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91333|十宗罪

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十宗罪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八章 奇葩女人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八章 奇葩女人

  特案组将侦破方向定性为情杀,庄秦夫妇和别人没有经济纠纷,但是夫妇俩人均有情人,庄秦还不止一个。因爱生恨的凶杀案例可谓数不胜数,中山市“2.5”凶杀案,犯罪嫌疑人张某因为妻子不是处女,用菜刀将其杀害,至今在逃;沈阳“12.15”杀人案,歌厅女子张某追随有妇之夫八年,因被抛弃,伙同姐妹杀害情人幼子。青岛“5.1”爆炸案,男子林某在前女友的婚礼上引爆自制土炸弹,死伤数人。

  庄秦和林六月的情人被列为重点调查对象。

  林六月的秘密情人张庆金下落不明,警方多次登门,均不在家。经过多方打听,得知此人前几天去了老家离婚手续,警方在电话里对他进行了传唤,并派出几名民警紧急赶赴他的户籍所在地,然而再次扑空,张庆金神秘消失,手机也关机了。

  从照片上看,张庆金戴着眼镜,是个文质彬彬的儒雅男人,有书卷气息,怎么也难以和变态凶手联系到一起。此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淄州警方在张庆金的住址附近以及可能出现的落脚点,都设置了监视小组,24小时蹲守,一旦发现他的行踪就立刻拘捕。

  侦破工作全面展开,汇总而来的信息让大家对死者林六月有了初步的了解。

  无论是同事,还是亲友邻居,都认为林六月是一个奇葩女人。

  林六月年过四十,风韵犹存,给人一种贤妻良母的第一印象。这个女人非常自恋,总觉的强奸犯躲在暗处对她虎视耽耽,包里带着防暴喷雾器,虽然这玩意一次也没用过。她从不放弃任何照镜子的机会,无论是路边商店的玻璃,还是汽车的车窗,甚至一个水洼,都要去照一下,看一下自己的倩影。每天早晨对着镜子顾影自怜,孤芳自赏,她静静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觉得自己好美。她唯一的一次化妆,被镜子中的自己吓到了,从那以后,她时常对同事说,女人就该素颜,清水出芙蓉,浓妆艳抹的都是鸡!

  林六月从骨子里鄙视农民,瞧不起民工,她有点洁癖,遇到乞丐,会掩鼻快步走过。周末的时候她会抄写佛经,买一条草鱼或者花蛤去公园的湖里放生。有同事约她一起去跳广场舞,她会淡淡地说,不好意思啊,我要去练瑜伽。她觉得跳广场舞是一件没有品位的事情!

  林六月有个香港的朋友,叫做宝玲,宝玲的老公是个富豪。五一和国庆期间,她会消失几天,对同事说:我去香港和闺蜜一起看赛马,吹吹海风,这次还会在酒会上见到华仔呢。她的一条披肩,自称是香港买来的,花了多少欧元,但同事在市内的服装商场见到了一模一样的披肩。她有时会在办公室里给宝玲打电话,旁若无人的和闺蜜聊一些明星的趣闻,称呼陈奕迅为小迅,彭于晏为晏晏,她似乎和韩国明星李敏镐很熟悉,每次和闺蜜在电话里说起李敏镐,都会故作害羞。经过查证,她的闺蜜宝玲是不存在的,是她虚构出的一个人。

  林六月很宠爱孩子,常常吹嘘小铁鱼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其实这孩子很笨,学习成绩全班倒数。有同事开玩笑说要订个娃娃亲,林六月瞪大眼睛回答,那怎么行,我家小铁鱼长大了是注定要当大领导的人,不过我想让孩子进军演艺圈,毕竟我认识那么多明星……

  大家对林六月的死感到极度震惊,对于她有个秘密情人也觉得非常意外。

  她非常鄙视婚外恋,却有个秘密情人。

  庄秦有两个情人,一个是牌友齐阿姨,另一个是他店里的售货员小明。

  小明是个单纯的农村女孩,身材娇小,脸上有雀斑,扎着麻花辫子。案发当天,小明一直在店里上班,店里的监控视频也证明了这点。面对警方的盘问,小明有些惊慌失措,死不承认自己和庄秦有染。经过多次工作,小明坦言,自己到店里上班的第一天,就被老板庄秦给睡了,此后一直保持着不正当关系。

  苏眉说:你为什么不离开他,你在这店里上班快一年了。

  小明低下头说,老板说过要娶我的。

  包斩问道:你会不会使用切割锯?

  小明摇摇头说,我不会啊。

  包斩说:你以前在工地上做过钢筋工。

  小明说:我是扎钢筋笼的,又不是切钢筋。

  苏眉说:你和林六月关系怎么样。

  小明说:老板娘啊,我很怕她,她一直怀疑我和老板的关系,有一次,就到店里来打我,抓我头发,还挠我脸,说我是狐狸精。

  包斩说:你当时怎么做的?

  小明说:我让她拿出证据来,她拿不出,气呼呼地走了。要是当场抓住我和老板好,打我也认了,没证据就打我,我可不服。

  二宝作为广场舞大妈之友,负责去走访齐阿姨。

  广场上很吵,音箱里传来的舞曲震耳欲聋,二宝和齐阿姨说话都得大喊对方才能听见。

  二宝大声问道:你和庄秦怎么认识的,发生过几次关系?

