船造好了!

  他们选择在中午起航,因为中午既不是涨潮也不是退潮时分,海面风平浪静。

  画龙自告奋勇要当船长,他大喊了一声:“出发!”

  他们离开了荒岛。海龟划动四肢,一刻不停地游着,海龟拖着筏子在平静的水面上慢慢地行进,三人坐在筏子上,回头去看这座生活了一个月的荒岛,心里感慨万千,按照现在的速度,大概到黄昏时间就可以登陆了。

  寒冰遇教授给画龙驾驶海龟的技巧,他告诉画龙必须得紧紧牵住海龟,不要让绳索绷紧到快要迸断的地步,如果海龟向下沉,千万不能猛地一拉,必要的时候给海龟放出绳子。通过绳索在水中的斜度来判断水下海龟的位置,一直控制海龟的路线不要改变。

  画龙不耐烦地说:“知道了,就好像你经常驾驶海龟似的。”

  寒冰遇呵呵笑了:“我也没什么经验,不过这和驾驶骡子、马,没什么区别嘛。”

  周兴兴在观察筏子上绑着的死海龟,他用手按了按,发现浮力很大,足够坚持到他们登陆。

  寒冰遇开始讲起一些趣闻,他说有的鲸鱼会自杀,它们自己游到岸边,搁浅在那里,胃里常有乌贼和章鱼活生生地爬出来,还有海龟从鲸胃里钻出来,在沙滩上还乱蹦乱跳。海龟极有灵性,在广东惠东县海龟湾自然保护区,有个叫“安安”的百年雌海龟,它能背着一个小孩在水中嬉戏。

  他们渐渐远离了海岛,一直向西,就会抵达我国的海岸线。三人坐在筏子上,海水和天空一样湛蓝。突然,绳索迅速地上升,四只海龟全部浮到海面上,它们在水底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惊慌失措,想四散奔逃。画龙竭尽全力拽住绳子,才没有使绳索挣断。

  他们看到筏子旁边的水下有一条可怕的阴影游过,阴影渐渐变大,它转了个弯,慢慢升到了水面。

  周兴兴喊道:“鲨鱼!”

  他们看清楚了,那是一条大青鲨,高耸的脊鳍像刀子般划破水面,水从它身上向两边直泻。他们注视着鲨鱼绕了个圈,再次逼近,它的力量和美,全都暴露无遗。鲨鱼猛地张开大嘴,吞下去一只海龟。

  画龙喊了一声:“糟糕!”

  鲨鱼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死海龟的嘴巴里一直在滴着污血,当那血迹在海里下沉并扩散的时候,鲨鱼在很远的地方就闻到了。它有着超强的嗅觉,它从水底深处上来,嗅到了血腥气的踪迹,就顺着他们的筏子所走的路线追踪过来,全然不顾一切,有时它迷失了气味,但是它又重新寻找到了方向。

  很快,三只活海龟都被鲨鱼吃掉了。画龙试图保护最后一只海龟,他将海龟拽到身边,但是那条鲨鱼跃出水面,一口咬住了海龟。画龙瞧准机会,向鲨鱼的眼睛上猛击一拳,眼睛凹下去,迸出鲜血,血液在水中漂开去。一会儿,其他鲨鱼闻到了血腥味,很快也游了过来。它们很兴奋,因为饿昏了头。六七条鲨鱼开始袭击眼睛受伤的那只鲨鱼,受伤的鲨鱼在海面上翻滚着身体,扭动着尾巴,在挣扎中被同类吃掉了。

  失去了动力的筏子开始在海面上打转,三人沉默无语。

  过了一会儿,画龙说:“我在想,咱们三个谁会被鲨鱼最先吞下去。”

  周兴兴说:“但愿是我,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们俩死在我前面。”

  寒冰遇说:“以前,我当兵的时候,我们进行野外生存训练,我们连长讲过一句话,这句话很管用,至少救过我三次。”

  画龙问:“你们连长说的是什么?”

  寒冰遇说:“最后一刻,也不要放弃希望。”

  鲨鱼游走了,没有再来。鲨鱼不是食腐动物,所以那些作为浮标的死海龟安然无恙。

  他们用手划着筏子,但是徒劳无功,因为海水中有很多暗流,他们双手的力量并不能前进多少。几小时过去了,依然看不到陆地的影子,他们感到筋疲力尽,只能任由筏子随着波浪浮动。

  寒冰遇在水中捞出一簇黄色的马尾藻,把它抖抖,一些小虾就掉下来。小虾在麻袋上蹦跳着,甩着脚,像跳蚤一般。寒冰遇用拇指和食指掐去它们的头,连壳带尾巴嚼着吃下去。它们很小,可是营养丰富,而且味道也好。周兴兴和画龙情绪沮丧,甚至感到绝望,因为天就快黑了。

  夕阳照着海水,波光粼粼中可以看见七色彩虹,晚霞布满了天边,太阳正在慢慢地落下去。

  他们的筏子在大海中随波逐流,一条金枪鱼贴近海面游过,最后一线阳光照耀着它像金子般闪亮的鳞片。暮色渐渐苍茫,他们在这大海中漂荡,开始想念那座荒岛。他们感觉自己是这样孤单,也许每个人都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座岛。他们背靠背,身子贴在一起,这样会感到暖和一些。

  三个人都不说话,沉默着。

  天已经黑了,没有月光,只有暗淡的星光。

  海上渐渐地起风了,海浪随时都可能将这筏子打翻。黑暗中,风声呼啸,越来越大的风刮得波涛汹涌,一个大浪卷来,三人的身上都湿透了。

  寒冰遇说:“你们俩相信神吗?”

  周兴兴说:“我信。”

  画龙说:“我不信。”

  寒冰遇说:“画龙,以后你也会信的。”

  他打着了打火机,向空中摇动着手臂。

  夜空中,一架直升机飞了过来,螺旋桨旋转的声音,惊起成群的飞鱼。

  海警并没有在岛上找到周兴兴、画龙、寒冰遇三人,他们在附近海域搜索了几小时,一无所获。他们向指挥中心汇报,白景玉勃然大怒,下令继续搜寻。很快,天黑了,海警请求返回,白景玉长叹一声,泪流满面,他慢慢摘下了自己的帽子!

  就在搜寻的直升机准备返回的时候,一个海警偶然回头,看到漆黑的海面上闪烁着一点光。

  那一点光正是寒冰遇手中的打火机发出来的!

香港赛马会排位表lm0,香港赛马会彩券管理局彩图,香港赛马会官网论坛,香港赛马会待中特段 江苏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江苏快三出租 湖南快乐十分怎样中奖号码 腾讯一分彩计划 福利彩票,福利彩票15选5,龙江福利彩票,上海福利彩票官方网站,山东福利彩票群英会 内蒙古时时彩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