  齐阿姨随着音乐做着泼水的动作,一字一顿的说:数、不、清!

  二宝大声说:太吵了,咱们要不换个地方,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坐会儿?

  齐阿姨提高音调说:还花那冤枉钱干嘛,走,去我家,就在这附近。

  齐阿姨离异,孩子住校,平时一个人生活。她有两个爱好,就是跳舞和打麻将。回家的路上,她和二宝说自己和庄秦是打牌认识的,庄秦在牌桌下面用脚磨蹭她的脚,勾引她,她就上钩了。

  二宝说:大妈,您真开放。

  齐阿姨说:我们是——按照你们年轻人的话来说——炮友关系。

  楼道里很黑,堆放着一些杂物,齐阿姨一下子闪了腰,二宝搀扶着她回到家。

  二宝想让齐阿姨坐下来休息,但是齐阿姨家是木质的联邦椅,有点硬,二宝就把齐阿姨扶到了床上。

  齐阿姨侧躺着,拍了拍床,说道:二宝,你坐一会儿。

  二宝殷勤的倒了杯水,放在床头柜上。

  齐阿姨说,你做警察很辛苦吧,经常不能陪女朋友。

  二宝说:是啊,阿姨,不过我还没女朋友。

  齐阿姨的语气有点意味深长,说道:喔,年纪也不小了吧,怎么也不找个女朋友。

  二宝说:阿姨,没合适的,相亲过好多次了,大多数都是人家看不上我。

  齐阿姨说:你这小伙儿也挺俊的,不用着急的。

  齐阿姨想去拿点药,要求二宝扶她起来。二宝揽住齐阿姨的脖子,齐阿姨显得弱不禁风,也抱住了二宝,这个姿势很暧昧,二宝想了想,又把齐阿姨放下了,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药在哪,我去拿。

  齐阿姨指了指床头柜抽屉,二宝拉开抽屉,一阵翻找,只找到一根戴着避孕套的黄瓜。

  齐阿姨很尴尬,万分羞涩,她捂着脸说:羞死我了,你别动这个,放下。

  二宝看着黄瓜说:这个套啊,是保鲜的吧。

  齐阿姨满眼的哀怨,说道:你好坏。

  二宝扔掉黄瓜,说:对不起,阿姨,我不知道。

  齐阿姨说,去给我拿膏药,在外屋电视柜上。

  二宝去客厅,齐阿姨先脱了运动裤,又把秋裤从袜子里拽出来,脱得只剩下内裤,她想了想,又把大红内裤脱到屁股沟的位置,露着半个白花花的屁股。二宝拿药回来,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齐阿姨趴在床上说:你把膏药给我贴上。

  二宝的手有点哆嗦,张口结舌,贴上膏药后,齐阿姨又要求给她按摩下腰。

  齐阿姨说:唉,你知道我的情况,我一个人这么久了,嗯,不要笑话阿姨……往下按。

  二宝说:我该走了。

  齐阿姨说:往下按摩,对,按按屁股那里。

  二宝说:这,这不好吧。

  齐阿姨说:我的腰,你都摸了,有什么不好的,你的家伙有黄瓜大吗?

  二宝转身想走,刚才还弱不禁风的齐阿姨一下子翻过身,力气很大,把二宝扑倒在床,猛地抓住二宝的裤裆,脸色有点惊讶,随即媚眼如丝,说道:装什么呢,都硬了。

  二宝使劲挣扎,说道:阿姨,不要,不要这样。

  齐阿姨亲了一下二宝,说道:这小嫩肉,我们也做炮友吧。

  二宝的脸上全是口红印,他使出全身力气挣扎开来,穿着红裤衩露着股沟的齐阿姨试图拖住二宝,俩人在客厅里撕扯了一会儿,二宝夺门而逃……

  这件事情,二宝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发微博,身为警察,差点被一个中年阿姨强奸了,他觉得这是人生中的奇耻大辱。但是走访调查工作又不能终止,第二天,二宝硬着头皮再次与齐阿姨见面,齐阿姨若无其事,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经过调查,齐阿姨与庄秦只是互相利用,发泄生理需要,她也不具备作案时间。

  唯一的犯罪嫌疑人只剩下林六月的情人张庆金,此人下落不明。

  几天后,市区的一个出租屋发生火灾,消防员和邻居街坊很快把火扑灭,在出租屋里发现了一具吊着的尸体,死者正是张庆金。特案组在该出租屋的储藏室里找到了一台切割锯,锯片上还有明显的血迹。

  张庆金死的很坚决,纵火后立即上吊,从现场上来看,这个犯罪嫌疑人是畏罪自杀了。

  苏眉说:这个出租屋应该是张庆金和林六月约会同居的地方,房东说租了半年多了。

  画龙说:张庆金离了婚,想和林六月结婚,但是林六月迟迟不离婚,所以他把林六月和小铁鱼都杀了,自己畏罪自杀,这婚外恋玩的过头了。

  梁教授说:事情没这么简单,我直觉上认为,真凶还没落网,也许是想嫁祸给张庆金。

  包斩屏住呼吸,用镊子从地上小心翼翼的夹起一截蚊香,他仔细端详着说道:这个自杀现场是伪造的。